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洪湖采莲


□ 张晓冰

十多年前,我在北方的一所大学读书。课余饭后,同学们常把自己家乡的青山秀水、土特名产拿出来炫耀。我是韩英的老乡,自然把洪湖的湖光山色描绘得如诗如画:“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荷叶东,鱼戏荷叶西……”在我陶醉的同时,同学们也陶醉了。
前几天,北方的一个同学来洪湖出差,我自然得尽地主之谊,带他去领略“莲叶何田田”的美情妙趣。
一清早,我们从县城出发,驱车50分钟,到达洪湖南岸的螺山,这里有一座硕大的电力排灌站,把洪湖和长江隔断。在宽阔的排水渠里,坐机动船往北走,来到湖中之湖——赤湖。这是湖西岸最为著名的一个植莲场。我们跨上湖堤,放眼四望,真是“波飘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一望无际。在那红绿粉碧的远处,隐约可见几个衣着斑斓的人影,如舞蹈般曼妙轻移,想必那就是我们洪湖的采莲姑娘了。
在岸边,有无数只小船半陆半水地歇在一排崭新的瓦房前。这些船小得出奇,长不过两米,宽不过两尺。如果把两条船合扣在一起,就恰似一个大腰鼓了。一个老汉正把一条船从湖中撑过来,船的那头,船舷齐水,老汉像是立在水面上;船的这一头却高高地翘起,好像是昂着头对我们说:欢迎!欢迎!同学说,真有意思,搞一条试试!于是,我们便把一条船推下水去。哪知,那撑船的老汉却大声地叫喊起来:“莫瞎搞,小心掉进湖里!”
我们回头一看,见那老汉跳上岸来,把住那小小船头,只轻悄地一拖,那小船就半陆半水地搁在那了。老汉对我们说:“这船是专门用来采莲的,又叫梭伐子,它不听你们的话的。要去采莲,我帮你们搞一条听话的船。”说着把我们引到另一排小船那里。果然,这里的船和我们平时见到的船一个样:前有艋头,后有艄尾,只不过小了点,站在上面一晃一晃的。老汉说,这是鸭划子,专为放鸭用的,比采莲船平稳多了。
我这个“老洪湖”自然在老同学面前“腰上缠死鼠,装起打猎的”,拿起竹篙,一摇一晃地把船撑进那密不透风的荷的森林。同学怕落下水去,不敢站立,只好双腿跪在船头,一手扶着船舷,一手摘莲蓬,躬腰驼背,好不狼狈。莲蓬可真多,一个挨一个,船一撑,水一涌,它们就摇头晃脑,憨态可掬;可我们的船刚一靠拢,它们却躲到硕大的荷叶里面去了,和我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等你扒开荷叶,你觉得好的却够不着,够得着的,却不尽如人意,不是老了,就是嫩了;加之荷杆森森,船行艰难,我已累得满头大汗。再看同学,虽然精神抖擞,但两条胳臂却留下了一条一条被荷杆划破的血印。世人都知道莲子好吃,可又有多少人知道采莲的艰辛呢?我想,莲籽中间的那一点绿色的苦芯,是上天为了提醒吃莲的人而特意让它生长的吧。
我们一边摘,一边吃,好不容易装了半个船舱。看看天色将晚,准备回程。我刚要掉转船头,同学忽然指着前面的一排房子大叫:“那不是我们刚来的地方吗?”咳!忙了半天,想不到是在原地打转!
这时候,同学忽然兴致大发,从我手中抓过竹篙,立起身子要过一把撑船的瘾。没撑几下,就见前面有一蒿草拦路,我说:“冲过去!”他用力一撑,小船往前一窜,同学手中的竹篙还没松劲,船又猛地向后一退。我连忙抓紧船帮,喊了声“招呼!”只见同学先是往前一跪,随之朝后一仰,“扑通”一声栽下水去。只见他双手乱抓乱拍,搅得湖水四溅,不过他很快就站在水里了。原来这里的湖水只齐胸深。小划子颠簸了两下,也恢复了平稳。我这才从虚惊中稳下神来,把他拉上船。望着他那浑身湿透且挂满湖草的水鬼模样,我实在忍俊不禁。同学向我呆视片刻,也好梦方醒。于是我们“哈哈哈”地放声大笑起来了。在我的再三动员下,同学终于把湿淋淋的衣裤脱下来,铺在船面上,暂且做一回“光腚猴”。当小船拢岸时,同学的衣裤也晒干了。我们用褂子包,用裤筒装,把莲蓬带上岸来,寻了一片平坦的草地,坐下来剥莲蓬,忆往事,谈理想。我忽然感觉到,此情此景真还有点黄庭坚和钱志仲“到收莲时,剖蚌煮鸿头”的那番情趣呢!只可惜手头没有一杆猎枪,而且洪湖的生态环境的破坏也比较严重,一时无法弄到鸿头来煮。你看,不是有些扫兴么?
责任编辑易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