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比我还要狠毒的人


□ 韩石山

一个比我还要狠毒的人
韩石山

这世上最狠毒的是什么?先前我以为,狠莫若狮虎,毒莫若蛇蝎,近来看了一位年轻人的文章,觉得自己还是太不晓事了。狮虎蛇蝎不过是比喻,比喻人的,真要和狠毒的人比起来,动物们还是差了些。
这个人就是大众日报社的逢春阶。
他的文章,就是近两年来发表在《大众日报·小逄观星》上的系列文章。
真狠毒啊。
不踩着谁的尾巴谁不疼。我这么说,或者说我有这个感觉,当然是因为小逄的毒牙毒爪伤着了我。
那篇《韩石山算哪门子星》,光题目就让人生气。我说我是星啦?是他要凑“小逄观星”这个数,硬派了我个星,且是个“臭豆腐星”。文章中的那些事,有的是夸大其词,有的是无中生有,更有的是既夸大其词又无中生有。比如说某省请我开会,我不好好开会,却找几个小青年到小酒馆吃酒神侃,“喝醉了,一边夸自己的老伴百里挑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欣赏邻座的女孩子,再喝一口,又拿起手机给老伴打电话:‘我说啊,这里一个女孩子跟你年轻时一样漂亮啊!’气得老伴摔了电话。而此时,主持开会的人,找韩石山用餐,满头大汗找不到。”
你无情来我无义。还是直说了吧。这个会就是在济南开的中国小说学会的年度评选会,不是我找了几个小青年吃酒,是几个小青年请我吃酒,这几个小青年的头儿就是小逄。也不是小酒馆,是他们报社旁边一个好像叫“微山湖”的特色酒店。什么邻座的女孩子,就是他们报社的小刘。时间也不是会议期间,是会议结束那天,吃过饭我就奔火车站去了,主持开会的人怎么会去找我?全是瞎扯嘛。

要是光这么编排我也还罢了,你看看,你再看看,多少当今有名的歌星和学者,叫他糟蹋的还成人样子吗?
王菲,多好的一个歌手,谁见谁喜欢,他却借了人家名字的谐音说人家是“绯闻之王”,你说恶毒不恶毒?(《孙悦孙悦你消消气》)
唐国强,不就是让收藏界评为中国十大书法家的第九名,他就给人家起个外号叫“唐老九”,还建议人家干脆息影当书法家算了,要演戏,就演《王羲之》,在舞台上当个真正的书圣,有写字的镜头不用找替身。(《书坛冒出个“唐老九”》)
牛群去蒙城县当了三年副县长,他说人家此前就走了下坡路,是个病牛,经过这三年的积聚,该出“牛黄”了。盼着牛群早些把他的牛黄割出来,自己服一部分,剩下的让侯跃文、冯巩、李金斗、师胜杰,还有山东的那个“糖葫芦”,都服一点儿。(《牛群快出“牛黄”了》)
丹凤县要建“贾平凹文学艺术苑”,这跟平凹本人有多大关系,可是他却大加贬损:“你的家乡没有张家界的美、九寨沟的秀,也没喀纳斯湖的奇,只有你了!长得丑了点,凑合着卖了吧,趁着人气正旺。”(《咱把平凹卖了吧》)
陈凯歌的《无极》不管拍的怎样臭,片中让自己的老婆演个角色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腐败,就是在首映式上说是主演也不为过,孩子是自家的亲,生下孩子的老婆自然应当更亲。可你看小逄是怎么说人家的:“如果陈红是主演的话,那么山谷里的那群奔跑的牦牛每一个都是主演,主角光明骑的那匹马也是主演,它们下的力气,包括面部表情都比陈红丰富,尤其是那匹马的眼睛,看上去很深沉。”(《(无极)无陈红会如何》)
好了,好了,再不能引下去了。引了这么几段:我都觉得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了。再引下去,我怕自己会气晕了过去。
拍拍脑门揉揉眼,我让自己平静下来,心想,写下这么刻毒的文字的,是我曾在济南见过的那个一双杏仁眼眯眯地笑着的,个子不高,敦敦实实,憨朴得像农村小伙子似的逢春阶吗?谁说过“文如其人”的?如果那是通则,小逄该是个特例。复念,这世上哪有什么特例。相貌,心术,都不可信,可信的只有他做下的事。做出什么事,就是什么人。这才是一条万古不覆的定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