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盘的世界不需要裁判


□ 胡雯雯

  在这项没有裁判的运动中,所有的裁决和争执,都得靠参与者共同找出解决方法,比赛的公平进行依赖着每位盘友对于规则和对手的尊重。换句话说,一个人能不能把飞盘玩好,直接取决于他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飞盘精神
  
  “飞盘?是不是扔出给狗去咬的那种?有什么好玩的?很多人听到极限飞盘的第一句话都会这么问。”阿Kwong一边捡起落在场边的飞盘,笑了笑:“通常几句话解释不清楚,我就直接带他们来玩,体验过就知道它有多有趣了”
  极限飞盘(Ultimate Frisbee),史上第一次被投出时,还是在半个多世纪前。
  美国耶鲁大学学生发现平常用来装派的锡盘也可以被飞出一定的距离来玩。直到1948年,佛瑞德·毛里森发明了塑料飞盘后,这种受人欢迎的消遣开始广为人知。作为—项参与门槛很低的休闲运动,如今极限飞盘在国外非常普及。
  曾在澳洲留学的阿Kwong,玩飞盘已经有十年了。迷上飞盘之前,他因为喜欢运动,什么篮球足球都会玩玩,“但很奇怪,飞盘却让我最为认真投入。
  这项运动既需要足球运动员的奔跑能力和开阔视野,又需要篮球运动员的传接配合技巧,得分方式则像美式橄榄球。
  但飞盘最吸引人的是,既能兼顾到这些运动的激烈和有趣,又规避了通常体育运动因竞技而带来的不友好的一面。在足球和篮球中,冲撞人、犯规、爆粗口、假扮受伤都是很正常的事,没人会觉得奇怪。但飞盘的规则是你不能跟对手有身体接触,而且比赛没有任何裁判,因此大家都会维护一个友好与安全的氛围。
  三年前回到国内,阿Kwong很是郁闷了一阵子,因为周围突然找不到盘友了,毕竟,在中国玩飞盘的人还是相当小众。直到通过朋友辗转联系上了一个盘友,他们在练习时又吸引T--些感兴趣的人,队伍缓慢地扩大。2008年,阿Kwong把Karen和Brian两个好友也拉了过来,三人一起成立了广州第一个极限飞盘团体。
  Brian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自小便接触过飞盘,但却是到了广州后才迷上它。“我—直以为飞盘就是扔来扔去而已,跟着阿Kwong玩后,才发现这项运动原来有那么多的技巧和战术战略,很值得琢磨。”
  与Brian和阿Kwong不同,经常加班出差的Karen—直对运动提不起劲。但老是吃饭唱K又觉得太不健康。被朋友拉进这个圈子后,先是为了不掉队每周“被迫”练习,后来慢慢地,居然体会到了这项运动的乐趣,并坚持了下来。
  “吸引我的也许是飞盘的一种精神吧,你看,我们每周都会有不同的新手加入,大家身体素质也各不相同。但飞盘是向所有人都开放的,只要你愿意跑,就可以加入。它不会因为年纪、性别或体力而有歧视。”接触飞盘后身体素质好了很多,如今Karen跑完整场比赛也没有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