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七天(存目)


□ 余 华 石一枫

  在中国,恐怕再没有一个作家像余华这样书未出版,就先天地拥有巨大的悬念了。也很少能有一部作品像他的《第七天》一样,经受泾渭分明的、“不是天堂就是地狱,不是经典就是垃圾”的两种相反评价。余华的悬念来自于读者对他的期待,人们很想知道他在《兄弟》之后能否拿出《活着》那样经久不衰的名作。而他所同时遭到的美誉与批评,也是因为新作《第七天》绝不同于余华以往的任何一部小说。

  尽管在《兄弟》的下半部中,余华就开始“正面强攻”中国的当下现实,但《第七天》无疑要写得比《兄弟》更加极端,更加惨烈。李光头那些夸张的荒诞喜剧不见踪影,剩下的是一群鬼魂的凄惨历程。在这部鬼影幢幢的小说中,强拆、车祸、爆炸、穷困潦倒者的绝望、走投无路者的杀戮……这些频繁在网上引起爆炸的新闻,变成了文学写作的主要内容。人活着,要经历生活的恐怖和无助;人死了,仍然徘徊在“死无葬身之地”。如今看来,无论对《第七天》的激赏还是失望,可能都有着充分的理由。喜欢它的人会被余华营造的强烈气氛所折服,读完之后那种郁结于胸的悲愤,也许不亚于当年的《活着》。而不喜欢它的人,也完全可以把这部小说看作一篇“新闻串烧”,毕竟将网络消息再在文学里重写一遍,是可以被认为是“缺乏原创性”的。

  而《第七天》所面临的褒贬不一,恰恰再一次揭示了对于中国作家而言最重大的问题,也即:如何面对中国的现实?熟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文学的读者都有记忆,相当一部分“有才华”的作家曾经热衷于让笔触远离当下的公共生活。在他们看来,或许写过往,写异域,写私人情感才是“艺术性”的保证:他们对于小说形式的追求也远远大于对内容的追求。而作为“先锋派”的代表作家,余华在近年来却对中国的现实表现出了巨大的写作欲望和勇气。比起一些在艺术上接近完美的吟风弄月,在语言上无限精致的无病呻吟,《第七天》即使被人说成“粗劣”,也仍是值得尊敬的。但也必须承认,对中国现实的描述和总结是一项极其复杂、浩大的工程,作家不可能仅凭一个创意、一个角度就大功告成,更不可能把自己放在高远之处就能做到洞若观火。按照传统的观点,对于现实的书写只能建立在真切地体验、思考现实的基础之上,而不能依赖于对人所共知的新闻事件的再度整合。并且,即使有人认为《第七天》对于“一百年后的中国人或者外国人”而言会具有更加杰出的价值,但也要指出,上至狄更斯和托尔斯泰,下至卡夫卡和马尔克斯,这些历史上大师的写作都是为了当下的、本国的读者,一个作家首先要感动的,还是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的那些人。

  作为一部小说,《第七天》无论成败都已经是完成时,而它所代表的问题却将长期拷问中国文学界。从长远来看,书写中国的现实,也并非仅仅是专属于作家的工作,而是所有中国人的责任和义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