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水百合的梦


□ 黄玲 彝族

  ◎ 黄玲 (彝族)

杜鹃啼血

告诉你吧,许多年以前我曾经是一名猎人。那时候国家对猎枪还没有实行严格管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春天到来时,背着猎枪到滇池附近的森林里去打猎。陡峭的西山上覆盖着浓密的松树林,连绵起伏,风景真的很美丽。应该说我的枪法不错,每一回都不会空手而归,总有些让人欣喜的收获。

需要说明的是,那时候的我虽是一名猎人,却不是那种靠打猎来维持生存的人。如果是职业的猎人,他们会把枪口瞄准森林里所有的动物,甚至不肯放过一只怀孕的母鹿。而我打猎只是一种爱好,因为我喜欢在森林里游荡,呼吸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偶尔也打一只山鸡呀、野兔呀什么的带回去。否则别人会笑话我,背着猎枪只是为了装装样子。

可是,后来我却放弃了这个爱好,把我的猎枪放在阁楼上,生了厚厚一层绿锈。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只鸟,一只叫杜鹃的鸟。

让我慢慢讲给你听吧,我是怎么放弃打猎的爱好的。

其实我一向是不打鸟的,可是那天是和一个朋友在一起,事先喝了点儿酒,说是暖暖身子;初春的森林里虽说鸟语花香,可是空气中还是有点儿凉飕飕的。所以一向不喝酒的我,在朋友的劝说下,就喝了那么一小杯白酒。

我们来到森林时,脚步就有些飘飘悠悠的。

不知怎么的,我和朋友开始比起谁的枪法好来了,我们都说自己的枪法好,还各自吹嘘自己曾经打过什么猎物之类的话来。总之,喝了酒的人吧,跟平时是有些不同的。

朋友指着远处树枝上的一个影子问我,能不能打中?

我竟然没有多想,抬起枪,就瞄准那个影子扣动了扳机。一阵枪响过后,树上掉下一只鸟来,另一只扑扇着翅膀惊飞了。我上前拾起来一看,是只暗灰色的杜鹃鸟,腹部有黑褐色的斑点,十分漂亮。

我那时候真的有些后悔,不该轻易开枪打这么漂亮的鸟啊!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这是只雄杜鹃,翅膀被枪弹击中,染上了一片殷红的血迹,在我手中痛苦地挣扎着。我想把它放了,可是朋友说现在放了它有什么用?肯定飞不出几步就会死去的。

那天我们住在西山后面一户农民家开的小旅馆里。我只好把它带回去,向店主要了点儿药,要了点儿布条,给受伤的杜鹃包好伤口。准备等它养好伤后,再放回森林里去。

可是,当天晚上,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受伤的雄杜鹃不吃不喝,垂着头呆呆地躺在我为它找来的一个旧鞋盒里。怀着内疚的心情,我还从店主那儿为它要了一把黄小米,用瓶子盖儿为它准备了水,不睡觉地守着它,哄它说:“吃点儿吧,吃点儿吧,好歹喝点儿水吧!”

可是,雄杜鹃依然没有反应,闭着眼睛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真是没主意了,用手去抚摸它的羽毛时,它才动一动,却是往旁边躲的意思。看样子,真是恨透我了。我也很后悔,可是怎么办呢?

半夜十二点之后,我实在困极了,就倒在床上迷糊了一会儿。可也就是在那一会儿的工夫,我迷迷糊糊地听见一阵凄厉的鸟叫声,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呢。似乎是在一片大森林中,一只美丽的鸟儿从我的头顶疾速地飞过,像是在追赶它的伴侣,叫得那么急切、哀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