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代人的宿命


□ 李皓

  大约是5月中旬,意外地收到黑龙江诗人姜红伟寄来的一本书 《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这本姜红伟编著的书籍,600多页,厚厚的一大本子,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再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风起云涌的校园诗歌运动,其中一些名字至今耳熟能详周劲松、马萧萧、王军(洪烛)、李作明、陆俏梅(梅林)、胡继学(他他)、邱华栋……

  念着这些名字,我想起去年3月末与周劲松的一次晤面:《成都商报》牵头在四川雅安周公山景区举办“全国自驾游主流媒体联盟年会”,笔者代表当时供职的《大连晚报》应邀与会。欢迎晚宴上,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米禾田,《成都商报》周刊部主任。吸引我的是他名片上“米禾田”后面括号内的仨字儿:周劲松。周劲松?莫不是当年在《中学生文学》杂志连载口述实录体报告文学、把中学生早恋的话题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周劲松”》一问,果然是他!

  席间,我们谈及中学时代对文学的狂热以及后来人生道路的选择。巧的是,我们俩走了一条那么相似的路 中学毕业即入伍,到部队从战士做起,当文书,考军校,在训练之余继续追求所谓的文学理想……回到地方后,又辗转进入媒体,在看不见硝烟的报业竞争“战场”上打拼。那时那地.我们都唏嘘不已。那一刻,我们只能用多喝几杯酒的方式,表达彼此的惺惺相惜。

  据我所知,在当年那批“失踪者”当中,有太多人投笔从戎:师永刚从军甘肃平凉,马萧萧在兰州某部,姜春浩在山东邹平某部,梁云天和王圳好像都在辽宁锦州从军,却不在同一个部队上……还有许多人,我已记不得他们的名字。我只隐约记得周劲松、马萧萧与我同是1989年3月入伍的“八九年兵”,而师永刚、梁云天、王圳等则应该是1990年3月入伍的“九零年兵”。

  我们为什么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军旅之路?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却也从未认真探究,只是觉得冥冥中军旅对文学少年有一种无声的召唤,而文学少年对神秘而又神圣的军旅充满着期待。

  时光真如白驹过隙,1980年代那批狂热的诗歌爱好者如今都已年过四十,人届中年。当兵的,该转业的都转业了,像马萧萧这样坚守军旅的已为数不多.没当兵的,也大都事业有成了——托文学的福!

  写作改变了我们一代人的人生,或者谓之命运。不管我们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一切都是宿命。虽有得有失,有笑有泪,但无所谓对与错,经历怎么说都是财富。

  是不是每一个文人的内心,都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怀:?

  是不是每一个军人的内心,都有一种浪漫主义的色彩?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军旅诗人刘立云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著名作家、评论家高海涛给出的答案也是肯定的,没当过兵的著名青年诗人洪烛给出的答案也是肯定的。

  洪烛说,感谢诗歌,感谢记忆。

  我说,感谢军旅,感谢命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8期  
更多关于“一代人的宿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