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罪感的缺失与苦难的倾诉


□ 杨光祖


当代的西部文坛小说家辈出,群星璀璨,其中成就最大,我个人最喜欢的有贾平凹、张贤亮和陈忠实三人。数才力首推贾平凹,而厚实非陈忠实莫属,张贤亮则以自己的血泪经历铸就一座文学之山。张贤亮是一个有着浓厚的自我中心主义和精英意识的当代小说家,他的作品中以富有自传色彩的劳改生活小说和描写下层百姓情感的小说最有影响,艺术成就也最高。
这里我们不妨先看看他的那些失败之作,我想对我们解读他的代表作是有益处的。比如,中篇小说《龙种》写的是国有农场改革,但由于作者对这部分生活并不熟悉,只是靠自己看的几本马克思著作,尤其《资本论》,开始想当然地闭门造车,张贤亮说他的小说都是“政治小说”,我想在这两部作品中得到了体现,他本是想为改革摇旗呐喊,却流于空洞空疏。写于1983年8月的长篇小说《男人的风格》可能是新时期文学中最早的官场小说之一,它具有以后官场小说的一切缺点,或特点:脱离实际,凭空虚构,对官场的无知,对官员的隔膜,使得小说流于说教和宣教,主人公陈抱帖简直就不是中国的官员,好像在一个理想的真空生活。主题先行、理念先行,小说的运作、发展都是为了表达作家的思想,而不是小说自己的活动,小说和小说里的人都没有活起来,他们只是符号而已,是作家表达自己理念的符号而已。为了显示作者的博学,小说里大量使用中外小说知识,尤其西方小说,甚至复述小说情节,让读者感到别扭、虚伪。总之,就小说艺术而言,这绝对是一部失败的作品。张贤亮本来想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为中国的未来描绘一幅蓝图,但由于他对官场的不了解使得这一计划没有得到预期的成功。至于《早安,朋友》写中学生早恋,更是失败之作。
不过,当张贤亮的笔触一旦落到自己熟悉的下层生活、劳改生活,他的笔如有神助,满纸云烟,情思充溢,人物活灵活现,直往读者心里钻。张贤亮在《张贤亮选集》自序里说:“我只能保证我袒露的是真实的自己,包括自己的缺点和优点,短处和长处。”我想这可能就是他的这部分小说成功的关键,如代表作《肖尔布拉克》、《邢老汉和狗的故事》、《河的子孙》、《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青春期》等都是这方面的代表之作。我这篇文章主要是针对张贤亮的这几部作品展开,论述他小说里的一个牢固的情结,即:罪感的缺失和苦难的倾诉。当然,这只是对其小说的一种解读,并不是对张贤亮小说的整体评价(就整体艺术水平而言,我认为张贤亮确实是新时期为数不多的杰出的小说家之一,他的代表作至今读来,仍有很大的魅力)。张贤亮的小说大多有他自己的影子,自传性非常强。《青春期》更是把现实中的“我”与小说中的“我”混淆,倾诉的欲望使他无法自制,好像他那二十年劳改(2001年3月11日,在北大演讲时,林毅夫介绍说张贤亮曾经下乡劳动过多少年,张贤亮纠正说,不是劳动,是“劳改”,对那段日子记忆犹新。)成了他永远写不完的福克纳的“邮票”,也成了他永远不平永远发泄牢骚的动力。如《青春期》写道“我把古堡废墟建成的影视城是当地文明的窗口,我企业职工享受的待遇在当地也是最好的,为我建影视城,而搬迁出去的农民,我对他们已没有任何义务,但我仍答应只要我活着便会资助他们的教育”。“可是在另一些事情上,只要‘青春期’一发作,我仍然会说不想说的话,干不想干的事。”下面便写了附近的农民在基层干部的挑唆下,把持了他影视城的出售门票权。“我得知消息后一人驱车赶到影视城,果然看见乌鸦似的三五成群衣衫不整的人在我设计的影壁前游逛,见我到了,一只只就像谷场偷吃谷粒的鸟雀那般用警悚的小眼珠盯着我。我又感到那股带血的气往上冲,那气就是‘青春期’的余热。我厉声问谁是领头的。一只乌鸦蹦出来嬉皮笑脸地回答他们根本没人领头,意思是你能把我们怎么样?我冷冷地一笑:‘好,没人领头就是你领头,我今天就认你一个人!要法办就法办你!你看我拿着手机是干什么用的?我打个电话下去就能叫一个武装连来!’乌鸦听到‘武装连’,赶紧申明他也是身不由己,人都是‘上面’叫来的。我说,行!既然‘上面’有人你就替我给‘上面’那人带一句话:我能让这一带地方繁荣起来,我也有本事让一家人家破人亡卜…·谁都知道我劳改了二十年,没有啥坏点子想不出来!”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