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克拉克瓷


□ 王燕青

王燕青

1

在平和县克拉克瓷展览馆里,我看到了那么多的破碎与残缺。在这间不足150平米的展厅里,那么多碎瓷被慎重地搁在红丝绒上,罩在玻璃罩里,即使摆放在玻璃橱里的那些较完整的瓷碗瓷盘,也只是相对的完整,或多或少有着不同程度的损毁。这是我见过的最尊贵的破碎与残缺。这些瓷,它们曾经是有用的,我仿佛看见它们四百多年前的完整,它们原本或是农家饭桌上一只简陋的碗,一只卑贱的碟,亦或是达官贵人厅几上贵重的酒觞、茶钵,这些蓝色花纹的器皿,或贵或贱,本都是日常的。然而,破碎是它们共同的命运,破碎使它们在当初使用它们的人眼里一钱不值了,它们被弃旮旯、荒野,然而,在时间的洪荒里,终于遇了那月光、那潮汐、那艘船、那些个人,使得那些瓷洗去百年尘垢,由日常转为艺术。一个俗物没了日常的用处,反而变得更珍贵了,有了鼎鼎之美名——克拉克瓷,在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人们膜拜的目光。

破碎里一定有故事,一本书里描写一个小女孩打碎了一个村妇的瓷盘,那瓷盘上画着很美的图案,写着“天堂”二字。那村妇痛哭,她心爱的瓷盘破碎了,她的天堂破碎了。小女孩被罚跪,从此开始了她破碎的一生。“破碎”有着吞噬一切的魔力,我也是害怕“破碎”的。虽说,我小时候从未因打碎什么被责骂,但那一声脆生生的响,带给一个孩子的惊恐是大的。长大后,按说自己有了经济实力,只要打碎的器皿不贵重也无妨。可是,那“破碎”一直在民间象征不吉的预兆,这样的暗示可以让人一整天忐忑不安。所以,在那破碎之后,人都反复念叨着:“碎碎平安!”取“岁岁平安!”的谐音,来安慰受惊的灵魂。如今,克拉克瓷破碎的故事早已灰飞烟灭,新的故事重新开始。

2

克拉克瓷大多是青花瓷,这被层层包裹的甘蓝,朴素又典雅,被它们照亮的一瞬间,世界便黯然了。我不能明白,所有我见过的“青花瓷”明明都是蓝色的,却用着“青”字来命名,以至于我不得不信,为此命名的人一定是个诗人,“青”这个字所营造的神秘、圣洁、诗意是无与伦比的。乍一看,克拉克瓷与别的青花瓷没有什么区别。细看,它的蓝拙朴些、滞重些。我以为那不是天空的蓝、不是海水的蓝,它没有那种辽阔与高远,它的蓝是农家主妇穿的丹阴士布褂的蓝。是日常的,可以抚摸的。

展览馆里所能见到较完整的青花图案,大多是规整的,拘谨的,很现实的那种,不敢有太多的想象与旁溢,盘、碗多是宽边的,沿口处多有圆形开光(开光,即在既定轮廓线条内进行的彩绘,有圆形、椭圆形、梯形、树叶形等),绘着山水人兽、渔樵耕读,构图严谨有序。虽是碎瓷,依然能看出克拉克瓷图案特有的粗狂与简洁,那些鸟兽虫鱼都有着安宁祥和的神情,那些梅兰竹菊都有着蓬勃之势,都很醒目,留白处较少,略显繁杂,暗合了大众的审美与精神的需要。

听馆内工作人员介绍,克拉克瓷的风格与景德镇瓷相近,毕竟江西人在这里做过瓷。据载,明朝都察御史王阳明奉旨平乱后,便在此地设县,地名“平和”便是取“寇平而民和”的寓意。王阳明还从军中拣选了一些江西籍兵丁,充役于县治衙门等职。不仅首任县令是江西人,据考证,自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至崇祯六年(1633年),共有13位江西籍人主政平和,使得景德镇烧瓷工艺传入平和。平和旧县城的九峰镇至今留存的“江西坟”,印证了那段历史。坟冈不远处便是克拉克瓷古窑遗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