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知青那咱(短篇小说)


□ 秦德龙

  老鲁鸡

  发大水的时候,老鲁鸡没走,留在了村里。别的知青都走了,都回郑州了。就老鲁鸡没走。老鲁鸡留在村里干什么呢?

  洪水退去后,县里开了表彰大会,人们这才知道,老鲁鸡当上了抗洪模范。老鲁鸡披红戴花了,广播站天天都在广播他。可以想象,老鲁鸡与洪水搏斗的场面,多么英勇,一定是扶老携幼,牵驴拽牛。

  但仔细一想,不全对。老鲁鸡没走,八成是让寡妇翠花缠上了。平时,老鲁鸡就帮她挑过水,扫过院子,还给她买过药片。翠花也给老鲁鸡钉过扣子,缝过衣裳,唱过小曲。

  这么一想,大家都笑了,就嚷嚷起来,让老鲁鸡交待。

  让他交待是必须的。孙营有个男知青,也是找了个寡妇,几个知青过去把他捶了一顿。马集有个女知青,与农民搞上了对象。也把同志们气坏了,也想扑过去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扎根也不能扎到农民家啊。

  发大水的时候,老鲁鸡很可能就睡在翠花的床上。或者,他将翠花引了过来,让她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老鲁鸡否认了这种说法。老鲁鸡生气地说:“我怎么能和她搞到一起呢。不信,我和你们打赌!你们输了,给我一条烟。我赢了,拿你们一条烟!”

  真是十八的精不过二十的。老鲁鸡大两岁,比别人吃的盐多,就是狡猾。输是别人的,赢是他的。要不怎么叫他老鲁鸡呢。

  反正意思都明白。大家就和老鲁鸡打赌,赌一条烟。

  老鲁鸡说:“你们都知道,我爱的人是马秀云。我给马秀云写过情书呢。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四秃子。”

  这么一说,知青们都笑了。没错,老鲁鸡确实给马秀云写过情书,是四秃子帮助传递的。过年的时候,老鲁鸡还往马秀云家里背过红薯呢,背了半袋子。

  他说马秀云就马秀云吧。也许,他和翠花的事,并不存在。不管怎么说,翠花是贫下中农呢。知青下乡不是鬼子进庄,是不能欺负贫下中农的。

  老鲁鸡得意地拿走了一条烟。谁让他赢了呢!

  但这件事没完,大家很想把那条烟赢回来。怎么赢呢?老鲁鸡这货,身高马大,对他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王立新自告奋勇说:“我有个主意——冒充马秀云,给老鲁鸡写一封情书,怎么样?”

  知青们都说这个主意好,催王立新赶紧动笔。

  现在,该说一说马秀云了。马秀云在学校时,是高三·二班的班长,常常给同学们训话。当然,她长得很耐看,条是条,盘是盘,男同学都很愿意听她训话。听她训话,产生点想法,那也是很正常的事。但老鲁鸡和别人不一样,他比别人有优势。他在校男篮当中锋。而马秀云呢,是校女篮的中锋。男篮中锋爱上女篮中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下乡后,老鲁鸡鼓起勇气,给马秀云写过一封滚烫滚烫的求爱信,表示“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知青们都觉得老鲁鸡和马秀云配对,很美很般配。如果,全县知青剩两个扎根农村的话,那就应该是他和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