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下诗歌:文体主体与文化之战


□ 张大为

  思考当下诗歌的问题根本困难在于,打开一些问题死结所迫切需要的,是在一个全新的问题层面、思维层面上来观照和解决问题。但这往往被一些不求甚解的人误解,他们以为时光倒流,又回到了一些挂满了他们曾经的荣耀和辉煌的陈旧问题上。这样,基本的结构性困境和悖论就是,需要被解决的问题,正在于需要去解决问题的头脑:今天需要的是从根本上破解和转换那种二十多年来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思考诗歌问题的思维方式本身。在这其间,我们时时感受到的是一种不断向内收缩的观念陀螺:它那貌似的自给自足和独立不倚,绝非真正的强大和稳固,它那匆促的身影,不管是洋洋自得还是无可奈何,只是维持了一种贫瘠的自律和脆弱的平衡。最多,只是画下了几道苍白、单调、复叠到令人眩晕的弧线,作为它唯一的生存轨迹:这么多年来,如果几代批评家连概念用语、遣词造句、文体文风都很相似,这肯定不是繁荣昌盛的标志。因此,某种不断加速的思维方式的涡流,掩饰不了其内部苍凉的文化风景,今天只有撕开那个疯狂的涡旋,才能把更丰富的东西放置进去。

  一、走向一种肯定性的诗歌观念和文化主权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周围能称得上严格意义上的“诗学”的纯粹理论文字变得越来越少了。老一辈学者对于这种“基本原理”还坚持一种严肃的理论态度,不过即便是他们,要从这种基本理论走向具体的诗歌批评,也不能不自我“断裂”,其间的距离难以掩饰;80年代以来的一些先锋批评家(包括诗人兼职的批评家),二十多年来坚持以重复那少数几个诗学术语的方式编织其批评话语,并没有随着诗歌态势的变动开辟出新的理论格局;更年轻的一代批评家,上午写先锋诗人张三的评论,下午写政治抒情诗作者李四的评论,忙忙碌碌,疲于奔命……人们似乎形成了普遍的“共识”:理论必须建立在“文本分析”、尤其是对于当下诗歌文本的“文本分析”基础上,反过来,也只有从这种“文本分析”中“升华”和“总结”出的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才算是“理论”;而如果这种“文本分析”的结果是“不做结论”、“没有结论”的“结论”,那将被认为是一个更加高明的姿态……此外,深受这种“过度批评化”倾向损害的,不仅仅是理论本身,也包括诗歌史著作,一些本来是严谨和敏锐的学者,在面对诗歌、尤其是当下诗歌场域时也变得自信毫无,不得不写一些“战战兢兢”的诗歌史和“批评化”的诗歌史。当下诗歌场域背后这种深层次的解构性、否定性和“批评化”倾向,从批评家和研究者个体的学术路径、关注角度和思维风格的意义上讲,似乎也无不可,但这种“过度批评化”的情形,作为弥漫于整个诗歌场域的集体无意识、甚至有意识的“价值”选择,却是一种深度的文化缺失和文化失落的标志。当下诗歌领域一向是强调“个体性”高于一切的,但在这一问题上,却毫无个性可言,“个体性”得整齐划一,“个体性”得毫无个性。

  问题其实也就在这里,“过度批评化”的源头,恰恰不是对于一种本质同一性和抽象统一性的信念的丧失,当下诗歌领域从来不缺少这种自以为是的“信念”:比如上述不假思索就认定概念是“抽象的”、理论是“空洞的”的一知半解的认识本身,就正属于这种“抽象”、“空洞”的“信念”。“过度批评化”恰恰是源于对于进入一种思维的具体性和现实性的信念的丧失,恰恰是对于由此实践一种文化价值抉择和决断的勇气的丧失:由于害怕成为被攻击的靶子,所以不敢把根系深入土壤中生长成材,于是只能成为风雨飘摇中的朽木……一个概念、一种理论具有同一性、普遍性的意义,这可能是一个理论问题和一种理论抽象的结果,但相信一个概念、一种理论具有同一性、普遍性意义,将一个概念、一种理论赋予一种同一性、普遍性意义,这却不仅仅是理论问题和抽象思维,而同时也是一个价值立场和价值实践的问题。因此,恰恰是那些一上来就认定概念是“抽象的”、理论是“空洞的”的人,其思维方式被附着在这样的“概念”和“理论”抽象、空洞的“同一性”与”普遍性”悬浮之上,而这又恰恰是因为,他的“认定”本身从一开始,就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性认定,他的“认定”仅仅是一个空洞的“理论”性认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