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光下的迁徙


□ 马永丰

月光下的迁徙
马永丰

我依旧清晰记得那月光。那月光,十余年来已如汁液,慢慢渗透进我的身体,浇铸了我的灵魂。
那时,父亲所在的煤矿尚且景气,我跟母亲最初住在老家,两地分居彼此不好照顾,我们便搬了过去。后来不知为什么,父亲的单位有时不让职工带家属,有时又让带了。所以,那几年里,我们不得不在两个县份之间不停地迁徙。再后来,又由于家族的许多原因(我的家族史足以使我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小说家),我们连祖屋也不能搬回去了,搬来搬去往往是,要么住在老家哪个亲戚家,要么住在离父亲单位不远处租来的某个房子。一直到我上了初中,我们家才算安定下来。
每次搬家都得雇一辆拖拉机。每搬一回家,母亲都要心疼地说,好不容易置齐的家当又要颠簸烂了,咱家搬都搬穷了。当时的我可没有这么多顾虑,也丝毫不认为那就是一种动荡的生活,不仅如此,反倒觉得这样搬来搬去挺有意思。在一个地方待久了,突然换一处新的环境,是颇能够满足一个儿童强烈的好奇心的。拖拉机没有牌照,白天走州过县容易被交警挡住罚款,每次都得选择走夜路。常常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当我从颠簸的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人家热烘烘的土炕上,窗外的阳光无比新奇地照射进来。我知道,新的生活又要开始了。
接下来的每一个白天差不多都像一环紧扣一环的谜,猜谜的过程总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乐趣。然而,随着童年的逝去,所有那些属于白昼的繁华的乐趣,如同旧照片掉进岁月的河流中,容颜早已漫漶得杳无踪迹;反而是那些当时并不起眼的迁徙之夜,它们原本沉潜得那么深邃,却在以后因挑剔和吝啬逐渐变得精致,显形得越发清晰逼人。
搬家那天,母亲一定起得很早。她叫我再多睡会儿,自己一个人便开始窸窸窣窣地做着各种准备。一上午的工夫,母亲将屋里所有零碎的东西都捆成了包,光秃秃的一条土炕就只剩我拥着的被褥。到了晌午,拖拉机“突突突”地开进了院子,热心肠的邻居们也陆续过来帮忙搬东西。其时,母亲精心做的一大锅猪肉炖粉条刚好。她说,不忙,大伙先吃了再说。我这时就再也睡不踏实了,穿好衣服,一股脑儿溜下地,争着抢着去盛饭,因为那天的饭里肉特多,我表现得异常兴奋,逗得大人们直乐。
饭毕,邻居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往拖拉机上搬东西,母亲几乎插不上手,站在一旁,感激地望着他们出出进进。大约五六点钟,一切就绪。屋檐下,燕子夫妇业已归巢,正偎着几双儿女在嬉戏。我早就迫不及待地爬上了拖拉机。拖拉机承载着我的家,四周被绑得结结实实,俨然一问平房的样子,中间还特意留出一个窝儿,下面垫了厚厚的褥子,刚好能盛下两个人。该出发了,我始终表现得很兴奋。母亲在跟邻居们一一道别,她总是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觉得大人们真不可思议,麻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