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爱你,昆明(中篇小说)


□ 刘宪坤

一个年轻的富二代为了向他父亲要一辆新式跑车来到精神病院当了护工。这是他生活的一段插曲,却让他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医生和护士的责任与爱,让他触到了生活的真正意义……

正是夜班时间,我来到病房走廊尽头的厕所,戴上长长的浅红色橡胶手套,将四个隔间里面塑料筐中的塑料袋提出来。那里面有用过的卫生纸。我伸直双臂,头向后仰,轻轻系上塑料袋口。这个,不能用力,否则,一不小心,鼓胀的塑料袋便会冲出一股臭味,直扑鼻腔。我将塑料袋归拢,装进一个较大的黑色塑料袋。接着,提来洗衣粉,拿起毛刷,逐个清洗每个隔间里面的坐便器或蹲坑。一个白天过去,残留在里面的粪便、尿液、呕吐物,不堪入目,臭气熏人。我费力地憋住气,尽快冲洗,一直到所有便器前前后后光洁如新。最后,再重新检查一遍,不能留下死角。护士长锥子般的眼睛像是故意随时找茬,让人动不动就被扣减工资。等清洗完厕所,我又拿起拖把,擦抹厕所地板以及毗邻的淋浴室地板。擦完后,再转到走廊地板上。

灯光昏黄,周围悄无声息。这活真不是人干的!拖一会儿地板,我站住,伸伸腰,拖拉着拖把,找个靠墙木椅,坐下来,往后一仰,喘口气。啰嗦几句题外话。我老爸是官南建筑公司老总,当过兵,在部队机关营房部门干到营职助理员,后来转业地方。在单位干了几个月,写个辞职报告,走出来,一步步打拼,干到如今这份儿上。记得小时候,我们全家坐车穿过大街小巷,我老爸常会透过车窗,指着外面的大楼,对我说,看,这是爸爸盖的大楼,高不高?我会说,高。我老爸很得意,那是他的大作。等我再大一点,我老爸会对我说,这是他们公司盖的大楼。再后来,干脆不提这事。他们公司盖的楼房越来越多,已经数不过来。遗憾的是,我心目中高不可攀的老爸却养了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我上学从来不知用功。记得上小学时,课本那是学一张,撕一张。除作文好点,经常受到老师表扬,并且参加过市里组织的中学生作文大赛拿过奖,其余课程,及格的时候不多。后来,勉强弄了个高中文凭。老爸一看,说,你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去当兵吧。到部队,锻炼锻炼。过了这个年龄段,再找点事干。我体检政审一路过关,他又找到他当年的老战友,部队一位师级领导,说,管紧点,经常给敲打敲打。在部队,又是稀里糊涂三年。去年十二月,我脱下军装,成了一名退伍兵。回到家,老爸一看,跟当兵前没什么两样,好几次,对着我直摇头苦笑,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他,你笑什么?谁知,越问,他反而越笑。那一次,我跟几个好友逛车市,看上了一款红色法拉利跑车,非常提劲。回来后,跟老爸说了说。老爸问,跑车跑得快,是吧?我说,肯定跑得快,不信,到时咱们比……话没说完,见老爸垮下脸,我便赶紧踩住刹车。老爸瞪我一眼,恨恨地说,小心乐极生悲!他点燃一支烟,背对着我,转了几圈。然后,沉下脸,对我说,我后悔的是,你当兵时,我找了我的这位老战友。在部队你吃了多少苦,你知道,我也能想象得出。从小到大,一路鲜花,你太顺了。嚼得菜根断,方能百事可为。不嚼嚼菜根,不吃点苦,你这辈子一事无成不说,说不定哪一天跌个大跟头,害你一辈子。你别给我瞪眼,那是分分钟的事。这例子比比皆是。大学你可以不上,我不更多在乎,但吃苦这一课你必须补上。我答应你跑车,就算是你迈入社会的第一桶金。但是,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我想好啦,九州精神病院有我们公司一个工地,我认识那里的院长。我对他撒个谎,就说我农村一个朋友的孩子想找份工作,让他给安排一个护工差事。咱们都不要张扬,你就算隐姓埋名,净身出户。去的时候不准带走家中一分钱。从今后,自己挣多少花多少,老老实实在那里干一年。一年后,我要到病房了解。只要我认为合格,我绝对兑现我的诺言。那活确实不好干,我知道你在发怵,你没有勇气答应下来。我一听,有门。再苦再累,不就是一年。别人能干,我照样能干,豁出去啦。再说,换一辆跑车,值得!我忙说,老爸,别小看人,我好歹也穿过三年军装。就算不要这跑车,我也要干给你看,没什么了不起。我故意说得气壮如牛。老爸一听,笑笑,说,那好,巴望的就是这个,我这就给你联系。他边说边掏出手机。

就这样,我来到九州精神病院老年科。当我第一次穿上浅蓝色护工工作服,你简直想象不出,那别扭,那浑身不自在,那难为情,这叫什么事!二十多天过去,这苦、累、脏真让我大开眼界,大长见识。我这才意识到,当初匆忙答应下来,真是荒谬至极。

仰靠在墙上,我寻思,算啦,不要再为当初的血气之勇较劲,实在干不下去就缴枪吧,无非得不到那辆跑车,让老爸再挖苦几句。我想到了撤退。

第二天早上,科里的医生护士在8点之前陆续到齐。一个个换上工作服,各就各位,开始了他们忙碌的一天。交班、查房、发药、注射、量体温、量血压,还有什么打光量子、化验、西提等等,要我这样一个外行,说完这些专业术语着实为难,反正觉得他们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尽管病房里都是他们穿梭来往的身影,但周围却静悄悄的。每天,这里就像一架自行运转的机器,有条不紊,秩序井然,只是偶尔会听到护士长安排我们护工干这干那的声音,再就是病房里传出病人一两声莫名的喊叫声、唱歌声。

分享:
 
更多关于“我爱你,昆明(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