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缓慢”的思考


□ 竹 林


记得多年前的一次敦煌之旅,一路上被河西走廊廖廓的大漠和漫漫的黄沙触动,我由景生情,写下了一组散文诗《河西走廊行》。其中有一首名曰:《缓慢》:
“断墙、残壁、倒塌烽火台;衰草、落日,飞扬的尘埃。
燃烧的天空,昏迷的大地。
长城是一条被黄沙和干旱困厄的黄龙,快要渴死了。可是它的躯体内却蕴藏着巨大的生命力。它还在爬,还在爬……
它已经爬了两千年。”
我们一向以中华民族是人类发展史上历史悠久、文明起源早而十分自豪。这一点,也毋庸置疑。然而,又是什么原因使这个民族的封建社会这么漫长、发展这么缓慢,以至于后来大大落后于世界文明的进程呢?这个问题一在我的脑海里矛盾地思考着。
无独有偶,近日拜读友人的赠书《人间瓷话》(钱汉东著,学林出版社出版),作者在论及浙江河姆文化的演革及出土的黑陶时,也提出了和我同样的疑问:为什么从距今七千年的河姆渡第四文化层,到距今五千年的第一文化层出土的黑陶和其他生产、生活用具,几乎没有多大的发展。作者甚至还感到,这种黑陶同自己三十年前在淮北插队落户时用的陶盆陶罐,也差不了多少。对于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书中作出了独到的解释:由于这里自然环境优越,先民们满足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知足长乐的缘故。作者并因此感叹道:“一个民族,历史悠久是一笔珍贵财富,但也可能成为沉重的负担。夜郎自大、缺乏开拓精神,就会丧失斗志,导致落后挨打。”
钱汉东君的观点,真是与我心有戚戚焉。中华民族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至封建社会(尤其是封建社会),这个过程之所以如此漫长,以至相对来说使我国社会发展缓慢,究其原因,就一直是那种“知足长乐”的农耕意识在作怪。而这种意识发展到战国时期,终于形成了以孔、孟为首的儒家思想。而到了汉代,这种思想又成了封建统治阶级御用的正统观念。从此,这种以“中庸之道”为核心的思想观念便成了统治者维护其独裁统治、扼杀人的独立思维和创造性、阻止民主意识的工具。而它的后果,就是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程。我们且不说历史上文字记载不十分详尽的夏商时代,就从煌煌八百多年的周朝开始,历经春秋战国直至秦汉,这漫漫千余年的历史中,统治者一直是将手工业者、商人和赘婿,与服刑的犯人视为同类,并经常征发他们去服徭役和作战的。这样的观念和政策,社会经济怎么能发展与进步呢?还有一件值得我们思考的事情:同样在这千余年的历史的起始与与结尾,有两批老者一直被当做历史上的名角传诵至今:他们就是周初因阻止武王伐纣而躲进首阳山不食周粟宁可饿死的佰夷和叔齐,以及汉初为阻止汉高祖刘邦废长立幼而出山辅佐太子刘恒的商山“四皓”——夏黄公、绮里季、甪里先生和东圆公。然而,不难看出,他们都是些反对历史发展和变革的顽固的保守主义者,都是为巩固专制统治而不遗余力的吹鼓手。而儒家思想,则正是继承了这种吹鼓手的功能。
我们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些“吹鼓手”的力量!正是他们鼓吹的“中庸之道”,让人们一面满足现状,不思进取,一面又自诩大宋、大明、大清、自称“天朝”,以此求得了封建特权阶级超稳固的独裁统治,让汉以后的封建社会又慢慢地爬了两千年!就是到了近代,“五四”运动的熊熊烈火也未能将其余孽烧尽,使“德先生”、“赛先生”在中华大地上至今未能真正站稳脚跟。就在我们进入了改革开放后的新世纪,照样还有不少权威人士将儒家思想当做宝贝来炫耀。记得不久前我国许多媒体上都有批判美国历史学家享廷顿博士关于二十一世纪将是基督教文化的世纪的错误观点的文章,国内的某些权威学者则立即扛出儒家思想来与之争夺,说什么现代物理学的一分为二已经到了“夸克禁闭”(注)的尽头,而崇尚“合二而一”、“中庸之道”的东方儒家思想则方兴未艾,因此,二十一世纪必定是东方的世纪!然而,“夸克禁闭”的痴语实际上早已被现代物理学所打破,一分为二和合二而一则永远是辨证的统一体。这种违反辨证法的幼稚武断的观点在媒体上被视若真理而大力吹捧,实在令人悲哀!
由此,我又联想到了关于“缓慢”的话题,觉得它真是还值得国人好好地议论与思考一番的。
读友人的《人间瓷话》,却引出了上面一段议论,与作者关于陶瓷的精博见地实在是相去甚远了。然而,书中的人文情怀、历史考问与哲理思辩,则也是它的一大特色,而这些,也正是我十分看重的地方。
(注:即认为基本粒子从原子、质子、电子、中子一直分到夸克,以后就不能再分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