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里哪口井最深


□ 晓苏

晓苏

1

地耳一死,陈当也起了死的念头。那天埋了地耳回到牛栏,陈当一醒过来就对老汤说,我也不想活了!老汤开始以为他是伤心糊涂了,就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没想到,陈当接下来就说到了井。老汤这才警觉起来。

陈当住在老汤的牛栏里。那天在地耳的坟上,陈当哭得惊天动地,好几次都差点儿昏过去。掩棺的时候,他尖叫一声就没气了,老汤使劲地掐他的人中,他才又活过来。后来是老汤把陈当搀回牛栏的。他当时伤心得如一堆烂泥,加上又跛着一条腿,老汤不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坟地不管。

回到牛栏,陈当已经神志不清。老汤把他扶到靠墙的一把椅子上,他却坐不稳,腿一软就瘫在了墙脚下,看上去如一只破麻袋。他歪着头,闭着眼睛,脸上一点儿血色也没有,好像他的魂也跟着地耳跑了。看到陈当这个样子,老汤不好马上离开,就决定留下来陪他一会儿。

地耳是陈当的女儿,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陈当的老婆十年前就死了,当时他才四十多岁。虽说还有个儿子,但儿子和儿媳一条心,从来没对陈当好过,压根儿都没把他当爹看。只有地耳心疼陈当,陈当也把地耳当成了心头肉。谁想到,地耳前两天却突然死了。地耳还不满十九岁,老汤记得她是腊月间生的,眼下刚进冬月,还有一个月才过生日呢。

村里有人说,地耳的死跟陈当住老汤的牛栏有关。老汤觉得他们这么说也有道理。要说,这牛栏是住不成人的。打从前年老汤把牛卖了,牛栏就没人管过,墙上裂着指头大的口子,顶上的麦草差不多被风吹光了,一到雨天就到处漏水。连牛都关不了,哪能住人?可是,陈当从他儿子那里搬出来以后,一连找了几天也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后来走投无路,就只好住在了这里。

陈当已在牛栏里住大半年了。他刚住进来时,地耳不知道,她当时还在老垭镇上读高中。五月放麦假时,地耳回来了一趟。一看到爹住牛栏,她就再没心思读书了。地耳先找到哥嫂吵了一架,然后就决定去南方打工,说要挣钱回来盖房子给爹住。地耳说去打工就真的去了,陈当拦都拦不住。

地耳出去了半年多。十天前,她突然从南方回到了油菜坡。回来没几天,地耳就开始张罗盖房子。屋场选在牛栏后头,离老汤家的房子只有几十步路。谁也没想到,刚把房子的脚基挖好,地耳就死了。她是上吊死的。新开的屋场边上有一棵苦楝树,地耳就吊死在那棵树上。绳子把她的喉咙勒出好深一道印子,连舌头都勒出来了。

老汤在牛栏里陪了陈当一个多钟头,陈当连动都没动一下。后来老汤给他喂了点儿水,他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陈当清醒过来后显得很平静,这是老汤没想到的。他先看了老汤一眼,再慢慢张开嘴,然后就说他不想活了。老汤觉得陈当是气极了说胡话,就没当回事。再说时间也不早了,老汤想赶紧回家。可是,老汤正要走出牛栏,陈当却一把拽住了他。

陈当说,老汤,你别慌着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