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吉祥在东西方之间


□ 乔晓光

自从热爱上民间美术以来,本文作者20多年间一直在不间断地进行着乡村田野考察,他的考察足迹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和新疆,从北非的埃及到欧洲的希腊、法国、西班牙、芬兰、奥地利等国。一路走去,他发现人类的美术遗产竟然如此神奇,很多国家的美术符号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在这些美术符号背后,隐藏着许多不同国籍的人们之间相互沟通、交融、发展的故事。这些现象已经超越了民族文化和习俗的差异。
吉祥在东西方之间图片1

20多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时,认为美术只是存在于博物馆、画廊以及画册、刊物上的艺术形式,热爱美术只是极少数人的一种职业。当时,我被分配到河北省一个偏僻的小城,在这里我迷上了当地著名的民间美术武强木版年画。年画中那造型朴实有力的“门神”、威风古朴的“镇宅虎”、花花绿绿的古装人物“戏出”我吃惊地发现在大学的课堂以外,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神奇多彩的艺术世界,生活原本和美术是这样的水乳交融。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关注用不同介质表现的美术符号。我发现相似或相同的美术符号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表达的意思不尽相同,其内在的原因与神话起源、民风民俗等密切相关。

龙:祥瑞还是恶兽?

龙,是中华民族共同认同的文化图腾,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龙符号,也是一个使用得最频繁、最持久、最普遍,同时也最具民族代表性的吉祥图案。
龙是一种没有人格化身份的天神,由几种动物的细节组成,充满了多种自然属性,代表着自然的力量。龙不是皇权独有的圣物,它也是百姓喜爱的祥兽之一。在西南贵州的苗族地区,这里的龙没有汉龙的权势,是和人的祖先一起出生的平民之龙。苗龙不仅是水神,还要掌管山林田土、守寨安民、送子添丁、丰产丰收是主掌一方事务的“公仆”,是属于公共空间的神灵。
汉民族的龙只有皇帝才具有至高无上的使用权,百姓用龙是有严格禁忌的。大约10年前,我在长江流域的乡村采风时,在一个老乡家发现了一个很有特色的青花瓷盘:瓷盘正中盘踞着一条昂首翱翔的龙,但在盘面上无法找到龙尾龙腰是从一半处折到盘底的,龙尾被甩在了盘底。这恰恰代表了汉民族百姓用龙的规矩:要用只能用过墙龙。
吉祥在东西方之间图片2
不同民族的龙文化,也反映了不同民族的价值观,反映了天人合一的思想与民主程度。有趣的是,龙既有至高无上的权势身份,又有平民社会的民主聚合作用,哪一样才是真正的中国龙的精神呢?所以,中国的龙不是单一的,它是一个多元的龙群体,这种龙文化的多元群体性,体现出来的就是民间活态文化的多样性。
龙在中国产生的时间很早,以致于今天人们还说不清楚龙的真正来源。河南濮阳发掘的仰韶文化时期的古墓中,就有用蚌壳摆塑而成的龙虎形象,距今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内蒙古敖汉旗发现的兴隆洼龙纹陶器,距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是更为久远的龙。
然而在西方,龙的象征意义与东方相反,是邪恶势力的代表。关于恶龙的形象我并不陌生,相关的画册很多,不过亲眼得见西方艺术品中的龙,是在2003年。当时我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办个人现代剪纸艺术展,展览结束后,赫尔辛基博物馆馆长陪我参观中世纪的木雕收藏品时,我发现了一件木雕龙的展品。芬兰龙的形象与中国龙非常相似,单凭外貌是无法理解西方人认为龙是邪恶的深层原因的。这成为我关注东西方龙文化差异的起点。
在西方各国的创世神话中,龙常常是凶暴的太古动物,比如希腊传说中,龙就是一条巨蛇,它与阴间世界和神密切相关。除此之外,中世纪时期的龙,还将空气、火、水和大地的象征集于一身。龙还会以海蛇的形象出现,成为令人恐怖的海怪,传说中的许多英雄都同水怪进行过生死之战。自古希腊以后,龙的象征越来越趋向反面的角色,邪恶之龙成为众神和英雄们必须降服击败的强敌,许多具有神之血统的英雄,便担当起了屠龙者的角色。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拉斐尔笔下的圣乔治,就是基督教中少数杀死恶龙的圣徒之一。圣母玛利亚也有脚踩恶龙的造型,表示邪恶势力已被战胜。但西方之龙在一些地方也是勇士的象征。在盎格鲁一萨克逊人统治时期的英格兰,龙常常出现在旗帜上。在威尔士,直到今天,红色的龙仍是该民族的象征。

门神:守卫在家门与天门之间

说起门神人们都很熟悉,秦琼、尉迟恭、赵公明、萧何等历史人物早已被民间画工纳入门神行列。中国乡村自古就有年节贴门神的习俗,红红绿绿的门神画贴在大门上,为的是镇宅保平安,为年节增添吉祥喜庆的气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