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捕


□ 刘耀儒

绝捕
刘耀儒

李大梧下岗了,回到农村的家,由于没有挣钱门路,便学村民捉蛇。在山里走了三天,没有看到蛇。这天,李大梧看到一蓬刺里有一条最少三斤重的乌蛇。从未捉过蛇,被堂客骂作粉卵的李大梧,该怎样才能捉到蛇呢?

李大梧猫着腰,全神贯注地朝认定的目标靠近,淋漓的汗水,濡湿了双眼,咸涩得眼内一阵阵灼痛,模糊了视线,他本能地轻轻伸手抹了一把脸。猛地,一个鹞鹰抓鸡式地扑向目标———露在草丛外的一小截“乌蛇”的尾巴,一手闪电般抓住并将其扯出草外。恍惚中,他依稀发觉那蛇怒目圆睁,敏捷地一弯蛇头,咧开大嘴,凶猛地朝握蛇的手啄过来。慌乱中,大梧握蛇的手触电似的往空中一挥,手指一下自动松开,那蛇乘机腾空飞逃。烈日下,他呆若木鸡。少顷,轻轻地叹口气:“唉———又失败了!”他沮丧地走进不远处一株大树下歇憩。
大树上的“知了”总是不厌其烦地“知了,知了———”瞎叫不停,大梧仰视着映有斑驳阳光的树干上的一溜知了,想:“你知道个卵。你知道昨晚上堂客骂我‘当饭’?你知道我现在连肥料钱也没有?”这样对着知了发一回呆,不觉好笑,越觉酷热难当,干脆脱下那件天蓝色半新衬衫,露出汗抹水流的上身来,胸膛上就明显地露出一大块被烈日晒得黑红的皮肤。他忙用手在红白相间的胸脯上使劲地抹了一把汗,往外胡乱地甩几下,那被抹的地方就明显地出现另几种颜色。他勾下头仔细地盯着袒露着的条条肋骨,又用手拧了几拧肋骨上的肉皮,感叹自己怎么瘦成这样子了。其实,下岗就下岗嘛,哪里不能养活人?……可不经意间,怎就这样瘦了呢?难道是自己也没察觉出的对今后的生活担忧造成的?他一边思想着,一边下意识地伸手摘下身旁一片巴掌大的叶子,本能地扇着风驱热,眼光落在山外那金黄的田野上。此时,不知谁家已开始收割早熟的稻谷,偌大的田野里他们虽显孤单,而打谷机的轰鸣仍热烈而自豪,似乎在高唱:丰收了丰收了。是的,是丰收了。可谁能了解这丰收所包含的农民艰苦的劳作与艰辛的付出呢?有谁知道我李大梧为下季的丰收来这无人知晓的山沟里训练捉蛇好挣钱买肥料呢?想到这里,大梧心里一下涌出不可名状的凄惨感,差点流下泪来。
大梧是在昨夜堂客说了那番话后的一瞬间,断然下决心上山捉蛇的。即使被蛇咬死也心甘。因为堂客的话太带刺了,深深刺伤了他的自尊心。全院的男人独你无用!一条粉卵!此时,堂客的话又不可抗拒地撞击着他的耳膜。哼,不就是捉蛇嘛,他大梧一定要捉到蛇,证明他不比院子里别的男人差,在堂客眼里,他也并非粉卵!
一旦付诸行动,大梧心里却又无底了,因他毕竟从未捕过蛇,无一丁点捕蛇经验。但凭道听途说的所谓技术肯定不保险。他明白,要真正捕蛇,重要的是必须首先抛开对蛇的恐怖感,在精神上彻底压倒它,才能放开手脚。再就是正确把握各种不同的捕捉技巧。比如:蛇往上逃怎么捕,下坎怎样捉,前逃或迎面而来该怎样对付等等。而且要做到临危不乱,得心应手,万无一失,这里边肯定有许多细节与窍门……不充分具备这些条件去捕捉,就不能保证捕捉的保险系数。因此,吃过早饭,他就悄悄地来这山沟里演练捕技来了。
歇息了一会,他又紧张地操练起来。他将“蛇”拾起,放成往上逃跑的姿势(其实这蛇是他从森林里寻来的一截古藤),练习了几遍,觉得熟练了,又改成其他各种方式进行演习,想象着蛇到时会怎样逃窜,他该怎样应变,研究怎样才能有效地预防逃跑……如火的烈日下,他蹦、跳、奔、扑,累得汗如雨下,浑身散架似的疼痛难挨。但他仍锲而不舍地继续演练着……
傍晚回到家里,他缄默着一声不吭,堂客怒问他一天死到哪里去了?他也不答,准备吃了晚饭后好好洗个热水澡,舒坦地睡一觉。平素没做什么体力活,这样地忙活了一天,确实太累了。堂客心里本来就生他的气,问他却又不答,就更恼。嘴里叽叽咕咕地抱怨不停,走路一冲一冲,把东西也死劲地甩得响。李大梧觉得烦,又不敢发作,找了换洗衣服就去屋下的小溪里洗澡去了。

洗过澡,天已黑了,李大梧衣服也懒得穿,就仰面八叉地躺在溪滩上休息,看远山剪影,望满天星星。不知何时,胯里那东西竟硬竖起来,惹得大梧扇了它几耳光,心里恨恨地骂道:你还好意思硬,就是你这狗东西,不长你这东西,何得要娶堂客,哪来的儿女要我养?若一个人多好,没钱就没钱。可现在怎么办呢?要养堂客儿女呢,家里和儿女要用钱呀。可现在到哪里挣钱去呢。嗯!他重重地哼一声,恼怒地伸手在那东西上一抓,顺手做一个朝溪里一扔的动作,心里恨恨地说:去你妈的!
躺了一会儿,肚子咕咕地叫个不停,这才觉得很饿。是呀,还是早上吃了饭的呢,累了一天早就饿了。但他怕回这个家,怕看见堂客那张冷漠的脸。又确实饿得难受,就赤身在岸边的菜园里摘来几根黄瓜。他坐在溪滩上一边吃着黄瓜,一边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处境,那喉头就慢慢发硬,鼻子也抑制不住阵阵发酸,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刷刷地从双颊流了下来,吃进的食物也哽在喉咙上咽不下去。干脆将未吃的黄瓜一股脑扔了,让眼泪流个痛快。又觉得这泪流得无来由,是呀,哭什么呢,有什么值得流泪的呢。心里暗暗地责骂自己:一个大男人连家小都养不活,落得饿了也不敢回家吃饭,还哭,哭个卵嘛。他抬起手臂抹了抹双眼,想止住流泪,一想到落到目前这种处境,那泪水反而流得更急了,他再也忍不住,就那样趴在沙滩上,双掌捂住眼尽情地流了一场泪……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