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原丝路:吐蕃“重汉缯”之俗与丝绸使用


□ 石硕 罗宏

  

  石硕 罗宏

  历史上,在丝绸由中原地区向西传播过程中,也传入了青藏高原地区。公元7-9世纪唐地丝绸大量输入吐蕃,受到吐蕃贵族及上层人士的喜好与珍视,形成“重汉缯”的社会风气。但吐蕃气候寒冷,并不适合穿着丝绸,吐蕃贵族除用作头巾和衣饰以体现身份与等级外,一般不直接穿着丝绸。因实用空间受限,丝绸趋向了文化象征意义的发展路径。吐蕃中后期丝绸与佛教信仰日渐结合,成为体现佛、法、僧之崇高地位和表达敬仰的特殊礼仪品,也被用作祭祀神灵之物。此外,还作为酬金、借贷和利息等进入交换领域。吐蕃丝绸使用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用价值,这也奠定了后来藏地丝绸使用的基本路径。

  关键词:吐蕃 丝绸 礼仪品 象征意义

  作者石硕,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罗宏,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地址:成都市,邮编610064。

  丝绸是公元7-9世纪唐、蕃交往中唐朝向吐蕃输入的大宗物品。以往的研究多从文化交流角度给予积极评价,充分肯定丝绸在唐、蕃关系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但因研究视角主要侧重于唐朝或唐、蕃文化交流,对丝绸输入吐蕃以后的情况涉及甚少。《通典》记吐蕃“其俗重汉缯而贵瑟瑟,男女用为首饰”。可见“重汉缯”成为吐蕃的社会风气。但丝绸之于吐蕃,有两个问题一直受到忽视:第一,吐蕃气候寒冷,昼夜温差大,严格说并不适宜穿着丝绸,其为何却对丝绸情有独钟并形成“重汉缯”的社会风气?第二,吐蕃气候既然不适合穿丝绸,那么唐朝大量输入吐蕃的丝绸被用到哪些方面?吐蕃人是怎样看待和使用丝绸的?丝绸在吐蕃社会中被赋予什么样文化的意义?这两个问题学界至今未予充分回答与研究,使得我们对丝绸在唐、蕃交往中究竟处于何种地位、发挥了何种作用等始终缺乏具体和清晰的认识。为此,本文拟结合藏、汉文献史料,试对吐蕃“重汉缯”的风气及其丝绸使用途径作探讨,旨在从吐蕃的角度来考察丝绸在唐、蕃交往中的意义和内涵。

  一、唐地丝绸输入与吐蕃“重汉缯”之俗

  据史料记载,吐蕃对唐朝丝绸的仰慕始于松赞干布时期。贞观十五年( 641)唐太宗令道宗持节护送文成公主人藏,松赞干布率兵亲迎于河源,《旧唐书·吐蕃传》这样记述松赞干布迎接文成公主的场景:“叹大国服饰礼仪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自亦释氈裘,袭纨绮,渐慕华风。”此记载虽不排除有汉人视角之主观成分,但基本情节仍大体可信。值得注意的是,此记载提及一个细节,松赞干布见文成公主时“释氈裘,袭纨绮”,即脱掉自己的“氈裘”,换上了“纨绮”即丝绸服装。这说明在文成公主人藏前吐蕃宫廷已有“纨绮”存在,这是松赞干布“释氈裘,袭纨绮”的前提,故丝绸传人吐蕃应在文成公主人藏之前。文成公主人藏显然带去了一批丝绸,藏文史籍记文成公主带入的“锦绫罗”达二万匹。藏文史籍还记文成公主初到藏地,“衣各种锦绣之衣,佩带金玉珠宝之饰,率其侍婢二十五美女,亦各以绫罗为衣,佩珠玉为饰,携琵琶乐器,往扎拉乃乌塘游赏。”松赞干布见文成公主时“释彘裘,袭纨绮”之举可能在吐蕃产生了广泛影响,成为吐蕃人仰慕丝绸并以之为华美、高贵,以致“渐慕华风”的开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