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爸爸的礼物


□ 唐池子

  文/唐池子 图/谭起凤

  (一)五条腿的马

  马从小就是我非常向往的动物。在奶奶的神话里,马往往出现在干钧一发之际,破空而降,铁蹄落处,火星迸射,救下被围的英雄或者落难的王子,然后傲然长嘶,飘然而去,杳无踪影,只留下一骑红尘,一缕轻烟。有时想象里更加神奇,马的驰骋速度如同闪电,那个快啊,转瞬就肋下生翼,翼大如盖,马乘着白云,御着清风,腾云驾雾而去。想象里的马的颜色也是如梦如幻,有时白如雪,有时赤如火,有时墨如炭。如此美丽的图景,一幅幅走马灯般在童年迷蒙的幻觉里穿行,它的神秘它的光彩远胜于对那些英雄或者王子的向往。

  也许正是艺术源于内心感怀的道理,从来没有见过马的我,终有一天,要把心里的那匹神奇的马画出来。材质是最简陋的白粉(离白粉笔还差几个工序),怀着满腔的激情,就那样闭着眼睛,在我家的木头门上一番名副其实的乱涂。门有点旧旧的,门面上还保持着木头天然的木纹,只是由于旧了,条纹才显得不那么清晰,可是印褶却硬硬地还在,因此无法保证白粉笔法的顺直,于是手势顺着木头的褶痕,歪的歪,斜的斜,像一堆没有拉直的毛剌剌的乱毛线交错在一起。大概因为自己着意要画出马的样子来,笔法才没有完全被褶痕牵走鼻子,眼看着横线要歪下去,可是硬是咬着牙提着手腕往横向走,才没有歪到摸不着头脑。当时那种水准,那种作画条件,是可以想象得到,我生平的第一幅艺术作品会有多么勉强。

  本来以为那匹马就在心尖上,用那点白粉把它取下来就是;可实际上一动手,就发现心里的马和手下的马不是同一匹,心里的那匹还站在心尖上傲视八方,笔下这匹却早已气喘吁吁,散不成架。歪歪斜斜的横竖,没有道理的丑,怎么看也不像一匹神奇的马。门上的马一画完,等它的就是自己自嘲的嘿嘿一笑,然后上看下看,左瞧右瞧,还是无法找到马的神采。于是,对着这匹世界上最丑的马,我一吐舌头,自己羞羞地逃开了。幸好我把马画在门的背面,它自己瘦瘦而怯怯地藏起来了。

  没想到它被爸爸发现了。门背后有个衣钩,爸爸喜欢把外套挂在那里。那天,爸爸发现大衣的位置被一片涂鸦占领了。爸爸抱着肩膀,站在门背后蹲在地上研究了半天。“三三,你在这里画了什么?”爸爸笑嘻嘻地问我。我的脸马上变成西红柿,糟糕,我忘记了那是爸爸的外套领地,把那里涂得真的很脏。我心底的鼓早就敲开了,头更低了,脸更红了,爸爸要是知道我是想画出一匹神马,一定要笑话我了。没想到爸爸兴致勃勃地围着那幅画看,嘴巴里还嗯嗯嗯的。嗯什么呢?我别扭得要命。“你画的是……猫?狗?马?”爸爸探询的眼睛在我脸上扫来扫去,我想当我听到他提到马时,我的脸一定像朵花那样绽放了。“嗯,嗯,本来就是一匹马,挺不错的马!”爸爸兴奋得直搓手,“我闺女还会自个儿画马,挺不错,相当不错!”啊哈,我要说,现在我的心也像朵花那样绽放了,那时真是心花怒放。“再看看,三三的第一幅画好在哪里?”爸爸还蹲在那里摇头晃脑地琢磨。“好在哪里呢?哈哈。”爸爸的话让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我的马还有好的地方?爸爸拉着我的手,抱起我坐在他的膝盖上,他还是那样蹲在地上抬着手臂比划着给我看:“三三,你画出了世界上最神奇的马!”是啊是啊,爸爸,我是想画出最神奇的神马,可是……爸爸的手指指着我乱涂在门背后的线条。“现在咱们一起来数数,这匹马有几条腿?”爸爸的手轻轻握着我的手,一条条按在交错的线条上,数着那匹马腿的数量,“一,一,二,四,五!”是的,我画的马有五条腿,画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而且我没见过马,当时也没有数字的概念,这幅画纯粹是一次乱涂乱画。“全世界只有你的这匹马最特别,其他所有的马都是四条腿,可是,我闺女画的马,是五条腿。三三,这是世界上最特别的马,仅仅属于你的马!”爸爸说着笑起来,笑得眼泪要掉下来的样子。我也笑起来,笑得眼泪要掉下来的样子。父女俩在那匹丑马面前大笑,为我第一次成功的艺术创作肆无忌惮地大笑,笑得妈妈从里屋跑出来,说要给我们浇灭“笑”器,我们才打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更多关于“爸爸的礼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