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炮队街水塔


□ 李文方

  这几年城市迅速地被钢筋水泥的怪兽所吞噬,许许多多原本烙印着历史发烫足迹的景物,几乎在一夜间就蒸发掉了,代之而起的是千篇一律的“摩天蜂房”。这几天,我听说炮队街的老水塔就要被拆掉,心里的惆怅陡然涨起,不论早晚,只要有点空闲,就会不由自主地来到老水塔前,徘徊踯躅,良久不忍离去。对于我这样耄耋之年的人来说,这是很久未曾有过的事了。

  高高的“摩天蜂房”将蓝天切割成碎块,碎片下面,残留着中东铁路车辆厂厂房的断壁,哈尔滨近代工业的“摇篮”很快就要消失了。在这片瓦砾狼藉的空地尽头,矗立着一座水塔,这是空地上唯一完整的建筑了。水塔是红砖砌成,大约有三十几米高,塔的顶部是比塔身要宽许多的塔屋,塔屋四周用木板镶裹,木板上还开有几扇小窗。塔屋尖顶嵌着一个金属圆球。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栉风沐雨,此时,金属球已有些褪色,木板也变得灰白,唯有砖砌的塔身愈经风雨,愈显殷红,太阳底下,分外醒目。这座老水塔,过去一直滋育着脚下肤色不一的人们,不管看起来这些人有多么不同,但他们同饮着这水塔流出的水,相互间的命运总有一份或明或暗的牵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儿居住着中国人、俄罗斯人,更多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到了五十年代初,全城的侨民虽有所减少,但老水塔下,还是时常可以看到身穿黑色长袍、留着蓬松胡须的犹太老人。而我与这个特殊人群的接触,就是从这座老水塔开始的……

  那天中午,我放学回家,顺便说说,那个年代学校大多二部制,学生只上半天学,连初中也不例外。我背着书包,一颠儿一蹦地走着,快到水塔时,发现小广场上有许多人围观着什么。那时我刚十四五岁,很好奇,仗着腰腿灵活,三两下,便挤进人群,看到前面摆着一排画架,十来个白种孩子分坐在架前,正聚精会神地作画。从背后看,孩子大小不一,有男有女,画的都是面前的水塔。当时塔屋木板漆成耀眼的黄色,尖顶金属球闪闪发亮,高高的塔身犹如通天巨柱,塔下是茂密的丁香丛,正开着大簇大簇紫色的花朵。这些景色,用水彩画在纸上真的好看极了,怪不得引来这么多人围观。

  忽然,坐在靠边两个画架前的孩子用俄语争吵起来。因为父亲是车辆厂的机师,俄语是工作用语,我从小生活在双语环境,俄语自然而然说得通,听得懂。

  “你欺负人,你坏蛋……”坐在最外边画架前那个身材矮小的男孩嗫嚅着说。

  “谁欺负你?!我说的是真事儿。”靠小男孩坐着的黄头发高个子男孩不以为然地抢白。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脸上有许多明显的雀斑。

  “你胡说,瞎说,根本不是那样。’

  “哎,你们看看,看看,像不像?”高个子脸有雀斑的男孩略带几分流气地喊。

  别的孩子,以及围观的人们,一起把目光投向小男孩。小男孩连忙站起来,用身体挡住自己的画板。

  “喏喏喏,伊萨克,伊萨克,你又在捣乱,又在捣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