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家的那个笨人


□ 邵晓菲

阿宁是我丈夫,他是个笨人。
刚刚和阿宁认识的时候,有人评价他聪明,我挺高兴。那时他瘦瘦的,矮矮的,经常戴一顶鸭舌帽,分明像有人在他头顶拍了一巴掌,拍平了头顶,不长个了。论相貌,真谈不上英俊。举止呢,更别提了。
阿宁很笨,他的思维在一定时间段内不能实现跳跃,而这个不能跳跃的时间段或长或短,短的时候,你和他谈话不能随意转换话题,转得太快,他会纳不过闷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除非你在转换话题之前跟他打个招呼,告诉他:咱们不说这个了。否则,你看到他的那个样子,你也许会感到歉疚。
而有的时候,他一两天可能都在想同一个问题,其他一切行为都仿佛是在梦游中。记得我们谈恋爱时,一次他去我家,进了单元门,我父亲正好在开报箱取报纸,他只看了我父亲一眼,就直冲冲地往楼上走。上到两层后,突然觉得刚才那人应该是个挺重要的人物,想清楚了之后赶紧往楼下跑,去和未来的老丈人打个至关重要的招呼。自然了,免不了一番解释,之后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怕得不得了——差一点儿把个准岳父丢了!
阿宁办事循规蹈矩,或者可以说非常教条。比如在家里,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只要听谁说哪里不舒服了,那是一定要去看大夫的。无论是轻还是重,都要到医院,听大夫的教导,照大夫说的去做。有时不免显得小题大做。因此,我轻易不对他讲我哪里不舒服。不仅如此,他还有一个原则,生孩子,就一定要到专门生孩子的医院去生;腰腿疼,就一定要到专门治疗腰腿疼的医院去治;自然,孩子不舒服了,那肯定要去专门给孩子看病的医院……
生我们孩子的时候,妇产医院离家最远,可他就是认准了那里生孩子最安全,他宁肯一天几次地跑远路照顾我们娘儿俩。那时,真把他累晕了,累趴下了。其实,离家不远就有很不错的医院,生孩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有一次他可受了打击了,孩子感冒,有一点发烧,去了医院不仅被要求住了院,还进行了一系列没有必要的、非常规的检查、化验。被狠狠宰了一刀是次要的,主要是孩子受了很大的罪。孩子受了罪,那可是捅了他的心尖儿,他觉悟了!——他要对这家医院进行治理!他说:咱们受了罪,就够了,可不能再让别的孩子受罪了。于是,他就把医院相关科室的医务人员召集起来给人家开会,做了一系列的思想政治工作,给人家讲,医院是救死扶伤的神圣地方,医生应本着人道主义的态度履行治病救人的义务……他妄想用这些连小学生都很清楚的理论把人家医务人员的觉悟提高起来,把医院的医风扭转过来,你说他笨不笨?
阿宁说话办事不会隐讳,不会含蓄。无论光彩不光彩的事,说出来,做出来,都是坦荡荡的,有时就像个孩子。有一段时间,他迷恋上了书法。好家伙,整天不务正业,就是临帖子,还是一天好几种临法。一会儿柳体,一会儿颜体;一会儿楷书,一会儿又是魏碑。直练得脖子疼,手腕子酸。自己一边临去也就算了,不行,他是逮谁让谁看,非让人家说说他写得怎么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