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中国文学排行榜》


□ 野 莽

  中国文学排行榜是简称,它的全称是“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上世纪末诞生于中国文坛的一件新事。为作家和作品张榜排行,在历史上似乎是第一次,此前只知道姜子牙为诸将封神,宋江为梁山泊一百单八位英雄排座次,还有隋唐第一条好汉李元霸以及依序而下的罗通秦琼等十多条。古代科考以天下举子的应试文章而选拔状元、榜眼、探花和进士,入选者的名单贴在皇城上,这是典型的张榜方式,此古风遗至今日犹存,并且还走向了世界,国际奥运会以运动员的比赛成绩而决定冠军、亚军和并列第三名,这实际上就是各国体育健儿的排行榜。
  给文学作品排行当然要难得多,因为既没有八股作为标准,也不能看谁能把谁挑于马下。
  当今文坛不仅群雄竞起,而且还有一批越来越厉害的女作家,没有人会妄称第一,谁敢沙场点兵,贸然排行,就等于先把自己像耶稣一样钉在了十字架上。然而有人却敢,曾为新时期文学立下汗马功劳,推出过大量精品名作的《北京文学》,与她的合作者一起,已将这项万人瞩目的文学工程,成功地进行了五年之久。它以半年为期,最初在短篇小说、中篇小说、散文随笔、报告文学以及诗歌等五项作品中,从一至五各排五名,全数二十五篇,所排作品,结集面世,获奖者多,赞美声众。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排榜者为市场计,忍痛割去诗歌一项,并且眼光愈苛,前三个项目即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随笔虽各维持五篇的旧例,但第四项报告文学却减至四篇,不合标准,即便一篇也不充数。
  上榜排行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恐怕是复杂的,多重的,答案将在所排诸篇上榜之作的字里行间揭晓:看其艺术格调,思想品质,人性剖析,现实把握……标准则已经昭然亮出来了。排榜者上不取那些手段圆熟却垂垂暮气,故作高深却淡淡乏力的文坛腐朽之作,下无视那些以出卖隐私而博得街头喝彩,以耍弄花枪而浪得江湖虚名的左道旁门之术,廉价的赞歌,卑微的逢迎,顾影自怜,无病呻吟和有病乱投医,统统都不在排榜者的视野中。这需要一种大浪淘沙的气度,还得有一种拨云见日的目力,它是文学的倡导,还是文坛的使命。
  请看四类作品的四个第一名:短篇小说《我讲最后一个故事》,是军中才女裘山山讲的一个谜语般的故事,它和神秘的西藏有关,和更加神秘的爱情有关,因此这个故事是神秘的,永恒的,富有无穷魅力的,尤其在女作家那支生花的妙笔之下;中篇小说《旧世纪的疯癫》,是文坛骁将周大新艺术上的一次大力探索,重新揭开上一世纪三十年代的血色挂历,他从战争的背后记录了战争,用手术刀切下心脏,剖开人性,相同的是爱情,不同的却是跨国之恋,生死之痛;散文随笔《关于父亲的死》,是鲁迅之子周海婴六十五年后的一场噩梦般的回忆,病中的鲁迅是否为日本医生须藤谋杀?周建人致许广平的信根据何在,或许是一个永世无法破译的秘密,海婴的记忆却是很深刻的;报告文学《下访——黑脸书记姜瑞峰反腐败最新报告》,作者一合半是百姓之子,半是民情密探,他报告了一位当代包公。黑脸姜瑞峰能把一个告状的老婆子喊娘,能给一大片喊冤的老百姓下跪,读者同志,你身边有整日喝酒的红脸,麻木不仁的青脸,面无表情的白脸,有这样下跪喊娘的黑脸吗?没有就在书上看一看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