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读与写


□ 王岳川

读书是为了明心见性,同时还为了从柏拉图所谓的黑暗山洞走向光明时,不忘还有些人依然在思想的暗洞中。因此将“事情本身”讲出来,将自己在全球化时代中的思考说出来,成为当代学者非此不可的工作。
为中国文化未来,应该想想自己的问题,清理西方问题。保持自己思想的独立性,坚守喧哗与骚动中的价值底线和宁静心境。往往在思想的超越性和言说的有限性之间感到生命的飘逝性,在深夜写作中体悟无边的丧我性忧思和话语铭刻性想象——这种与学俱来的悲悯情怀,大抵是我的一种宿命。
读书境界有三,一是被书所读,即不知为何而读书;二是读书是书,即仅仅是苦读书,为读而读;三是读书不是书,即读书是为了清理思想并建构新思想体系。三十余年与书相伴的时光,经历过读学位的“苦读”,也品味过陶渊明“不求甚解”式的悠然自适。夜半孤灯下的读与思,捕捉那稍纵即逝的思绪,领悟“生有涯而知无涯”的意味,将生命飘逝与学问累积相反相成地联结起来。
读经典性的书具有方法论的意义。西学是必读之书,从古希腊一路读下来,会使人全面修正自己的话语系统和心灵编码,并在瞬息万变潜流涌动的学界中,保持刚正不阿的学术眼光和遗世独立的价值情怀。然而,泰西语种纷繁,皓首亦难穷经,如果一个人一定等到精通了数门外语再思想,他就易让自己的灵性和思考僵化在语言规则中了。因此选择最重要的外语方式进行学术资源撷取,足矣。通过语言进入思想的底层,重要的不是纳入哲人的结论和训示,《庄子》中轮扁早就对桓公说过:“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重要的是获得一种整体性思维,一种穷源究底本质直观的基本学理,一种进入问题的入思角度和升华方式。也许有时读书会令人蓬头垢面甚至“心斋”“丧我”,但没有这种学术进入——“异化”的功夫,就没有“复归”——思想诞生的可能,对西学就会终身处于隔膜和一知半解之中。
在全球化中一味读西学仍不足取。大学者具有高远的境界和中西互动的眼光,所以倡导“学无新旧、无中西、无有用无用”(王国维)。无论研究古代还是当代,无论研究中国还是西方,都相互关联相互促进,现世虽不见用,或能有裨后人,关键在于关注问题的意义。因而在后殖民语境中,我们是否可以考察中国文化哪些已经死亡了或永远地死亡了?哪些文化变成了博物馆的文化只具有考古学的意义?哪些文化变成了文明断片可以重新整合——整合到今天的生活中?还有哪些文化可以发掘出来,变成对西方一言独霸的一种补充,一种“他者”的言说,一种对西方的置疑和对话?这种对话如果不在跨文化之间进行,学问的深度和推进力度就要大打折扣。
科技理性与科层制度今天已经深入社会乃至大学的神经,人文精神与人文情怀成为一种边缘话语在边缘学者中保存着,很难成为当今社会的显意识。但是,正如梅贻琦先生所说:“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如果能将丰沛的人文情怀同自身的学养思想水乳交融,如果能将传统精神在心中流过并厘清其精华而使自己成为不怨天尤人的鲜活生命的精神承载体,如果能使自己思考与言说与世界精神生态环境相呼应,则使自己的小我同人类的大我相生相依,如此言说方有了价值根基,写作方有了精神重量。......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