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旅行


□ 程迎兵

□ 程迎兵

1

天阴沉沉的。到了傍晚,终于飘起了雪花。

丁小兵在家里无所事事。六岁的儿子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空调风向板上下摆动着。他向窗外望去,雪愈下愈大,给人一种冷寂的感觉。而远处的雪很模糊,没有人知晓它们的归宿,它们彼此间也一无所知,所有的雪花都向下,最终被黑暗吞噬。那些在大街上艰难行驶的汽车,则像是误入了这张雪花织就的无边之网,左冲右突而不得其法。

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冷的,尤其是今年的冬天。今年冬天沉闷得令人害怕。

妻子袁诗梅出门已经两天了。临出门时她说趁着这个分开的机会,彼此都冷静地调整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离婚。此刻,儿子咳嗽了几声。丁小兵走到他跟前,问他想不想喝点水。儿子没回答他,只是说身上有点冷。丁小兵紧张地摸了摸他的额头,不是很热。他把卧室空调的温度调高一度,并让儿子早点上床睡觉。

丁小兵再次来到窗前。窗玻璃上蒙着一层雾气,他在上面擦出个不规则的圆,透过这个圆,他看见外面的雪越下越密,楼下的小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只有一些不知去往何方的脚印。这些脚印很快就会无影无踪,他这样想着,目光移到了对面楼下的那排店铺。

对面的店铺其实是一楼居民的院子,不知何时改建成了对外出租的店面。其中的两家卷闸门紧闭,雪已经积到了门口,眼看就要挡住锁眼了。现在,唯一亮着灯的是家按摩店。从三楼望去,丁小兵看见按摩店的落地玻璃门虚掩着,地上的电取暖器正左右来回摇动。他知道取暖器的对面就是一个破旧的长沙发,或许此时就有一个女人躺在上面睡觉。

丁小兵对这家按摩店很熟悉,包括里面的几个女人,几乎每次回家都能看见她们歪歪斜斜地或坐或躺。有时早晨还能看见她们生煤炉,她们很熟练地点燃各色安全套盒子,放进炉膛引燃碎木柴,不一会儿,铁皮烟囱的上方就腾起了阵阵蓝烟。

最初,丁小兵觉得与这样一些女人为邻,有点脏,但时间久了,他也习以为常,至少也是相安无事,不像楼下的邻居经常找上门来,抱怨湿衣服的水滴到他家的被子上。丁小兵有时从她们的店门前经过,看见她们在屋内打打闹闹,很高兴的样子。看见他路过,她们并不朝他急切地招手,而是很随意地问,买菜回来了呀?就像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

丁小兵把窗户拉开一条缝隙,寒风立刻钻了进来,他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回到了儿子的卧室。儿子的呼吸有点急促,丁小兵赶紧搓了搓手,俯下身去摸他的额头,发觉很烫。可能是手还是很凉的缘故,儿子突然惊醒了,说自己身上冷,还吵着要去找妈妈。丁小兵一边哄他一边取来体温计,甩了几下,放进儿子的腋下。他说,等你一觉醒来,妈妈就回来了。听话啊。

体温计插在儿子腋下的那一刻,丁小兵看见他哆嗦了一下,然后又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五分钟后,他轻轻地把体温计拿出来,对着光仔细看了看刻度,三十八度九。他吓坏了,他记不清腋下量出的体温,是否还需要再加上零点五度。平时这类事情都是袁诗梅一手操持,他只是跑跑腿打打下手,急在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