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假如明日离世,今天该干什么


□ 原 昌

抑或是见多了太多的英年早逝的例子,尤其是张绍平、袁玉昌、赵建英、王进礼、徐祝英等亲友、同学过早去世后,就觉这生命真的是太脆弱
那年在大连民航疗养院开笔会,每日午后下海游泳,一天忽发奇想,何不游到远处的海岛上看看?不想快近岛时,被海底涌起的冰冷激流卷了去,无论怎么挣扎也游不出来,筋疲力尽之时,只好用早就学会的毛主席在水面仰着看书的方法闭目休息一下,没想到这一“睡”不要紧,等解过乏来睁眼一看,已被这强大的涌流冲到了多少海里以外,四周不见人影船影,连大大的海岛也变得小了,像到了公海的感觉。身上没了力气,又听说附近有鲨鱼,一种巨大的死亡恐惧让我心痛得几近绝望。当时想,今天肯定是游不回去了,就要死在这儿了。人一绝望,就更没力气了,当时若再懦弱一点,身子一沉,就永远也回不来了。可是,在这临死之前,我想起了母亲和亲人,想起了还有那么多理想没实现,想起了自己死不要紧,这笔会领导回去怎么交待……我不能死,一定要游回去!
有了生的勇气,便有了方法和力量,我游一段,“睡”一会儿。天黑之前,终于上了岸。舌头被咸涩的海水泡肿了,腋下因反复划水磨红了。我恶心得吐了一大口,尽管再也立不起来,可还是返身朝大海磕了一个头。
同志们正准备找船下海搜救,见我回来才放了心。我把这一天定为重生之日。
还有一次下班路上,一辆疾驶的汽车呼啸着擦身而过,若再偏者衣服再飘高一毫米,必被撞死无疑,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有几次……点或
于是乎,我常常忍不住想:“假如这么多次危险中真有一次死了,该有多遗憾啊!谁又能保证今后再不会遇到危险呢?”
进而又想,天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战争、地震、瘟疫、车祸等等不可预知的天灾人祸,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让自己摊上怎么办?
“假如明日离世,今天该干什么?”我把这句话当成了座右铭,常常问自己。
家有三件事,先拣紧的办。于是乎,千头万绪之,中,便也有了主意。人生有主个等不得,一是孝敬长—辈等不得;二是教育子女等不得;三是身体有病治疗等不得。原先常常不知道该怎样生活,该怎样处世,该怎样对待事业、家庭等等,这下也便有了章法。
我首先立了遗嘱:财产不多,留于老母与妻子和儿女;遗体有用的器官无偿捐献,无用的用白布一包,挑一荒漠挖坑埋人,上植槐树,用我的肉体营养,让能自己串根繁殖生长的槐树越长越多,给污染越来越重的人间造点氧气。
我又在平安人寿保险公司买了一份保险。
当大作家是我从小的梦想,我规定自己每天必须写两三千字。这些年下来,发表作品的报刊、图书,不包括编辑过的作品,摞起来也算著作等身了。
我写热点文章为人民的疾苦鼓与呼,揭露了不少冤案,使坏人判了刑,使不少要自杀的弱者收到捐款得到了工作,宣扬了不少感人的典型。为此收到了不少锦旗,连中央电视台也打字幕介绍了我,我还讲了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