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本雅明意义上的都市现代性体验


□ 王朝辉

  摘 要:本雅明在他的众多文本中运用寓言式批评展现都市现代性的深层意义,即:生活在现代都市中如同一场击剑,永远处于一种紧张之中,这种紧张是为了防范他人的出击,同时也是为了在意料不到的各种出击中中获得生存。影片《我叫刘跃进》在狼与羊的寓言式追击中,强烈地折射出这一主题,并且在一幅幅都市现代性的不连贯画面的展示中,对众生相的人生与生存境遇及现代性困惑进行了深层的叩问。
  关键词:都市现代性 寓言式批评 惊颤
  
  社会的现代化进程离不开城市化,现代人的生存与发展也离不开具有现代主义色彩的都市,本雅明喜欢寓居于城市,更喜欢在都市的风景中展开他的独特思考与批判性建构,以一种辩证的视域来审视城市:即传统的都市文明的光韵的消失与现代都市的令人震惊的感知突现,执著的精神追求与终极价值的消解,历史的必然规定性与当下的生存困境,无数的二律背反冲击着都市现代人的精神与肉体,站在人流涌动的十字路口,哪条路才是最适合的?如何选择才能适应这千变万化的都市风景?像刘跃进这样的底层人物,又如何在这样的都市里生存?
  
  一、都市现代性的精神本质
  
  “在前现代化时期,慢节奏的社会生活还没有将个人推到一个必须快速应对层出不穷之新事物的境地;而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则将个体置入到一个别无选择的必须快速去应对不断出现之新现象的境地,在这样的情形下,随着新事物的不断地被快速消化,人的心理机制逐渐获得了一种快速反应能力。”前工业社会,城市同样是具有“光韵”的,给人一种亲切感,虽然它具有即时即地的独一无二性与不可接近性,但毕竟是充满温情与友爱的场所,是昔日乡下人向往和怀恋的地方,那里有太多的新鲜事物和文化展示,有时代前列的感染力与吸引力,然而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提速,笼罩在城市上空的“光韵”被无数的“震惊”所替代,都市人流匆匆穿梭往来,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时有发生,各种猝料不及的现象充斥其间,逼迫着个体必须快速作出反应,只有这样,“才能在势不可挡的人流中找到自己的位子,或是不断更换自己的位子,以便继续向前行走。这一城市人司空见惯的日常景观被本雅明敏锐地抓住,成了他描述现代人特有心理机制的切入口,本雅明称之为‘惊颤’体验”。都市人群必须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伤害与攻击,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应对各种各样的瞬间性和不可预见性而逐渐趋向世故、务实、冷漠和算计, 在现代都市主导性的物质与交易以及利益的驱使下,“住在大城市中心的居民又退化到野蛮状态中去了,也就是说,又退化到了各自为营之中。那种由实际需求不断激活的——生活离不开他人的感觉逐渐被社会机制的有效运行磨平了。这种机制的每一步完善 都使特定的行为方式和特定的情感活动……走向消失。”因此,都市现代性的精神本质就像本雅明在他的有关“巴黎拱廊街”文章中所说的那样:“现代生活就像一场击剑那样,永远处于一种紧张中,这种紧张是为了防范他人的出击,同时也是为了在意料不到的各种出击中获得生存。”
  影片《我叫刘跃进》自始至终就处在这样的紧张关系中,先是刘跃进的老婆被人抢走,他被陌生的第三者用“无形的剑”击中,被迫以六万元的欠条换得一点心理上的平衡,紧接着钱包被抢,六万元的欠条也在其中,他被突如其来的都市偷盗者击中,于是,拼命追击,自己的包没有追到却追到一位富婆的名贵手包,反过来成了别人追击的目标,因为包里的U盘关系到一个巨大的秘密,牵扯到一批富豪与高官之间权钱、权色交易。他受到来自各路狼群的追击威逼,但他并没有束手待毙,反而以守为攻,始终不说出U盘的真正下落,几路穷追不舍、气急败坏的狼群在愤怒与恐惧中受到更凶狠的攻击,自身也变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羊。于是,都市成了他们追逐与躲避的游戏场所,也是他们生存或死亡的预见之地,都市既掩盖了夜幕下非正常的罪恶交易,也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悲喜剧。这是一个巨大的有形而无形的网,每个人都站在网上的一个结点处,既约束了自己又牵绊着他人,既成就着自己也成就着他人。而且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尼采的强力意志和超人哲学所预见的那样,只有强者才有生存的希望,强者主宰、奴役弱者。要么做强者,去蚕食别人;要么甘于成为别人的口中肉。况且像刘跃进这样的小人物的生命是多么的不值一提、轻如鸿毛。影片中的镜头,刘跃进被黑势力扔到半空中就如富豪们扔进杯中的一个糖块,想吃你,把你放入红酒中随意搅动,然后一口吞下去;厌烦了,随手一扔,立即在这世界上消失。生命是什么?是挂在屠宰厂里待人宰割的剥光了毛的鸭子,是强权笔下那不值一提的小小省略号。这正是作家与编剧刘震云对于底层人物命运的关注所在。
  
  二、都市现代性的“现代性”意味
  
  在对都市现代性的“现代性”描绘中,本雅明用的是他那独特而锐利的寓言式批评方法,他认为现代性隐藏在波德莱尔一类给人带来“震惊”效果的现代主义作家的作品中的,是对传统的颠覆,是对都市文明的反思,是技术复制时代人的异化和社会的异化,是文人精神无法面对的现代鸿沟,是大都市里浮躁、阴郁、窒息的生之悲、死之痛。有责任感的批评家寓言式地观照、体验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尤其是底层人民在复杂社会里生活的艰辛,理想的可即而不可求,以及商品、技术复制的冲击下的物质至上、利益至上、权力至上的贪婪诉求,相应而来的是文学的反思与审美的麻木与庸俗化趋势。这些精英文化群体也曾意识到这种物化的危机,力图去拯救、去重建,在现代性的视野下,其文学叙述上有对社会的反思、对人性的挖掘,某些作品表现出对城市文明的恐惧,对都市竞争法则的胆怯、退却,以及对都市生活的厌恶、排斥乃至绝望。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永恒法则。挣扎奋斗失败,外界环境对于个体的挤压、排斥、消融 、同化直至接受是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但毕竟人有选择的权利,有多种可能性,但是只有一种是适合你的,那就是你所选择的。影片《我叫刘跃进》的开端处,镜头先是仰视现代化都市中林立的高楼,那是现代化的象征;继而俯视低矮的胡同,以及接踵而来的凌乱的建筑工地,简陋破碎而阴暗的工棚,以一种极尽现实的对比手法塑造了一系列的戏剧化场景和令人目眩的剪接场面。现代化都市的繁华与绚烂和建筑工地的凌乱不堪,富豪的高贵与阔绰和民工的艰辛与拮据,老板的困境与厨子的危机,黑社会势力的凶残与个体民工的弱小,内心的黑暗与表面的亲热,使刘跃进这样的小人物的生存困惑放置在一个纷繁复杂的网中进行拉扯、放大,更增添了对于现代性意味的表现张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