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遇难的危情


□ 张国平

  曦东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借助飞机的翅膀,天南地北到处乱飞。
  曦东算了算,这年还没过一半他已经在空中飞翔了三十次,平均不到一个礼拜就要坐一次飞机,南国北疆去打点生意,去对付一个又一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对手。曦东曾戏言自己是鸟人,有点自嘲也有些无奈。
  累,身心疲惫。相比较而言,心更比身体累。山珍海味穿肠而过,营养是没有问题的,何况自己不过三十岁出头,精力比夏天的树叶还茂盛。但总是累,曦东常常堵在卫生间里撕心裂肺地直着嗓子号叫,这样才舒服些。
  不知哪位老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跟异性在一起是最好的休息。曦东对这句话感同身受,一年四季夫妻离别,心之船常常找不到宁静的海湾。需要女人,但曦东绝不胡来。生意中的同伴常常去歌厅、发廊或者其他休闲场所,找妖艳的女孩发泄,曦东不,曦东觉得那是一种堕落,不可救药的堕落。
  女人跟金钱联系在一起,钞票也会发霉。曦东宁可找情人或者说红颜知己。当然钱也要花一些,但曦东觉得最起码没有那么直截了当,为了性而谈钱,曦东接受不了。
  比如何小荷。何小荷是曦东在京城的女友,说起来也算是老乡,这个出身中原的女孩,却有着江南女人的水灵与秀气。接触了几次,曦东便喜欢上了。
  何小荷从不谈钱,也用不着谈钱,何小荷有着不错的工作,跟曦东在一起只图开心。何小荷有丈夫,但何小荷不满,何小荷说当年为了留在京城才结婚的。庸俗加傲气,丈夫身上有天生的优越感,何小荷在他身上得不到快乐。何小荷寂寞,用何小荷的话说,是旷世的寂寞。
  何小荷跟曦东在一起很快乐,每次约会都情意绵绵,难分难舍。
  比如这次,曦东离飞机起飞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了,何小荷仍拥着曦东意犹未尽。曦东一再提醒,何小荷仍说,让人家再幸福一会吧。何小荷知道,曦东这一去,起码半月以后才能相见。
  曦东看了眼手机说,不行,我得走了,再不走就赶不上登机了。
  何小荷仍难舍,央求,再待一会儿嘛。
  曦东说,不然赶不上了,马上要起飞了,CA6118次,北京到上海。
  曦东出了宾馆,拦了辆车急奔机场,可还是与班机擦肩而过。虽然只耽搁了不到一分钟,可飞机不等人,曦东只好重签机票,改乘晚上的另外一班。
  在机场候机厅苦等了一个多小时,曦东想发短信埋怨何小荷,怕她不高兴,也怕她不方便,就算了。
  到上海已是深夜,曦东走出机场,刚打开手机,便看到一溜短信和一堆未接电话。是老婆发来的,电话也是老婆打的。曦东你怎么样?怎么样?……看得出老婆很焦急。
  一定有急事,不然老婆不会这样。曦东出门习惯了,一般情况下老婆只问候一下,问吃得好不好,住得好不好,仅此而已。
  曦东拨通了电话,那边便是老婆焦急的声音:曦东,你怎么样?
  曦东纳闷了,说,我好好的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