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树群


□ 艾吉(哈尼族)

守护龙潭的大树

  在每片水田的上方,都有茂密的水源林,在万年青树等参天大树的覆盖下,林子里黑咕隆咚,阴森恐怖。哪怕作恶多端的人也不敢砍水源林。林子很少有人进去过。诸如里面有张牙舞爪的水神之类的传说,更使树林笼罩起一层层让人心惊胆战的恐怖。

  其实谁也不曾见过水神。

  这样的龙潭,村里有十多处。我们很少去接近龙潭。每家的父母平常再三嘱咐,不能摸进龙潭,魂会被拿走。不要说一个人,就是一群人,我们都远远绕过龙潭。村里差不多每天都有为某个人叫魂,说是他的魂被某个龙潭的水神抓去,拴在九层地底下。如果病好转了,不过是魂闯错了地方,随便受惊了一下,并没有得罪水鬼。如果病越来越重,说是闯了大祸,魂被铁链捆住。一个比一个高能的师娘们,能叫的都把魂叫过来,可是水神无动于衷。没过多久,这人咽气了。当然,按乡村的简陋的条件,该打针吃药的也打也吃了,不见病情好转,外面的大医院没钱去,于是相信生死有命,命到了坎坎上,跨不过去,谁都回天无力。在医学与鬼神之间,人们只好偏向于后者的强大。能做的,就是怀着畏惧心理,尽量躲开水神。

  鸭子可不同人,不知它们是天生胆大,还是懵懵懂懂,时常从一丘丘田,悠悠然地逛到龙潭。那里水流大,又清澈,是洗澡、闲暇的好地方。它们玩大意,进去了就不想出来。这可苦了我们。鸭子不同牛,主人吆喝,会朝主人围拢。鸭子不管主人的脖子叫哑,玩够了再说。大白天,谁家的鸭子进了龙潭,我们男孩子就一窝蜂似地相互壮胆,手里抓石头,去赶鸭子。蹑手蹑脚,心咕咚咕咚跳。每个人悄悄提醒自己:不要怕不要怕!哪里可能不怕,背后也长满了眼睛,提防突然从哪个方向伸出毛茸茸的手。鸭子倒是抓住了。这时,谁大喊一声:快跑,水神!抱鸭子的顾不上手中的宝贝,只忙于跟大家抢先逃命。胆特别小的,“阿爸阿妈”的哭。像斗群架的公牛,大家一丘丘田滚下去,哪里管得了田坝的高低,泥巴里跳,石头上跳,跑出了好远,才发觉背后没有水神撵。在跑的过程中,少不了动作慢的,摔倒在田里,嘴巴装满了泥巴水,原以为被水神拖走,镇静下来后,整个人好好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拿脏话骂人,又学着叫魂样,为自己喊几声“回来,回来!”

  春天,气候变暖,田也挖好了。夜晚,特别是没有月亮的黑夜,泥鳅、黄鳝等水生野物喜欢钻出泥巴透气。我们举着火把,去捉美味。接近龙潭的田,会有锄头棒粗的黄鳝。有一次,我受不了诱惑,跟在大人身后,去看是否真的有那么粗的东西。前后都是几个大人,本来用不着害怕,不料,不小心踩滑,我和火把都掉进了深水中。我被吓得眼睛翻白,身子像筛米糠,气堵在胸口,哭不出声。几个大人轮流把我背回去。病是病了,发烧,说胡话。师娘叫魂,摩批驱鬼神。病几天就好了。原来,水神并没有为难我。

  我的一位表姐夫,去龙潭附近挖水田,那里守护的万年青树,少说已有上千年,它的一股筋脉也比水牛的大腿粗壮。万年青树是母亲,龙潭则是奶水,水神就是被这样滋补的奶水寿命长长地活着。表姐夫晚上回家后开始发热,不用几天,不省人事。摩批占卦,说是他在田边打死了一条小蛇,是水神的娃娃。他犯了死罪。花了不少钱,请十村十寨的师娘叫魂,师娘们的脖子叫粗了,拳头打得烂百斤石头的姐夫,却一天比一天垮下去。水神已发话,你们人求什么都不起作用,一命偿一命。亲人们说,在姐夫疼得有气无力的扭动时,他们感觉到的好像是被水神严刑拷打的痛苦。他走的那年,才二十四岁。我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不想乱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