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榆社



  
  我在一篇尚未完成的小说里提到一个灰黯偏僻的小城,它贫困但不一定淳朴、古老但不一定沉厚;它曾经有过历史悠久的文化积淀,但现在这文明已龟裂僵硬;它曾经有过刚烈诚直的豪侠之风,但现在这豪勇已荡然无存。
  我提到的这个小城,其实就是榆社县,在那部小说里,我固执地叫它“家园”,而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故乡”。如果提到“故乡”,我头脑中首先出现的并不会是有关故土的种种,而是一些神秘缥缈的声音:大漠中孤单的驼铃、落日下凄婉的横笛,以及月夜里一唱三叹的洞箫和城楼上横空出世的笳角……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一系列零散的画面:比如原野中奔驰的瘦马、江面上飘荡的扁舟、被雨雾打湿的单衫和客栈前暗红的灯笼……“家园”则不然,提起它时,我便可以想到从土坯墙上方升起的缕缕炊烟,顺风传来的烤白薯的味道,在栅栏门里信步的鸡鸭,农家院落里修剪整齐的果木和满架悬垂的嫩绿黄瓜,以及灶前忙碌着的农家妇女……说穿了,我总觉得“故乡”这个词只对于离乡背井的过客才具有特殊的意味,而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未长久而遥远地离开过自已出生地的人,称自己居留的这方土地为“故乡”,似乎并不恰当。我认为谈论一个人的故乡,就如谈论他的情人,所有的措辞都是意味深长的;而提起一个人的家园,正像提起他的母亲,一切语言都可以脱口而出,百无禁忌。
  在生命的二十八年中,我的血脉已深深地潜入了这方土地,这方土地里仿佛有某种不可知的力量,在冥冥中操纵着我,纠缠着我,使我不能离弃。
  
  二
  
  在榆社,我有许多介于现实和信念之间的小小梦想,它们是我可以近距离观望的小小幸福。
  我的第一个梦想是住在一座小小的楼里。我认为榆社县有两块风水宝地,一块是民政局宿舍所在的那条小巷,清一色的二层小楼,这个社区的居民素质似乎比较高,又干净又安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楼房的结构不太好。还有一块是电信局以北的一片居民区,这块地方很大,都是那种五间的平房,从电信局北面一直向西延伸到县一中坐落的那个小山头脚下。这些平房的尽头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楼,不太漂亮但很有气质,突兀地立在一片麦田旁边,它的东边是田间小路,西边有一堵矮而直的山崖,我经常从那里路过,总见到它紧闭的黑色大门,像一个倨傲的男子紧闭嘴唇,所以我一直无法知道它到底是一个单位所在地还是一户人家——我估计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我心里想,如果我能住在这两块地方其中之一该多么好啊,我一定会在院子里栽一株高大的梧桐,这样我可以在夏季的傍晚听到树叶落地时清脆的响声,有月亮时那粗大的枝丫将黑色的剪影横斜过我的窗口,我的门前还有乌黑温暖的柏油马路可以让我一直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走到白发苍苍,走到三生石上开满大丛大丛雪白的花朵,走到有一个人告诉我,下一辈子还爱我。
  我的第二个梦想是开一家小小的服装店,最好是像榆社汽车站两旁的那种,门面不大,干净清爽——如果能把汽车站搬走就更好了。我要在里面挂满我喜爱的衣服,比如石磨蓝的牛仔裤,上面印满状如树叶或水印的斑纹,传达给身体一种怀旧的感伤;比如乳白色的棉布长裙,不要拉链,只钉几个光滑的扣子,很简约但意味深长;比如雪青或月白的真丝衬衫,轻薄张扬,在风中摇曳着华丽的光,穿这种衣服的女子要拥有一张精致而桀骜的脸,化考究的妆;再比如银灰色的锐步风衣,像薄而尖利的刀刃划破小镇黯淡沉闷的空气,一闪而逝……我把它们挂在暗色的玻璃门里,然后一件件卖给我同样喜爱的干净清爽的女孩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