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说心里话儿


□ 王常洲

韩石山先生:

您好!记得您说过明年就该退休了。在您退休前再给您写封信的想法在我心里憋了好几天了,下一年《山西文学》的征订也快开始了,这封信不写,心里憋得难受。
其实,我这个想法是我侄子激发出来的。侄子今年在河津铝厂打工,干些室内装修的活计,因其妻的预产期已到,前几天回了家。小伙子到家刚安置好妻子,便风风火火跑到我家,跟我讲他看到《山西文学》的事:一天,侄子在铝厂培训中心一女教师办公室的墙上用电钻钻孔,无意识地一扭头,瞥见桌上放一本《山西文学》,不禁“哟”了一声。女教师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跑过去问:咋了师傅?侄子说:没什么,我见您桌子有本《山西文学》。见一个下苦力干粗活的民工对《山西文学》感兴趣,女教师似乎有些惊奇。遂问:你也看过?嗯,看过。我大爷就订着,还在上面发表过文章。侄子的回答充满着炫耀。闻听此言,女教师脸上漾出笑容,麻利地倒了杯水送到侄子面前,招呼侄子休息一下。兴味浓厚地问文章是什么时候发表的,文章的标题是什么?见对方热情,侄子便不客气地坐下“喷”开了。
我的侄子我知道根底,他从小不好读书。倒是其妻,也就是我的侄媳不断到我家借书看,《山西文学》是她的首选。侄子在家陪妻子串门,一到我家,他就成了妻子的“书童”。是有意讨好妻子吧,有时拿着书也翻翻。偶尔翻着我写的那点东西,便惊惊乍乍地见人就谝。原先在家谝给熟人,我没少吵他:小子啊,甭叫你大爷丢人了!人家谁还不知道你大爷吃几个馍喝几碗汤!哪知道他爱谝的毛病没改,还带到了山西,不知深浅地谝给素不相识的人。你说也怪,人家不但没烦他谝,反而对他热情有加。不用猜,这个女教师也是《山西文学》的老订户,也许和我一样,是韩老师的铁杆粉丝。
记得前几年有人对你兴师问罪,说《山西文学》办成了韩石山文学。叫我说应该是没有韩石山就没有今天的《山西文学》。多年来,全国各地的文学期刊我试着订过许多家的:《山东文学》、《东海》、《青春》、《天津文艺》、《北京文学》、《延河》、《青海》、《朔方》、《滇池》、《山花》、《广西文学》、《北方文学》、《芒种》、《鸭绿江》、《长江文艺》、《莽原》,《收获》、《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也订过。东西南北中哪个方位的没有啊?今年看看这家的,明年看看那家的。到商店买东西都是好货比三家,订杂志我也想一家一家地比较看看。如同一桌丰盛的菜肴,那么多盘盘碟碟在你面前,这上夹一筷子,那上夹一筷子,品尝来品尝去,觉得哪个菜对口味,吃的自然就多了。您在《山西文学》上辟了《主编信箱》,我坐在院中树阴下的小凳上读,倚在屋里床头上读,仿佛您就坐在我旁边娓娓述说,看别家的刊物就缺这种感觉。我曾给多家杂志主编写过信,想跟“文化人”说说话沾沾文化气,但人家都是没空搭理我。我不死心,又给您写了信,其实心里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您却出人意料地给了我个惊喜。妻子说,咱就订韩石山编的《山西文学》吧!于是,我改变了多年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法”,开始了在《山西文学》上“打阵地战”,这一“打”就是七年,明年再“打”就是八年,八年就算持久战了。中国的八年抗日战争,毛主席就说是持久战。说真的,只要您韩老师在《山西文学》坐镇,我是永远不会当逃兵的。但是,您说过明年您就该退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