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于《促织》的新思考


□ 方 平

  比较文学也是“思考的文学”
  
  一
  
  比较文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首先创建于十九世纪末的法国;法国学者主张采用实证的方法,探索各国文学之间的相互影响,这就是“影响研究”。这一方向的研究的确非常有意思。例如钱锺书先生指出,但丁在《神曲·天堂篇》第八章,描写金星天里一个幸福的灵魂为欢乐之光辉所包裹,如吐丝自缚的蚕,这个新奇的比喻无疑来自中国文化的影响。①我们在小学生时代都津津有味地听过老师讲曹冲称象的故事,现在经季羡林先生的考证,这故事的故乡原来在印度。北魏时所译的佛经《杂宝藏经》中就有极为相似的故事。②
  元杂剧《赵氏孤儿》,通过一七三五年(清雍正十三年)的法文译本,传到了欧洲,风行一时,先后出现了四五种改编本,巴黎和伦敦的舞台上相继演出了《中国孤儿》(一七五五,一七五九),影响之大,如果没有比较文学的辛勤研究,我们是难以想象的。③
  《放下你的鞭子》是在我国抗战时期广泛演出、起了很大鼓舞作用的“街头剧”,戏剧结尾爆发出中国人民的一片怒吼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个完全以民族形式演出,喊出了时代呼声的著名街头剧,它的故事轮廓却原来来自上一世纪德国的大文学家歌德的小说《威廉·迈斯特》④。
  通过这许多“影响研究”,古人和我们今人在时间上的间隔,欧洲和亚洲,外国和我们中国在地域上的距离,都不象我们原先以为的那么遥远、辽阔了。
  在我心目中,比较文学是“关系文学”,这是从好的意义上去理解“关系”这个词。这是千里寻亲记,攀新亲眷,建立新关系,是“乐莫乐兮新相知”。“影响研究”所取得的每一个值得注意的成果都帮助我们进一步体会到,每一个民族的文化建树,都是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都让我们产生一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亲切感——因为我们看到了多么源远流长的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
  本世纪四十年代,比较文学的另一个分枝崛起于美国。美国学者提出了不必限定于两种民族文学间有直接联系的“平行研究”;这就大大扩展了比较文学这一新学科的研究领域。这样,它不仅需要勤奋踏实的治学精神,需要渊博的知识,对有关的各种学科有广泛的了解,而且还需要活跃的思维能力,敏锐的观察力,善于深入事物本质的分析能力,通过比较,提出一些值得思考的新问题。因此在我心目中,比较文学又是“思考的文学”。不仅异中求同、同中求异的细致比较,而且还需要究其同,察其异的进一步分析,因此带有更多的思考的特征。这“思考的文学”对于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马克思这样指出过:“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反而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因此,资产阶级经济为古代经济等等提供了钥匙。”⑤革命导师的这段话给了我很大启发,引起了我的思考,使我对我国古典文学《促织》有了新的理解。我想在这里就拿它和欧洲文学所作的比较作为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平行研究”的这种思考性的特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