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之恋


□ 周 薇

已经很久没去过那个咖啡馆了。
偶尔从门前经过,如果是中午,就看到里面的人走来走去,喝咖啡的,吃午餐的,吃完不走聊天的, 把个店堂挤得满满当当, 生意还是不错。如果是下午5、6点的时候走过, 透过茶色的大玻璃,空空的店堂里寂寥无人,就连那个脑子有问题的流浪汉安吉罗也看不见了, 他去哪疯癫了?他讲的故事还有人听吗?我踮起脚尖直看到最后面的角落去,看是否有一个男人固守着一壶加了柠檬的红茶。没有,那个座位总是空的,或者,座上客要的只是一杯espresso……
他当然不会在那里,既然故人已离去。
第一次走进这家店是在课间的20分钟。我的语言学校是它的近邻。和一群同学嘻嘻哈哈地闯进去的时候,店里人正多。附近罗马银行的职员,宪兵队的士兵,修水管的工人,古董店的老板都点了各自的咖啡,一边喝一边大声聊天。我们三个女生一拥而入, 花红柳绿,里面的众男人,以水管工为首的,报以一声悠长的口哨。反正是见怪不怪了,我们挤到吧台前, 点想喝的东西。轮到我,一抬头,一张东方人的面孔看着我似笑非笑。 她, 微黑的一张瓜子脸,上面散落着淡淡的雀斑,不觉得难看,倒是有一种俏皮在里面。不年轻了,眼角和鼻翼两侧都有浅浅的细纹。却是一头黑黑的长发烫成大卷,紧紧地扎成马尾吊在脑后,青春的光彩依旧。光滑的前额在中午的日光下反射出一点亮色,东方人的吊梢眼一闪一闪,很精明利落的一个女人呢。
哪里人?
中国人呀!你也是吗?
是!
喝什么?
很热很热的卡普奇诺,一个牛角面包。
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在我的身后炸起:你不是从东京转化而来的!(对不起,至今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翻译原话,它实在像是从一个刚吸过大麻的人嘴里说出来的呓语。)一回头,一张胡子拉碴喷着酒气的脸差点贴到我脸上!是那个老疯子安吉罗。他只是半疯,除了胡说八道也没有别的异常。平时我见了他绕道走,今天怎么让他抓个正着?安吉罗不知从哪学来的几句日语,翻来覆去用,无非是早上好,日安,下午好这三句。要是平时,我就日语(本人二外学的是日语,不过差不多都忘光了)、汉语混着意大利语快速地说上一大串, 把安吉罗彻底搞晕。可是现在疯子就直愣愣地站在眼前, 那帮喝咖啡的男人们兴致勃勃地准备看我这中国女孩的好戏。我正在考虑是用文还是用武的时候,吧台后面的那个女子说话了。
她从吧台后探出身子对疯子说: 我说安吉罗亲爱的,你又在勾引人家女孩子了。还不快去擦地!安吉罗好似突然清醒过来一样,咧开嘴笑了,他丢下我,转身跑到咖啡馆的角落里拿起拖把拼命地擦起地来。店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不等我说谢,那个女子已经将一杯卡普奇诺和一份牛角放在吧台上了。
谢谢, 我叫佐伊。
我叫梅。
就这样我和梅认识并成了默契的朋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