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河浪子的忆念


□ 王仁波

村子的南边是一片平坦的开阔地,纵横的沟涧分布在那里,将这片平坦的开阔地划割成一块一块的,如棋盘的格子。沟涧里,碧水微微荡漾,像一条条绮丽的绸缎,悠悠地,飘到那一块一块的“格子”里,于是,就有了稻田,就有了秧苗,就有了谷穗……
开阔地的尽头是一片柳林,那儿有一条小河——洛江河,从东往西淙淙地流着,柳林内,有一道小埋闸,如“连通器”一样,连接着沟涧与小河。沿绕河岸,钻进林子,就会觉得那些飘拂的柳枝仿佛挂着云朵,又把那美丽的蓝天“摇”成了一缕一缕的;鸟儿在枝头歌唱,玩够了,歇足了,就一纵身,倏地向蓝天飞去,只把那飘飞的倩影留在清清的小河里。
我的童年的时光,就消磨在这里。我常常赶着水牛到河岸上去放牧。水牛吃饱了,就在河里“漫”一下身子,然后爬上岸来,自觉地走到柳林里。当林中的鸟儿在牛背上酣眠的时候,水牛悄悄地躺下了,我也悄悄地躺下了。我看那悠悠忽忽的云,幻作小船,仿佛要载我到远方去,而耳边的小河却如琴弦般发出清幽的声响——那是在呢喃低语,轻声问我何处去……渐渐地,我进入了梦乡。一次,我梦见河水涨起,漫过堤岸,漫过柳林,将我的水牛和我托起,我慌了,便爬到水牛的背上,顺着水牛的脖子直爬到它的头顶,然后挽住那巨大的弯角,水牛便在水中慢慢游动,宛如一艘昂首航行的船,载着我在水面漂泊,漂泊……漂泊到远方去。……我把我的梦告诉了母亲,母亲沉默了一会,说:“是不是想到远方,——读书去——”
然而我那时没有漂泊到远方去,我村地处偏僻的湖区,附近没有学校,想读书仿佛只是梦呓。——我仿佛只能在小河旁漂泊,我的童年的脚印,只能深深地印在这小河旁、柳林里……
春天,浩浩荡荡的河水挤压着河岸,河岸的柳树也垂下了绿枝。一阵惊雷之后,倾盆大雨变成了濛濛细雨。于是,小河岸边的螺蚌也“露了脸”。我把采集到的螺蚌背回家后,雨幕低垂,我也疲倦了。绵绵的雨丝,如烟花,如飘絮,那是我倦意的延伸……夜深了,母亲的纺车嗡嗡地响着,如一首轻悠美妙的催眠曲,那棉油灯盏里的棉线缠绕着我的睡意,母亲手中的棉线有多长,我的睡意就有多长。突然,队长敲门了:“背一捆稻草,将小河上的闸口堵住,让河水漫进沟涧、田地,天明后,犁耙水响,就要整田育秧了。”——这时,父亲在外,队里又缺少男劳动力,拦闸截水,队长常把我当“半个男劳动力”使用。于是,我便穿起蓑衣,戴上斗笠,背起稻草,和村里的青年男子,还有几个年龄和我相仿的,一起来到小河旁,将一捆捆的稻草裹着泥土,加些柳枝,深深地踩进河道上的水闸里。我们看到了夜色被小河的水渐渐浮起,漫过柳林,漫过田野,弥漫在雨雾里。于是,我们便坐在小埋闸的上面,看河水顺着那“连通器”,涌向沟涧,流入田里,流入春种秋收的美好希望里……
夏天,我的童年就浸泡在河道拐弯处的水潭里。流水带走了激起的浪花,却带来了又助我玩兴又有收获的活动……
那时,河里有很多鱼,鱼们游动的时候,河水就闪起细浪。同村的几个“玩友”告诉我:在河道上拦一道网,又告诉我举起细长的竹竿,在水面拼命抽打,然后将拦网提起……轰的一声,欢蹦乱跳的鱼便进入了我们的网篓里。但是,用竹竿“砸”鱼很累。后来,我们又发明了用泥块“砸”鱼。就是在河岸旁的田里捡些较大的泥块,迎着那“细浪”砸去。一声巨响,河水便冲天而起,被震惊的鱼随后射出水面,——待落到水面的时候就“翻白”了,飘泊一阵后,又清醒过来,摇头摆尾地向前方游去,于是自然地进入我们的鱼岗里。但这样做,往往会遭到大人的责骂,听到响声后,他们会在很远的地方吼道:“吃饱了,劲无处使!”——那时,我们的纯朴的长辈们哪里知道我们这些“玩童”还有这样的心计。......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