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帕米尔的九月(散文)


□ 曾 哲


帕米尔,是孜孜不倦的守护者。守护高远,守护成功,守护寂静。孤孤单单独当一面而不待言,自自然然我行我素而不刻意,疲惫不堪地奔波而不张扬。大师说:“诗人不把语词用罄。”尽管用吧,多咱用完?更何况,在帕米尔面前,语言如此苍白。

1
途经新疆阿克陶县的古丝绸路有两条,一是在叶尔羌河畔,从莎车过库斯拉甫、恰尔隆、塔尔三乡,到塔什库尔干。另一条逆盖孜河,走公格尔雪山与慕士塔格峰山麓。
过公格尔,弃柏油大道奔西,背向着冰川之父的洁白凝视,坚忍88公里的烂路戈壁,就到了帕米尔高原上的木吉。
木吉乡地盘在县城西北,7600多平方公里,占阿克陶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比上海市还要大许多,是三个毛里求斯的面积,马耳他的20多倍。
乡政府,在木吉草滩间的萨依乌托克村办公。辽阔草滩边缘的北、东两面,雪峰连绵,终年皑皑。旧时,萨依乌托克有泉。泉流四周,满布沙卵,是火山爆发形成。柯尔克孜人称为米吉、木极,后演变成木吉。老人说,文化大革命时叫前进公社,名字用了十几年。
木吉,的确火山多,不下九座。相距百十米,集中在草滩东缘的雪山下。远望,座座赭红的山丘,如同刚刚熄灭的炉窑。可以想见,千万年前,那场壮观的喷发。近瞧,相似冷却的馕坑。褐色干枯的———成了牧人的临时羊圈;坑底汪一池碧水的———水边绿草萋萋。还有相伴却不相通的两个火山口,池水盈盈,汩汩溢出,好像草滩上巨大的眼睛,注视着天穹雨雪晴蓝。漾出的水,沿坡而下,深黄浅黄,梯梯层层,晶莹璀璨。
木吉乡,处在昆盖山与沙里阔勒岭衔接的寒地。峰起峦伏,沟交壑错。山脉十几,峰峦上百,沉积着大面积冰川。就是盛夏,早晚也可见冰碴。木吉河、喀拉佐河两岸,皆是大片坦坦的高山草甸。水丰富,草就不差。黑灰的山体下,黄金、水晶,都有。盘羊、野鸭、灰鹤、旱獭常见。熊、狼也不少。前不久,有人在山上打死一头雪豹,惹出囹圄之灾。
清华紫光集团委托我建学校的喀拉佐·玛玛西,在木吉最西,离乡政府40来公里。是中国版图上的太阳最后落山的地方。与塔吉克和吉尔吉斯这两个斯坦国相邻。

2
喀拉佐·玛玛西,不村不寨,仅仅是个冬季居民点。三面的山脉,白雪老厚,一面的草滩,滩中有河有泉。风雪,是常客。到了暖季,也就是6月到9月,牧人会赶着苏巴什大尾羊和高原牦牛,到几十公里外的草滩转场。其他的时间,人们定居在玛玛西。所以这里的学校,9月底才开学。建校工程有四五个月,时间很充裕。
牦牛毛很长,长的近乎拖地,以黑色为主。绿地游牧,很是惹眼。羊的尾巴很大,肥嘟嘟大得出奇。出栏时,五六公斤的多,七八公斤的也不少见。
山谷开阔,河水涟涟,草滩漫漫。喀拉佐河西高而下,在这里撞上了一座高高的黑石大山,打了一个拐头,继续东流。拐弯的山坡头,集中坐落着玛玛西43户人家的房屋。房屋一般五米宽,七米长。建筑材料无非泥土卵石,垒砌得很是厚重,但比较低矮昏暗。兴许是为了保暖,兴许是缺乏木材的缘故。这些房屋,牧民们只有在冷季的10月,到来年的5月居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