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工具·新诗歌·新希望


□ 丁燕

  有人问我:中国新诗怎么办,新诗读不懂,新诗要到哪里去,新诗是否已走入死胡同……我听了直想笑:亲爱的朋友,您真的已被OUT(出局)了。

  新工具·新诗歌·新希望

  丁 燕

  即便在岭南,凌晨3点,天也是黑的。我打开电脑,看到微博上显示,11分钟之前,我所关注的诗人伊沙刚刚发布了一条消息。距昨晚12点,他所主持的网易“新诗典”推荐新诗人的时间,仅仅过去了3小时。那么,他只睡了3个小时就起床开始译诗?都说诗人是疯子……在我看来,没有一点疯魔,写不了诗,写不好诗,或者,干脆就别写诗。在诗人心头,一定燃烧着一团火,其沸点,绝非一般常人所能想象。

  自2011年4月初起,网易微博推出由伊沙主持的“新诗典”以来,对中国诗歌界,已形成颠覆式地震。关注新诗典的,何止万人。且搜索那恐怖的被关注率——1018926(截至2011年12月28日)——便能知晓:在中国,有100万人,午夜不睡,睁着大眼,紧盯“新诗典”!某诗人获知自己当晚要上“新诗典”,给我留言,让我和他一直等到12点,一同分享愉悦;而在我们的日常饭局中,因荣登“新诗典”而多干几杯白酒,是常事。我的闺蜜,深夜致电,大谈当晚她读到“新诗典”推介的好诗。与此相反,在另一个时间,她大骂被推荐的一首诗歌很臭。“新诗典”对当代中国诗人,不仅仅是诗歌通过微博发布这么一个简单事件,它同时还构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新诗典”已日常化,成为中国诗人每天的一道精神饕餮。如此密集、公开、坦率地推荐中国诗人的作品,并同时形成万众瞩目之趋势,是传统期刊、媒介做梦都想不到的事。通过“新诗典”,很多默默写作,一直未被大众所识的老诗人,很多位于偏远省份,因匮乏酒局饭局的推介而寂寂无名的中年诗人,很多小荷才露尖尖角,根本不解文坛东西的青年诗人,皆通过各自诗作,留给读者深刻印象,脱颖而出。如果有个高空望远镜,通过宇宙中的另一个星球俯瞰地球,会发现,每夜,有无数中国人通过电脑,在检索诗歌,阅读诗歌,评论诗歌,创作诗歌……中国新诗,在2011年年末之际,像一锅沸腾的开水。

  如果这时,有人问我:中国新诗怎么办,新诗读不懂,新诗要到哪里去,新诗是否已走入死胡同……我听了直想笑:亲爱的朋友,您真的已被OUT(出局)了。面对如此猛暴的新诗创作,面对大量各具形态、各类风格、已将意象和口语熔炼到出神入化的新诗,您的体温如果还那么常态,甚至还感觉凉飕飕的话,只有一个解释:您离中国当代诗坛实在太过遥远。那么,面对新诗是死是活的发言,您还需更谨慎。尤其,如果您不是一个在毫无利益回报的前提下,坚持写作,将自己十年、二十年,乃至更多时间,消耗在诗艺打磨中的人的话,请您收起那可笑的“死亡论”。在我看来,中国新诗自“五四”发轫至朦胧诗、第三代,历经1989年至1999年十年磨砺,于2000年新世纪之初,借助网络新工具,锻炼、淘洗、推介出一大批优秀诗人,他们将新诗的脾胃锻炼得格外强健,他们注重由语言的原声现场出发,将民族记忆与现代语境融汇,探索出一条宽广之路。可以说,当下中国新诗与国际诗坛水平相比,毫不逊色,与盛唐时期的繁荣相比,亦等量齐观。

  1999年,当我还是个女记者,被派到伊犁采访时,第一次目睹了伊犁河,被她披头散发的涣散样吓了一跳,写下了《此时此刻的伊犁河》,被收录进当年的《中国最佳诗歌年选》。这首诗歌让全国人民第一次知道了新疆有个女诗人丁燕;同时,也挣脱了当时声势浩大的“西部诗”对我个人创作的覆盖。我在此前的阅读中所看到的西部,都是阳刚、男性、雄伟的,而阴性的伊犁河,以其漫不经心的闲散,打破了这个神话。我不再相信“人定胜天”,不再相信被神化的拓荒者,我写下了我作为个体的无力和渺小。很快,我便挣脱了地域观念的窠臼,而令整个诗歌写作有了全新变化。因为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上网了。记得拨号上网时传递而出的那种吱……吱……的声音,期待,盼望,慢吞吞的页面,几分钟才能全部显示,但我依旧还是一头扎入网络的海洋,被这种崭新的交流震翻。从大量浏览网页开始,阅读,思考,受刺激,反思,有写作冲动,习作,修改,再修改……这一切积累,到2002年,获得总爆发。这一年,我注册了QQ号,学会在“诗生活”网站的“新诗论坛”登录,知道有个很火的诗歌论坛叫“诗江湖”,并随之大量写诗、发帖、回帖。那时,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你最近在哪个论坛玩?我同时在二十几个论坛发帖,每天的日常生活,全和“回帖”搅和在一起,身心高度亢奋,一幅被网络控制的模样。这一年,在极度高烧的情绪中,我创作了第一首葡萄诗:《葡萄和它的凸起物》,在论坛贴出后,获得一致好评,并乘胜追击,写就了一百首葡萄诗歌。

  很多人攻击网络诗歌,说这种诗歌的出现,令中国新诗倒退了好多步(数不清!),令口水诗泛滥,令新诗走向绝望之境……似乎妨碍中国新诗发展的最大祸首,是网络。呜呼哀哉!我想说,如果网络令中国新诗倒退,不如说飞机、火车令速度倒退。这种倒行逆施的话语,除非是发言者为掩饰自己的无能,除非是发言者的某种特权和优势,受到了某种侵犯和蔑视……科技的发展,为文学增添了一双飞翔的翅膀,这已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到了中国,居然要拿出来讨论!试想,如果没有印刷机的发明,长篇小说的发展将大大滞后。举例:《红楼梦》如果刻在竹简上,随身携带,要装几大麻袋?对于古老的中国,搭建起一个和世界同一水平线的信息平台,打破地域封闭,让最新鲜、最具时代感的观念,强有力地进入写作者的视线,互联网对促进国人现代化的生活功不可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新工具·新诗歌·新希望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