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战友


□ 宁 明

  宁明空军特级飞行员,大校军衔。俄罗斯加加林空军军事学院毕业,研究生学历。曾在《诗刊》《诗选刊》等各级报刊发表诗歌及歌词千余首。在《光明日报》《海燕·都市美文》等发表散文若干。诗歌、散文、歌词等入选多种版本的“年选”“精选”。出版诗集八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
  
  大成与小成,是一对孪生兄弟。两个小四川。
  哥哥之所以是哥哥,不单是他比弟弟早见世面了一分多钟,还在于他处处愿以哥哥的姿态关爱、呵护弟弟。弟弟也和哥哥一样,懂得关心人,有时哥哥倒像是弟弟,被弟弟关心、照顾着。哥俩虽然在工作上有分工,但分工不分家,有活儿总是抢着干,从不会出现两个和尚没水喝。
  小哥俩二○○五年冬天一起当兵,从天府之国来到鸭绿江畔,远离亲人后又一起被分配到师部勤务队,都任招待所的招待员。两年来,小哥俩工作上一个比一个出色,双双被评为“优秀士兵”,大红花戴在胸前,把两张娃娃脸映照得更加好看。
  去年年终总结时,部队在大礼堂开表彰大会,师首长亲自为小哥俩戴上大红花,台下掌声持久不息,把他俩的小脸蛋都给喝彩红了。首长主动站在他俩中间,一边牵着一个娃娃兵,让他俩与首长美美地照了一张相。在台下众多战友面前,他俩可谓风光透了。多数战士当了几年兵,恐怕与首长握一次手的机会都没有,更别奢望与首长一起照相了——而且是站在众星捧月的领奖台上。据说在其它军兵种,战士若是被分在边远的小单位,从入伍到退伍,几年间竟然没见过自己的团长、营长长个啥模样儿。后来,我看见他俩的照片,就逗笑说,哎呀,这么大的红花啊,太耀眼了,要是夏天把照片摆在门口花坛上,肯定能招惹不少迷迷糊糊看花眼的蜜蜂来采蜜呢!他俩就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脸,很好看的腼腆地笑。
  小哥俩除了负责所分工的正常工作外,还负责轮流打扫我的房间卫生。别看他俩年纪小,却很善解人意。有一天,他俩特意给我弄来了几盆花儿,为我一个人的孤独和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我顿感庸常的日子从此一下子丰富了起来。花是他们自己伺养的,花开时搬过来,花谢时再搬走。这两年,我屋里便一直是鲜花争妍,且常开不败,整个屋子里的空气和心情也总是清清新新、馨香宜人。不管工作上遇到什么烦心事,只要看见这小哥俩笑得灿烂的娃娃脸,我的眼中便没有了阴云,心情也晴朗了许多。
  我屋的窗帘早晨被他俩拉开,晚上被他俩拉拢。两年间,开开合合六百多次,每天都是他俩送我一轮新鲜的太阳,每晚又都为我轻轻把夜色推向窗外、遮去满天的星光。暗红色的灯芯绒窗帘上,映满了他俩的影子,这影子,永远也不会被未来如水的时光洗掉。
  我赠给他们的诗集,他俩小心翼翼地保存着,读时不折页,也不用刚干完活的手去翻书。他们说要拿回家里给爸爸妈妈也看看。他们的爸爸妈妈比我小一岁,而我的女儿与他俩是同岁。他们一定在信里或电话中向爸爸妈妈说起过我,我也经常能从他俩嘴里听到关于他们勤劳、能干的爸爸妈妈的情况。在心里,我与大成、小成的父母已经是很熟络的感觉了。尽管,我与他们并不曾见过面,也没通过一次电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