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油画媒介手段对表现意图的影响


□ 孟宪文


内容摘要:绘画的媒介手段历来是影响创作意图的一个重要因素。通过对历史上几个代表性时期绘画媒介限制画家表现意图的详实阐述,尤其通过对印象派时期绘画新媒介的出现对其表现意图产生的革命性影响的深入剖析,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媒介手段在绘画的形式语言发展历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关键词:媒介手段表现意图 印象派

如果我们关注一下西方美术史,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绘画的媒介手段在绘画形式语言的发展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文艺复兴时期,阿尔卑斯山南北的绘画风格截然不同:南方讲究素描,北方重视色彩。尽管形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两地艺术家所采用的绘画媒介手段的不同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南方的艺术家们沿用了中世纪琴尼诺·切尼尼《艺匠手册》中所记载的蛋彩媒介,引进焦点透视法,运用解剖知识,并以数学手段揭示形体在环境光中的变化;北方的画家则发扬光大了凡·爱克创意的以油彩描绘光影的技巧,在各种材料传达的细微质感上精益求精。不同风格的作品表明:画家只能表现手中材料所允许他表现的东西,只能创造出媒介所允许他创造的视觉效果。
特定的时代采用的特定绘画媒介手段必然会影响到画家表现的意图和画面的视觉效果。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沃尔夫林会说“各个时代当有其不可为之处”的原因吧。如果我们分别从波提切利、伦勃朗和印象派时期各找出一位画家来表现光影变幻的河水这样一个相同题材,那么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绘画媒介手段是怎样影响画家的表现意图的。波提切利时代的画家运用的绘画媒介是蛋彩,这种颜料由于缺乏光泽和透明感,所以很难表现阳光落在水面上的明亮效果。因此,我们从《基督受洗》等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在表现水的透明性时,不是着力于日光下闪烁不定的耀眼水光,而是运用一些细线来表现水的波纹,画出水中基督的双腿,再添上几条游动的鱼类,以暗示水的透明感。那个时代的画家就是运用这样的传达方式,扬长避短,既发挥了蛋彩媒介的特性,表现出色彩绚丽的画面,又巧妙地解决了视觉难题。三个世纪之后,伦勃朗时代的画家早已突破了蛋彩媒介的限制,他们使用的是一种会逐渐变干的用植物油调制的油彩,这种媒介材料特别适合表现光影闪烁的视觉效果。从伦勃朗那幅表现其情人斯托费尔下河洗浴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尽管画家面对的视觉问题与波提切利时代画家的问题完全相同,但他无须刻画水中的双腿,也无须添加游鱼来表现水的透明性,他所拥有的绘画媒介已经能够随心所欲地去表现水面上的闪闪微光与粼粼碎影。这是属于只能用油彩来探索的视觉世界,在这种绘画媒介手段出现之前,要达到这样一种视觉效果,完成画家的表现意图,自然是不可想象的。又过了两个世纪,印象派画家们表现光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这一惊人的成就是与19世纪科技的长足进步密不可分的。当时化学工业的发展已为新绘画媒介的诞生开拓了广阔的前景,新材料的色彩品种和亮度是前所未见的,因而也为画家提供了完成表现意图的无限可能性。随着新材料的出现,像莫奈、雷诺阿等画家大胆地借助这种新媒介将群青与铬黄、铬橙并置,从而创造出一种奇妙的水光效果,在美术史上第一次描绘出耀眼夺目的水中阳光与倒影的舞蹈。莫奈那幅描绘塞纳河畔海滨浴场的作品以及雷诺阿的《塞纳河上的游船》都堪称这一新视觉效果的典范。
如上所述,印象派画家之所以能创造出惊人的视觉世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代绘画材料的诞生。1841年,旅居英国伦敦的美籍画家约翰·兰德发明了锡管颜料。在此之前的油画颜料是装在猪囊里的,由于密封性较差,颜料干得很快,往往是还未来得及使用便已风干硬化。兰德的发明可使颜料较长时间地保持其鲜润的品质。同时,兰德还供应绷好的画布和金属包头的扁平画笔。这些新的绘画媒介的上市简直就是一场革命,它极大地拓展了艺术家创作的空间。画家们无需像以前那样依赖作坊合作来绷制画布、研磨颜料,并苦心积虑地估算所需材料的种类和数量,而可以随时随地操起画笔,蘸上颜料,在现成的画布上捕捉瞬间的视觉感受。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媒材的出现让艺术家们得以走出画室,能够在户外阳光下对景写生,极大地丰富了创作的手段。如果没有现成的画布和颜料,凡·高远赴法国南部写生的做法就是不可想象的,也更不可能留给我们那些光线明媚的画作。从凡·高的一封定货信中我们可以得知,他曾让颜料商一次性给他邮寄18种不同亮度的铬黄,可见,当时化学制剂的进步极大地扩展了色彩的范围,尤其是鲜亮的程度。在凡·高的《向日葵》中,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辨认出各种不同亮度的铬黄。不但明亮的黄色、橙色和红色出现了,而且新的蓝色,包括合成的群青也大量生产上市。在19世纪60年代晚期,这种合成群青比从天青石中提炼出来的自然群青价格要便宜700多倍,画家们可以放手使用。与此同时,翠绿、氧化铬合成液也开始批量生产,这些颜料都可以与铬黄调和,产生极其丰富的色调层次。无疑,新的绘画媒介的出现,为印象派画家表现阳光下的视觉真实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条件。虽然我们不能忽视社会、文化和经济等其它各种促使印象派绘画兴起的因素,但是我们可以断言,如同以往的时代一样,艺术家的创作受到了他们可利用的绘画媒介手段的影响,甚至在很大程度上,绘画的媒介手段决定了艺术家的表现意图。如果我们回过头来再看一看莫奈晚年所画的《睡莲》系列,也许对此会有更清楚的认识。他用手中的颜料尽可能地去捕捉不同光线下睡莲的色彩感觉,与其说是在尽情尝试着如此众多的新颜料所能创造出的视觉可能性,并享受由此带来的精神愉悦,不如干脆说他是在尽情地在色彩游戏中玩耍,以变幻出若即若离的抽象意境。这对以前的画家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凡·高被称为表现主义的鼻祖,但他绘画意图的实现与多种类的铬黄和绿色等颜料的出现也不无关系。只要看一下他的《带有蝴蝶的长草》便可明白这一点,画面上那油画味道十足的效果,如果不是由于颜料的性能允许他可以趁湿作画的话,是难以达到的。
通过以上的分析阐述,我们清楚地看到油画创作的媒介手段对画家表现意图产生的巨大影响。新的媒介手段不但引发出新观念、新画法,同时也激发了画家创造的新激情。正是在前者的作用下,后者才得以完满实现,如果忽视了这一点,那么我们也许永远无法解读印象派色彩骤然变得鲜亮起来的秘密了。

孟宪文衡阳师范学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