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蚂蚁(短篇小说)


□ 赵仁庆

  多少次了,尹平从LOLO商城广场穿过,打量着来来往往细密厚实的人流,都会感到孤独无助,手足失措。有什么事情吗?还没有。她想起一句话,一句感叹,或许是出自于哪一首流行歌曲,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她根本没有兴致和精力去查证,她觉得,早晚,早早晚晚,我将迷失在这茫茫的人海里。

  早起打点好儿子上了学,尹平突然感觉一阵头晕。这段日子总是这样,是该去检查一下了。可上午市民政低保局的人要来复查三户低保户,不去上班是绝对不行的。吃了片安定,把药瓶塞进兜子,街道民政助理粘豆包催促的电话打了过来。

  粘豆包做事一向不紧不慢,今天却这么麻利,一定有原因。碰了面,粘豆包就作了交待,说今天复查的三个低保户情况你也知道,一户是区里某领导人的小姨子,开干洗店做着买卖,可低保还想照样吃,上下都打了招呼,复查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第二个呢,是你们老委员会主任,孩子正上大三,靠的是助学货款,虽说前段房子动迁得了几万块钱,可经济条件并没有根本改善。有句话听着难听却符合现实,说原来好歹还有个平房住,可拆了迁就无家可归了。

  尹平就赔笑道,是啊,这动迁动的,旧房子拆了,新房子又买不起,不是一宿整回到解放前了吗?粘豆包哈哈,是,一宿回到解放前了,可又不是在旧社会。尹平说,没问题,到时我听你的就是了。粘豆包说,我来时街道二领导也安排了,这两家必须力保不被拿掉,一个是惹不起拿不得,一个是特殊照顾不能拿。毕竟老主任为街道做了二三十年工作,退下来没个养老,再不享受点变相补偿,寒人心啊。

  说话间,市民政派来的人到了,是个干瘦干瘦的小伙,言语不多,推开干洗店的门,问老板在吗?服务员是新来的,说她买化妆品去了,你们有急事就打她手机吧,小灵通好像也带在身上。漏洞太多了,粘豆包忙插话打住,说我们是街道和社区来查低保的,这位是市民政的领导。服务员这才醒过味来,说哎呀这个老板走时说了,一个电话她就回来,没走远,真是慢待你们了!小伙里屋外屋转了一圈,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们走吧。粘豆包心里有数,跟着出来了。尹平出门前冲服务员紧了下鼻子,埋怨她大咧咧,服务员吐了吐舌头。

  在老主任家,她显得很紧张,答问话都答不囫囵,尹平就替她圆场,说房子是租的,一个月七十五,姑娘上大三,办的助学贷款,学习成绩很好,有可能考上硕士,也有可能考上博士,还有博士那什么后。小伙有点来气,说我问她呢,没问你。尹平住了声,粘豆包却开腔,说老弟啊,你们不能只看举报信而不看具体情况,你看,这孤儿寡母的容易吗?快六十岁的人了,姑娘才二十,不容易!一身的病啊,糖尿病、脉管炎、肾结石,不容易!你知道基层社区居委会的工作有多难吗?要多难有多难!一没钱,二没权,三没指望!你说,她家条件超标了吗?小伙就对这套滑稽逻辑表示了些微的不屑,说低保标准十三条你作为老民政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说的这些既不在纲也不在线,没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