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赵仁庆

  城市七色斑斓的光影迷醉了林丽的眼睛。耸立的高楼,通畅的长街,溢彩的霓虹,闪烁的人影,城市里哪怕最邋遢的角落也让她着迷。那年她十五岁,正在读初中,成绩还不错。

  姑姑去世后,林丽更加惧怕回到乡下,愈发想留在城市,哪怕是做个工人,做个保姆。邻居孙婶收留了她。本来孙婶家的日子也不宽裕,四个疯吃疯长的孩子,加上有精神障碍的小儿子大龙,日子显得十分沉重和漫长。孙婶在自己身旁加了块褥子,让林丽睡下了。

  三年过去了,孙婶视如己出地待林丽,林丽想到了感恩和回报。孙婶摇摇头,把一只煮鸡蛋塞进她的书包,嘱咐她好好上学。林丽知道,孙婶太不容易了,一个寡妇家拉扯四个儿子,还外加上了她这个小累赘。到了学校,摸摸书包里的煮鸡蛋,尚有余温。手握这只煮鸡蛋,课堂上老师的面孔比平日和蔼多了。

  孙婶终于病倒了,再不能给林丽煮鸡蛋了,林丽的书就没法再念下去,只能休学在家照顾孙婶。孙婶拉住她的双手,久久也不松开,眼光里流连着大串大串的无奈、眷恋和寄托。

  闺女,孙婶的命不好啊,是白蜡金的命。

  那有什么关系?

  白蜡金命的女人,总是要不断遇到倒霉的事,一点甜头也尝不到。

  谁还能不遇到倒霉的事呢?过去就没事了。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孙婶你好好养病,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好不了了,我的日子就快到头了……

  不会的。

  我什么都能放得下,就是大龙放不下,他那个样子,好半年孬半年,以后可没人管了,叫我怎么闭上眼睛……

  我以后照顾大龙哥吧,他还能劈柴禾、压水、引炉子……我会像你照顾我一样照顾他的。

  这太委屈你了。

  委屈?怎么能叫委屈呢?这是应该的。

  闺女,你可一定要记往你说的话啊,你可是答应了孙婶的啊……

  我答应你,孙婶。

  三个兄长没人愿意收留大龙,林丽只好把他接到自己的出租房。一天夜里,大龙哥犯病了,将林丽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全部撕碎。如果不是大龙哥“爱”她,她在那一夜就可能碎成几段了,再不可能有以后的故事了。

  林丽没有想到自己千方百计留在城里,苦涩困窘地熬了这么多年,竞熬出了一个有精神障碍的“丈夫”,这个结果太残酷了。原来的美梦委实演绎成了一幕现场感充分的闹剧。

  当年孙婶收留了自己,换作今天就不能将大龙哥一脚踢出去。可是又怎么和大龙哥生活在一起呢?没有办法。谁都拿不出办法。

  服装零售生意经过初期的打磨,渐渐步入了正轨。先是两个摊床,后来是专卖店,一家,两家,三家。林丽把大龙哥安排在其中一家做更夫,雇了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主要是为了躲开他,自己则在外边另租了房子单过。大龙哥精神正常时不来打扰“妻子”,可是一年当中总有一段时间他是失常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