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诚与宽容


我的写作很不顺,多少年过去,一直是磕磕绊绊。好不容易有篇东西出来,过后就好久没有消息。出来的那些东西,大多连自己也觉得勉强。有一次我将近80岁的父亲看了我在《北京文学》发的一个小说,很关切地问,你是不是缺钱用?要不要我帮一下?我很疑惑,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沉吟了一会儿,没头没脑说:要惜墨如金。我初不解,说,我写得其实是很少的。父亲说,我的意思跟多少没有关系,写得好,再多也是少,写得不好,再少也是多。
  我无话可说。那之后,我一直在动改行的念头。但许多时候人并不能自主,写作的这条道还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让我觉得文学温暖的是,许多刊物始终给予了积极的爱护和扶持,使我不断地从中获得坚持下去的信心。《北京文学》是这些怀有莫大的善意的刊物之一,是我最感激的刊物之一。在我的写作陷入枯竭状态,最感困惑的时候,《北京文学》用大篇幅对我作了专访,及时转载我的作品,为我打气。
  这种“积极的爱护和扶持”并非一味护短,并非拔苗助长,恰恰相反,还包含着及时的严肃的批评。经过好几年的苦闷,我的短篇小说《惊涛》第二次获全国优秀小说奖。我正有一点想松口气,却从《北京文学》看到了对《惊涛》的批评。对于一个思想深度极为有限的写作者,那批评振聋发聩,使我明白,写作永远没有可以得意忘形的时候。进入新世纪,《北京文学》仍延续了这种传承。对我的作品仍然给予关注。2008~2009年,又连续两次给予我奖励。我知道我的作品未必当得起这样的奖励,让我感动的是刊物对作者和文学的拳拳之心。
  《北京文学》给我的感觉,是真诚与宽容:对文学的真诚,对写作的宽容。是一种很纯净的情怀,守护着他们视为珍贵的东西,在坚硬的现实中,让文学变得充满了柔情。
  “人为什么需要文学?需要它来扫除我们心灵中的垃圾,需要它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带来力量。”这是巴金对文学的见解。在一个充斥着欲望的世界里,一种不含任何虚假成分的真诚,是现实中的稀缺资源,一种简单的祝愿,一种简单的鼓励,都是那么难得。而《北京文学》的真诚与宽容,是完全可以信赖的。
  (本文作者系当代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王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