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棚户区里的女人


□ 李文红

  (接上期)
  我能咋办呢?当然按他说的办了。于是我们去买菜,他下午要走。经过拆迁办公室,远远地看见秦香久和主任站在门口说话。她倒挺热情与赵明城打招呼,赵明城也热情地与之接应着。走过去后,他问,她进居委会了?我说不是,只是在社区做点杂事。他说,丰乳肥臀的。我瞪他一眼,小心啊,她可是谁都粘得上,听说。我三言两语说了些她的事。赵明城说,唉,下岗女工,日子难啊,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是应当的。再说人家自身条件又硬,我在他手背上掐了一把。他就喜欢调侃。
  赵明城走了,留下我继续与工作组周旋,但我知道什么叫回避。我每天不再到外面洗衣服,做晚饭的时候也向后推了推。尽量不与工作组碰头。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写稿子。还自认为心理素质超好,这样的非常时期,未来的大作家,还在安心创作。这样的日子也只过了不到三天,就被刘少芬给搅乱了。
  刘少芬辞去了商场的工作,把孩子送到前夫那里。那个早晨,她坐在我面前,望着自己的脚尖,感伤地说,我马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以前我就提过,要与他复婚,他说还喜欢着我,考虑考虑,一直到现在,他也没考虑好。事实上,我们离婚后,还一直过着夫妻生活。她说到这里,脸就红了,苦楚地翘起一边的嘴角笑着补充道,他总是晚上来,来了又不走,我怎么好意思赶他呢。你不知道,有时候,本来是想拒绝的,但到了后来就……我能看得出来,她除了不好意思、苦楚,还有一种骄傲,那就是,这个男人还爱着她。女人都是这样,喜欢被追求、被爱着的感觉。特别在同性面前,要让对方知道,她可是男人心中的尤物。这样,面子就大把大把地握在手里了。
  我理解,我说。
  他女朋友多,每天过着小青年一样的生活。所以我把孩子送他那里,我不要孩子了。说到这里,刘少芬眼睛就红了,接着泪水就扑扑地往下滚,像竹筒里的豆子。
  我知道刘少芬是拿孩子当借口,逼她前夫复婚。
  孩子走那天,小手扳住桌脚,他拉着他,他就用力地往后拖,最后连桌子带人一起拖,孩子哭得都噎住了。我心里痛啊,哭了几天,索性班也没上了。
  我能想象得出那天的情景。这孩子成了父母婚姻的牺牲品,我心里有些难过。那孩子的小脸一直在我眼前晃。他是个白净净、浓眉大眼的小男孩。每次看见人,都抿嘴一笑,转身就跑了。
  你没理由拿孩子的幸福去做赌注,更不该拿他做引子,我对刘少芬不客气地说,现在你失去了婚姻,还失去了孩子,多可爱的孩子,都八岁了,再长几年,就是你的小肩膀了。
  我不后悔失去婚姻,我后悔的是失去儿子,刘少芬蓦然坚强起来,很有诗意地哭诉着。她只读了小学五年,能说出这样整齐、简洁的句子,让我感到她在婚姻上感悟很深。都说离过婚的女人,就成了一本书。
  我有些后悔不该那样指责她,就安慰地说,不如把孩子再领回来吧?刘少芬说,不,坚决不!水都泼出去了,收不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