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十三经注疏》中“格物致知”的理解


□ 王 啸 孟 骞

  摘 要:“格物致知”是《大学》中的重要概念,在《十三经注疏》中郑玄和孔颖达是对“格物致知”的含义最早进行解说的思想家。本文以文本为出发点试图从中分析和揭示出“格物致知”的基本含义。
  关键词:格物 致知 郑玄 孔颖达。
  
  《十三经注疏》是中国古代重要的经学著作汇编类文献。在《十三经注疏·礼记注疏》关于《大学》的一章中,东汉的郑玄为“格物致知”作了注,到了唐代孔颖达又为郑玄的注作疏,以下就二人对“格物致知”所做的解说分别加以论述。
   “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郑玄注:知,谓知善恶吉凶之所终始也。)致知在格物。(郑玄注:格,来也。物,犹事也。其知于善深则来善物,其知于恶深则来恶物,言事缘人所好来也。此‘致’或为‘至’。)”
  郑玄训格为来,训物为事。事,即是包括了自然之物与人伦事务在内的,统称为事,郑玄把物训为事,说明他并不把物只简单的理解为外在的客观自然物。格物就是“其知于善深则来善物,其知于恶深则来恶物,言事缘人所好来也。”也就是“来物”。这种来物的方向是从人之心指向客观事物的,人之心是来物的主体,心向外发放而指向外物。“言事缘人所好来也。”即是说事物是缘于人的好恶所来的。主观的意志会招致客观的效验。人之心作为来物的主体本然是有内容有具体意志的,人之心为善,则所来之物即为善,相反人之心为恶则所来事即为恶。故而可以以此为效验,来检验人之心的善恶与否。外在客体的善事与恶事与内在主体的心之善与心之恶是对应的。同时还由“言事缘人所好来也”一句可知,郑玄认为“来物”之主体人心与外物的事物之间具有一种因果关系,原因是人之心的好恶而结果就是外在的善事或恶事,由这句话也可以看出,郑玄单举善事和恶事为例来解格物只是从一种切近处的说法,其实格物的这种效验性和因果关系还可以是:是与非、好与恶等等。
  郑玄在对“致知”的解释中说,此“致”或为“至”。由“或为”一词可以看出郑玄对“致”是否与“至”为同义并不是很确定。故而,在郑玄看来“致知”的“致”可能会有两种含义,一是“至于、到”之义;一是“极、大”之义。但是到底为何义,郑玄没有明确的解释。另外,由“知,谓知善恶吉凶之所终始也。”可知,郑玄对“知”的理解为“知道、了解”并形成“知识”之义。
  总之,郑玄在词义上解格为来,训物为事,其方向是由心向外发放而指向外物,从而招致了客观效验。而郑玄对“致知”之义并未明确加以说明。
  唐代孔颖达的疏为“‘欲正其意者,先致其知’者,言欲精诚其已意,先须招致其所知之事,言初始必须学习,然后乃能有所知晓其成败,故云‘先致其知’也。” “‘致知在格物’者,言若能学习招致所知。格,来也,己有所知,则能在于来物。若知善深则来善物,知恶深则来恶物。言善事随人行善而来应之,恶事随人行恶而亦来应之。言善恶之来缘于人所好也”,“‘物格而后知至’者,物既来,则知其善恶所至。善事来,则知其至于善;若恶事来,则知其至于恶。既能知至,则行善不行恶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者,本,谓身也。既以身为本,若能自知其身,是‘知本’也,是知之至极也。”
  孔颖达训“格”为“来”,格物为“己有所知,则能在于来物。”也就是来物之义,这与郑玄的解释一样。他解“致”为“招致”之义,解“知至”之“至”字除了有“极”之义外还有“至于、到”的意思。这是对郑玄的补充和发挥。孔颖达对“物”的解释为“‘物有本末,事有终始’者,若于事得宜,而天下万物有本有末,经营百事有终有始也。”“‘知所先后’者,既能如此,天下百事万物,皆识知其先后也。”由此可以看出,他对“物”的理解和郑玄是基本相同的,皆指事物而言。孔颖达对“知”的理解基本上是与郑玄的理解相同的有“知道、了解”并形成“知识”之义。但孔颖达明确地指出对事物之知识通过学习所得来的。
  对于格物的解释,孔颖达与郑玄都解为来物,而且都是以人之心为第一前提,由人之心指向外物。他说:“言善事随人行善而来应之,恶事随人行恶而亦来应之,言善恶之来缘于人所好也。”这与郑玄的解释基本上是相同的,只不过是他突出地强调了客观事物的效验性。最后,孔颖达在此基础上明确提出了要行善不行恶这一道德价值判断。而孔颖达对郑玄的解释的补充和发挥主要体现在对“知之至”的解释上,可以看出,他把“至”即解为“至于、到”之义,又同时也把“至”训为“极、大”之义。这是对郑玄解释的发挥。另外,孔颖达也同意郑玄认为来物的主体与客体之间具有一种因果关系,同样原因是主体人之心的好恶,结果是外物的善事恶事。
  在我看来,在对格物的解释上,孔颖达与郑玄的理解基本是一致的,只不过是孔颖达明确强调了知识的效验对人之心的意志的影响并让人为善去恶。另外,在对致知的解释上,孔颖达除了把“致”解为“招致”这种动词义以外,还明确地把“知之至”的“至”解为“至于、到”和“极、大”这两种意思兼而有之。
  以上便是我依托于《十三经注疏》为文本依据对“格物致知”这一重要概念的基本含义所作的理论阐释。
  
  参考文献:
  《十三经注疏·礼记注疏》卷第六十,中华书局。
  王 啸、孟 骞:辽宁石油化工大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