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伯父之死


□ 梦天岚

父亲有三兄弟。伯父是奶奶捡回来的,见人总是一脸的笑,嘴巴张得像个“二”字,四十好几的人了,一直都这样,他的笑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老远就能听到。我曾经问过奶奶,伯父天天都这样开心,难道他就没有不开心的事吗。奶奶反问我谁没有不开心的事呢。我不信,因为我从来没有见伯父不开心过。那年我七岁,刚念小学一年级,叔叔则刚好从部队复员回来。除了父亲,当时让我比较崇拜的人就是叔叔了,一件白晃晃的衬衣塞在有点肥大的军裤里,有着五角星图案的皮带头常在阳光下晃得我眼睛生疼。叔叔的胆子特大,可以在夏天一个人深更半夜去河里游泳,但叔叔太严肃,对人爱理不理,因此我又有点怕他。
由于父亲在离家数百里外的一个军工厂工作,每年只有两次探亲假,基本上只能成为一种精神上的象征。更多的时候,我跟伯父比较亲近。
伯父不跟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家是独门独户,又是在半山腰上,已好几年了。奶奶经常念叨他,你也是,跟你说过多少回了,看门狗总要养一条吧,就是不听。伯父每次都咧嘴一笑,娘啊,你老人家就放心吧,来串门的都是自己村里的人,养条狗也是多余的,要是万一咬了人家多不好。奶奶就说,万一你不在屋里,再就是深更半夜来了贼呢?有条狗看着总还是要好些吧。伯父就又陪着笑说,娘,您老就放心吧,家里就那几样破东西,贼还看不上眼呢。
伯父说得对,我本来和海山是最要好的朋友,自从他家养了一条红鼻子的白母狗后,我就很少到他家里去串门了,我也很讨厌海山把他家的狗带到院子里来,原因很简单,除了海山一家人,这条狗对外人一概不认,你今天喂饱了它,它明天看见你从屋门口过照样会对你人吼人叫一通,有时连海山都骂不住。
然而,从不养狗的伯父却被狗咬了一口。
那天刮着很大的风,雨也下得特别大,屋后的铁皮梨树都被风刮断了好几枝。
伯父披着一件蓑衣,挽着高高的裤管,一摇一晃地从屋后的土塬上走了下来,见我站在屋檐下看着雨发呆,就冲我扬了扬他手里抓着的两只泛红的铁皮梨。后来回想起来,那应该是我吃到的最甜的铁皮梨。
伯父一进门,身上的水就哗啦啦往下掉,他脱去身上的蓑衣,笑呵呵地说好大的雨。正在剥豆壳的奶奶见是伯父来了,心疼得不得了,一边数落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下这么大雨就来了,也不晓得就近先躲一躲,一边起身去找毛巾。伯父说不是好久没下过雨了吗,没想到这次雨会下得这么大,只好临时到田里去放水,要不水没地方去。
伯父又开始脱身上湿透的衣服。一边脱一边接着说,本来想就近到海山家里先躲一下,后来想反正这里也不远,就过来了。
哦,屋后的铁皮梨树被风刮断了几枝,田边土里都处都有梨,有一些已经打坏了,等雨停了,要侄儿去捡一下。
我一边啃着手中的铁皮梨,一边盯着伯父的脚后跟看,因为我看到那里有两个深深的牙齿印,从牙齿印里不断地有血渗出来,但又很快被伯父身上淌下来的雨水给抹去了,不一会儿,血又冒了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