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底层写作与社会和谐



  今天,我们在太湖之滨——江苏无锡召开中国新文学学会第二十三届年会暨“底层写作与和谐社会”学术研讨会,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新文学学会向来自海内外的各位代表、向以朱学恕先生为团长的台湾“大海洋”诗社的各位朋友表示热烈的欢迎,向负责筹办这次会议的江南大学表示深切的感谢。
  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底层写作与和谐社会”,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重要话题,既有理论价值,又有实践意义。我们知道,在人类社会中,人是社会发展的主体,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之本,而底层群众则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中坚力量。底层群众的生存状态如何,发展状况如何,权益保障如何,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我国是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大国,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整个社会发生了十分深刻的变化。我们正在经历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大飞跃,这是一个全民奋起、艰苦创业、摆脱贫困、实现小康,进而从不发达国家转变为中等发达国家的历史大飞跃。从总体上看,改革开放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变革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活力,整个国家的实力大大增强,人民的生活明显改善。如反映一个国家总体经济实力的GDP,1952年为679亿,到了2006年则为21087亿,是1952年的310.6倍,我国的GDP总量位居世界前列。全国职工工资,1952年平均工资为445元,到2006年则达到21100元,增长46.2倍。这说明中国的发展是很快的,这是一个基本方面;但从另一方面看,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也很多。我们目前面临的主要矛盾依然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比如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发展不平衡问题、人均收入过低问题、下岗失业人员、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问题、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建立问题、医疗服务、社会治安、教育收费、企业改制、房屋拆迁、环境保护问题,等等。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8日有篇文章说:“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有目共睹,但以贫富差距为主要标志的社会分层也在不断加剧。社会分层加剧不仅严重冲击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中国传统观念,也使曾经被宣传成国家主人的工农劳动阶层备感失落”、“占人口比例绝大多数的普通劳动者仍迫切需要解决吃穿住行等基本生存条件”。法新社10月9日在一则报道中说:“中国变得越来越富,但贫富差距正在扩大,特别是城市和农村的差距正在扩大。去年,中国城市居民平均收入是农村居民的3.28倍。而在2004年只有3.21倍”。有鉴于此,中央明确提出了一系列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科学发展、共建和谐的方针政策,着力解决广大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各种问题,特别是民生问题。最近召开的十七大,更进一步提出了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促进社会和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部署。特别提出要加快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解决当前群众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难点和热点问题,使广大群众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最终实现中央确定的构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和谐社会的总目标。这些正是我们面临的形势,也是底层写作所处的历史文化语境。
  关于底层写作,近几年来已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一场关于底层写作的争论正在进行之中。下面我想提出几个问题供大家讨论。
  一、什么是底层写作,现在的说法不一,有的称为“底层叙事”、“底层文学”,有的称为“底层经验”、“在生存中写作”。我认为,底层指的是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底层写作是一种关心社会底层民众生活与命运、关心民生疾苦的写作。对底层写作,可以有广义和狭义两种理解。从广义上说,凡是反映广大底层民众生活以及他们的喜怒哀乐的作品,都属底层写作。在中外文学发展历史上,都有一批反映底层生活的优秀作品,长久地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比如高尔基1902年写的一部作品就叫《底层》(有的译作《夜店》),这部作品叙写的帝俄时代被压在社会底层的贫苦游民苦难遭遇的故事,已成为文学的经典。在中国,《诗经》中的《硕鼠》、《伐檀》、杜甫的《三吏三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白居易的《秦中吟》、《村居苦寒》等,都是这一方面的佳作。“五四”以来,鲁迅、茅盾、老舍、艾青、艾芜、赵树理、柳青、贺敬之、汪曾祺、陆文夫、贾平凹等作家都为底层写作做出了重要贡献。从狭义上说,主要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以来创作的那些反映下岗职工、农民工以及其他底层民众生活的写作。这一部分民众为数不少,在中国占有相当的比例。以农民工为例: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显示:2004年农村外出劳动力达到11823万人,其中进城农民工约为1亿人,未来10年中国农民将以每年850万人的速度向城镇转移,预计今后20年从农村转移到城镇的人口将达3亿人。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今年7月我到欧洲,了解到法国人口有6170万、荷兰1627万、比利时1033万、瑞士734万、奥地利805万,最小的国家列支敦士登只有3.4万人,这几个国家加起来的人口也不超过1个亿。有人认为,“底层写作窄化了文学疆域”,这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为几亿民众服务的底层写作,不仅没有窄化文学疆域,而且为文学开拓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疆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