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棚户区里的女人


□ 李文红

  (接上期)
  我能咋办呢?当然按他说的办了。于是我们去买菜,他下午要走。经过拆迁办公室,远远地看见秦香久和主任站在门口说话。她倒挺热情与赵明城打招呼,赵明城也热情地与之接应着。走过去后,他问,她进居委会了?我说不是,只是在社区做点杂事。他说,丰乳肥臀的。我瞪他一眼,小心啊,她可是谁都粘得上,听说。我三言两语说了些她的事。赵明城说,唉,下岗女工,日子难啊,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是应当的。再说人家自身条件又硬,我在他手背上掐了一把。他就喜欢调侃。
  赵明城走了,留下我继续与工作组周旋,但我知道什么叫回避。我每天不再到外面洗衣服,做晚饭的时候也向后推了推。尽量不与工作组碰头。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写稿子。还自认为心理素质超好,这样的非常时期,未来的大作家,还在安心创作。这样的日子也只过了不到三天,就被刘少芬给搅乱了。
  刘少芬辞去了商场的工作,把孩子送到前夫那里。那个早晨,她坐在我面前,望着自己的脚尖,感伤地说,我马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以前我就提过,要与他复婚,他说还喜欢着我,考虑考虑,一直到现在,他也没考虑好。事实上,我们离婚后,还一直过着夫妻生活。她说到这里,脸就红了,苦楚地翘起一边的嘴角笑着补充道,他总是晚上来,来了又不走,我怎么好意思赶他呢。你不知道,有时候,本来是想拒绝的,但到了后来就……我能看得出来,她除了不好意思、苦楚,还有一种骄傲,那就是,这个男人还爱着她。女人都是这样,喜欢被追求、被爱着的感觉。特别在同性面前,要让对方知道,她可是男人心中的尤物。这样,面子就大把大把地握在手里了。
  我理解,我说。
  他女朋友多,每天过着小青年一样的生活。所以我把孩子送他那里,我不要孩子了。说到这里,刘少芬眼睛就红了,接着泪水就扑扑地往下滚,像竹筒里的豆子。
  我知道刘少芬是拿孩子当借口,逼她前夫复婚。
  孩子走那天,小手扳住桌脚,他拉着他,他就用力地往后拖,最后连桌子带人一起拖,孩子哭得都噎住了。我心里痛啊,哭了几天,索性班也没上了。
  我能想象得出那天的情景。这孩子成了父母婚姻的牺牲品,我心里有些难过。那孩子的小脸一直在我眼前晃。他是个白净净、浓眉大眼的小男孩。每次看见人,都抿嘴一笑,转身就跑了。
  你没理由拿孩子的幸福去做赌注,更不该拿他做引子,我对刘少芬不客气地说,现在你失去了婚姻,还失去了孩子,多可爱的孩子,都八岁了,再长几年,就是你的小肩膀了。
  我不后悔失去婚姻,我后悔的是失去儿子,刘少芬蓦然坚强起来,很有诗意地哭诉着。她只读了小学五年,能说出这样整齐、简洁的句子,让我感到她在婚姻上感悟很深。都说离过婚的女人,就成了一本书。
  我有些后悔不该那样指责她,就安慰地说,不如把孩子再领回来吧?刘少芬说,不,坚决不!水都泼出去了,收不回了。
  在别的事上,可以这样决断,但一个是你的孩子,一个是你的前夫,有这必要么?
  我这回一定好好整整他。让他知道,带孩子的艰苦。刘少芬抹去眼泪,那副样子,让我感觉,我越来越不了解她。先前,我有些排斥她,如今熟悉了,却更加陌生了。
  这个下午,她好像并不需要我的帮助,我不过是充当了倾听者,虽然没写一个字,但能让一个女人一吐为快,也是快事。
  晚上,我隔壁的跑下来告诉我,他家已经签约,明天就搬,让我晚上睡觉要警醒些。我开始害怕,仿佛隔壁一走,就断了我的后背山一样,失去了安全屏障。一夜没睡好。到了下半夜,总是听见外面有异样的声音,像有人远处捶打墙面,又像有人一齐怪叫。我不敢打开灯,担心被人窥见了什么,摸了摸女儿的脸,她的鼻息热乎乎的。我不能让她听到这声音,我想。于是,我悄悄地起来,披了件衣服,把窗帘掀开一点缝隙,向外张望。还好,我的小院子,浴沐在月光下,很祥和的样子。屋角两处搭的小铁屋也完整无损,偶尔有风吹来,大街上的破塑料袋子,枯树叶,被风吹下来,发出沙沙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我合上窗帘,又爬到床上,这才发现,心跳得咚咚响。更加睡不着了,我听到刚才那些声音又传来了,接着街坊的狗跟着就叫了起来,此起彼伏。我再次起来,拉开窗帘向外面看,我想知道,这些声音从哪里来,听得耳朵都失去了方向,还是确定不下来。刚转身,家里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这声音在这个时候,是那样让人发怵。我吓得接都没接,就跳到床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