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下雪的三个夜晚


□ 徐 岩

先说第一夜。
大雪下起来时,老许站在铁道线上,朝远处的山口上望。正是黄昏的光景,远处的山坳呈现着白的灰的色彩。老许记得没下雪的时候,那些山坳可不是这样子的,那些山坳是暗绿色的,泛动着或深或浅的波纹。这忽儿却落起雪来,雪片子挺大,雪中看不到树影,有小黑点时而于空中穿过他的视野,老许知道那是各色归巢的鸟,躲着凉丝丝的雪呢。
老许拿手搭起凉棚,再朝更远处看。更远的地方是一个山洞,时常有黑烟飘起来,那些黑色的烟缕飘起来时,就要有火车驶过来了。老许就回屋里拿两把小旗,到扳道房附近的道岔处看看。然后再回到扳道房的门前,站了等。旗是红绿两种颜色的,木杆已磨得很光滑,旗的表面也有些发黑,面料就成了暗红色和暗绿色。
火车过来的时候,老许会很郑重地站在铁道边上,举起他手中的小绿旗,神情极为严肃,一直到火车缓缓地驶过去。风和雪就掀动起老许身上的铁路制服,那套衣服虽旧,却得体,细一看,洗得都有些发白了。
这也不知是入冬以来的第几个黄昏了,老许坐在火炉边上那把破木椅上,抽完一根叶子烟,再卷上一根的时候,外面就起风了,风由小到大,再后来就有了雪末子从门缝中扑进来。老许起身走出扳道房,查看了一下那两处道岔,然后,才朝远处的那个山洞望。
远处的那个山洞其实也不是很远,老许是去过几回的,大概有三四里的山路吧,顺着这条铁道线,一直向北走,爬一两个坡的样子,就到了那山的根底下。到了山的根底下就能看见黑黝黝的山洞了。老许知道那个山洞的名字,是叫花泥岗隧道。洞的长度大概是一百多米。老许刚来这扳道房工作时,发生过一件事,有一个杀人犯被公安人员围追时慌不择路,跑到了山洞里。于是两边洞口都被人堵了,又派出两个武装小组,分别从两边往里搜查。快会合的时候,一列拉木头的火车急驰而过,那杀人犯胆子太大了,不知怎么的就上去了,等火车出山洞的时候,就有围捕人员发现了将身子贴在货车厢外壁上的那个杀人犯。火车是下坡,行驶得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带队的人下令开枪,可没人能描得准。忙用对讲机跟守在下个车站的人联系,让他们堵截。车到站后却没发现那家伙的人影,搜遍了每一节车厢,还是一无所获。后来,搜索的公安人员在离老许的扳道房不是很远的路基下,发现了已经死去的杀人犯,结论是他出山洞不远后就跳了车,而在跳车时撞到了树上,摔死了。当时老许去看了那个场面,吓了一脑瓜门子的汗。
一般来说从这里过的火车都是进山运木头的,不是很多。说白了就是一天没几趟,这条铁道线也叫内线,是附近的一个林业局跟铁路部门协商修建的。由于过了山洞再到老许这里后,就分两股岔了,经常用的一条驶向一个叫十八站的林场场部;另一条不经常用的,则是到有十几里远的下虎旗村,到那里就通公路了。所以就在这设了个扳道房,由老许守着,隔三差五的,有去往下虎旗的运材车,上一站就会拿对讲机通知他分道岔。
老许五十多了,就他一个人,老伴早几年就去世了。原本是在十八站货场上干的,前几年建这个扳道房后,就将他派来了。老许背了锅、被筒和柴米油盐,就将家安在了扳道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