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库全书》的底本与稿本


□ 张 升

  摘要 《四库》底本,即四库馆臣据以校办并抄入《四库》的四库馆书,其主要特点有:盖翰林院印、书内有删改涂乙处、有校签。《四库》稿本,即从《四库》底本到定本这一编纂过程中形成的各种修改本。在存世的《四库》大典本稿本中,二次修改稿本及三次修改稿本在格式与内容上均已颇接近于《四库》定本,但前者有一些校签及改动痕迹,而后者则基本没有。《四库》底本与稿本在四库馆闭馆后流散严重。不过,现幸存于世的《四库》底本、稿本仍有不少,是研究《四库》的重要资料。
  关键词 《四库全书》 底本 稿本
  分类号 G255.1 G256
  
  《四库全书》的底本与稿本,是研究《四库》修书过程的重要资料。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有根本性的区别。目前学界对此两者的概念并没有十分严格的界定,而前人的相关著述又往往将它们混用,以致于人们莫衷一是。因此,本文尝试就它们的范围、特点与来源作较为深入的辨析,希望对四库学研究有所助益。
  
  1 《四库》底本
  
  1.1 《四库》底本的范围
  《四库》底本,即《四库全书》馆(以下简称四库馆)馆臣据以校办并抄人《四库》的四库馆书。例如,当时四库馆采进本原书,就多是《四库》底本。关于《四库》底本的概念,刘小琴《八十二种四库底本删改浅析》一文作过一些分析‘“。笔者结合刘文的研究成果,对《四库》底本的范围作如下限定:①《四库》底本,必须是被抄入《四库》之书。因此,当时送入翰林院《四库》修书处校办的图书,有的并未被抄入《四库》,故不能视为《四库》底本。②四库馆有同一书的不同版本或同一书的多部复本,只能以抄入《四库》的那一部为《四库》底本。因此,尽管某书被抄人《四库》,但只有被抄入的那一部为《四库》底本,而其它复本或该书的不同版本则不是《四库》底本。③存目之书,不能视为《四库》底本,而只是《四库》存目书之底本。同样,原已抄入《四库》,后来又撤毁的,也只能视为《四库》撤毁书之底本。④敕撰本多是新修之书,一般不存在底本问题。至于大典本,是新辑佚所得,近似于新修之书。因此,若一定要说大典本之底本,那只能是《永乐大典》,而四库馆辑佚时形成的辑佚散片(篇)、辑佚初稿及修改稿,都只能算是《四库》稿本。因此,《四库》底本一般是指采进本、内府本、家藏本、通行本而言的。⑤《四库》底本,以送人四库馆校办之当时书籍为准,而送入者本身之底本,则不能再视为《四库》底本。如:有的书,在征书时,为各省书局转抄而来,则此转抄本即为底本,至于此转抄本所据之底本,则不应认为是《四库》底本。
  
  1.2 《四库》底本的特点
  根据以上对《四库》底本范围的分析,再参照目前所见《四库》底本的具体情况,可归纳出《四库》底本一般有如下特点:
  1.2.1 加盖翰林院印 有的《四库》底本书前有满汉文“翰林院印”,如《四库》底本《春秋金锁匙》一卷、《春秋别典》十五卷,书前均钤有翰林院满汉文大官印。官印一般加在每部书的首册首页(序文或目录)上。有的《四库》底本书前则有“翰林院典簿厅关防”满汉文长方印,如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藏《四库》底本《师友诗传录》一卷,首叶钤的是“翰林院典簿厅关防”。又如《四库》底本《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四十卷,有翰林院典籍(簿)厅关防。也有的《四库》底本同时盖有“翰林院印”、“翰林院典簿厅关防”两印。
  1.2.2 书内有删改涂乙处 目前所见《四库》底本,多有在原稿上的朱、墨笔改动,如前述《春秋金锁匙》、《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二书均有校改痕迹,与《四库》定本亦相合。又如《嘉业堂藏书志》亦载:“《张文僖公文集》六卷,……此本乃浙江巡抚所采进者,中间馆臣墨笔窜改之处不可缕举。……有满汉文‘翰林院印’”。馆臣所作的改动,除了删改、增添、调整文字外,还有很多是关于抄写格式的,如《四库》底本《来斋金石刻考略》,叶启发题识云:“稿本书名上著一墨圈,撰人下著二墨圈,夏字上著一墨圈,衡山岣嵝峰石刻上著二墨圈,均系抄副时以一圈为一空格之标识”。
  1.2.3 书内有校签 《四库》底本多贴有纂修官、总裁官、分校官的签条。这些校签,是四库馆臣校阅底本的重要标志。例如,《四库》底本,一般先分发下由纂修官校办。纂修官校办时校出的错讹字句或所加的其它意见,有时会书之于签,贴于书中,故《四库》底本书前或书中常有纂修官夹签。据《木犀轩藏书题记及书录》载:“《春秋别典》十五卷,旧抄本。书中校签颇多,卷首序文上粘有‘翁方纲’三字楷书朱印签”。纂修官校办后,一般要送总裁官审阅。在审阅时,总裁官也会将其意见通过夹签体现出来。故纂修官的一些夹签旁,又可见有总裁官的夹签。以上校办好之书,即送人武英殿发抄。在正式发抄之前,还会让分校官校勘。据《八十二种四库底本删改浅析》所引《四库》采进本《晏元献公类要》内附“移送单”载:“《晏公类要》第十九卷底本十页,武英殿于三月初五日发出,分校处于口月口日签出口处,发交誊录张宸写成十页,于口月口日收到写本,于口月口日校毕交覆校讫,覆校处于口月口日收,于口月口日覆校毕交殿”。可见,纂修官校办好之书,经由总纂官等复核后,交武英殿;武英殿先将其交分校处由分校签校,然后才交誊录;誊录本交分校校勘,再交覆校审核,最后交回武英殿。在这一过程中,分校官、复校官均被鼓励校出原书错误,故目前所见《四库》底本,亦有分校官、复校官之夹签。如《木犀轩藏书题记及书录》载:“《春草集》五卷,……此为《四库》底本,中有分校李檠校签可证”。总裁官以及分校官所作的改正,有时会用朱笔出签或径加在原签上,如前述《四库》底本《师友诗传录》中粘有“分校钱綮改正”朱笔浮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