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耿林莽散文两篇


□ 耿林莽

  岁月与人
  
  山溪流过的地方,时光的幽梦如手。
  ———引自旧作《岁月》
  
  一
  时间,岁月,是二而一,又一而二的东西。
  时间是永不中断的流,因而,无所谓“间”吧,“间”是间不断的,称之为“时光”,也许更恰切些。
  它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无色,也无味。钟表,沙漏,更数,沉钟,不过是捕风捉影式虚拟的脚步,从不在沙上留下一点点痕。
  光是时间的形象吗?怕也不。夜晚无光,时间的潜行照常,依然纹丝不乱。
  “时光的幽梦如手”,不过是我的一种幻觉……
  
  二
  时间自何时始,至何时终?答案只能是:无际、无限、无极。
  岁月乃人类自行划定的假想刻痕。钟表上的分分秒秒,日历上的日日月月,习惯的春夏秋冬,都是人强加于自然形态的时间上的标签。公元纪历2006,不过如白驹过隙的一闪,短得可怜。
  李白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空间如许,时间如许:岁月不居,时间尚且是过客,何况一生不满百年的小小个人呢?
  我也写过一个过客:
  “当钟声响起———
  夜行人,美髯生辉的莽汉子,
  凝听,驻足。宛若听到一声苍凉的召唤,岿然而立。他微笑,
  颔首,且扬起头,一步步走过去。
  悲壮的人生之旅,如画幅展开。
  钟声在继续……”
  迟疑或退缩,都不是男子汉应有的姿势。
  
  三
  岁月,岁月的手掌,给大自然留下些什么?
  草根在地下。草叶一岁一枯荣。柳丝绿了又黄,黄了再绿。百年老树的年轮、一圈圈画满了年轮:这便是历史。
  砺石任风吹雨淋,一点点蚀去了棱角。海枯石烂,连石头也会烂的,更遑论乎细皮嫩肉的人呢?
  我去过一个荒无人烟的海滩,高耸的峭壁下,到处是湿漉漉受伤的石块,苔藓蔓延,碎裂的伤痕似龟背上的刻纹。
  断裂,风化,腐蚀,潮涨潮落,进攻与退却,沙子是被粉碎了的礁石吧。而海藻,垂挂在礁石的肩上,像是无规则的梦影展现与重叠,蓝色的海妖和女鬼们披散的长头发。
  岁月手掌的蹂躏,这只不过是挂一漏万的影像之一角。
  而人呢?人在历史上留下的踪迹又有多少真实,多少被阉割或湮没,多少是谎言?
  杀人如刈草的帝王,铁蹄踏碎千里无人烟的异邦国土的穷兵黩武之徒,被尊为盖世英雄,接受着一代代人崇奉的香火。而那些抛骨他乡的士兵,惨遭涂炭的小民,蒙受冤屈的无辜,谁记下他们的名字于万一?皇皇千册万册的史书之上,没留下一滴他们的眼泪。
  
  四
  “天若有情天亦老”。岁月不老,便是无情的铁证了。
  黛玉葬花,是花死人悲的一悼。君不见时尚美女们每日对镜梳妆,偶见一丝白发,便慌得手足无所措了。包装吧,美容吧,秀发染黄染赤染得天花乱坠吧。做面膜吧,换脸变性吧,使尽浑身解数,却无能扭转生命衰老之铁定规律,其奈岁月何!
  “三月出嫁的女子,九月便成白发的老妪”,这诚然有所夸张,却真实展现了似水年华,人的青春几何,经不起一场风雨摧折的脆弱的悲哀!
  愈是金枝玉叶的华贵,愈是惧怕老与死的光临,愈是花天酒地的狂欢,愈容易招致身心健康的毁损,奈何!百万富翁挥手之间可得摩天大楼耸云,却难购得哪怕半日之暂的生命的“尾数”。
  岁月无情,时光易逝,贫富贵贱,一视同仁。拒不作“卖寿”的肮脏交易,其廉洁之风可赞可颂。
  
  五
  有人活得重如泰山,有人活得轻于鸿毛。
  有人活得度年如日,有人活得度日如年。
  活着,未必都那么轻松、快活。水深火热云云,其实也难以概括活得艰难者群的诸多状况。幸福的人有大体相似的幸福,不幸的人有各自不同的不幸。
  聋哑、瘫痪残疾者难以感知“外面的世界多美好”,癌症与艾滋病患者晚期的岁月,无非是痛苦地忍受肉体的疼痛与内心的折磨,等待死亡脚步的一步步逼近。而服刑的囚徒,尤其是蒙冤受屈而失却了自由的人,最能体会“度日如年”这句话的滋味。岁月给予他们的是什么,他们给予岁月的,又能是什么呢?
  平反,对一个蒙坐冤狱的人来说,该是无比的欢悦了。生命中充满希望的一页又将开篇。然而,有这样一个人,一位由莫须有罪名流放新疆服刑多年的汉子,目光呆滞老实巴交的汉子,竟连“人之常情”的欣喜也已趋麻木。他似已失却了对生活的信任,对生命的兴趣,故乡啊,亲人啊,也对他没有多少吸引力了。妻子来信催他回家团聚,他木然地看过,扔在一边,便睡去。有人敲门,敲不开。世界将他关在“里面”这么多年,他要将世界关在“外面”多少年呢?岁月于他如此无情,他于岁月的冷漠,便也不足为怪了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