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加毅和《草原之夜》


□ 舒 云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留下了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草原之夜》是1959年拍摄的大型彩色纪录片《绿色的原野》中的插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著名小夜曲,也是中国民歌经典,至今久唱不衰。很少有人没听到过这支歌,但是这支歌的诞生以及这支歌几十年来跌宕起伏的命运,却鲜为人知。
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张加毅在应王震将军之约拍摄《移山填海》获得巨大成功后,将军又邀他去新疆拍摄。1959年春,张加毅率摄制组临行前,周恩来总理指示:作为建国十周年的献礼片,第一要很好地歌颂兵团战士建设社会主义的劳动热情;第二要反映新疆13个民族的亲密团结;第三要反映中苏友好。
开拍后的一天傍晚,导演张加毅约作曲家田歌出去转转。他们骑马往西走了几十里,快到中苏边境了,看见一群兵团战士一边在篝火上烤野兔,一边弹琴唱歌。正是日落时分,动人的歌声在满天的晚霞中飞扬,一片片白色的芦苇和飘起的炊烟被染成了玫瑰红,景色美得让人沉醉。张加毅问他们唱什么呢?唱劳动,唱爱情,也唱今天和明天。
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大跃进,一天等于20年,根本不可能听到这样缠绵的曲调。为什么我们的作品里非要塞满拼命干死了算这一类口号呢?张加毅叹了一口气,田歌也被此情此景深深地感动了。他们决定创作一支插曲放进正在拍摄的纪录片中。张加毅说,我要写出歌词你敢谱吗?田歌也不示弱,说张导,你敢写吗?只要你敢写,我就敢谱。两个人急忙转回来,张加毅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写下了两段歌词: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留下了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等到千里雪消融,等到草原上送来了春风,可克达拉改变了模样,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
田歌拿着歌词看傻了,完全不是流行的那一套,他好半天没说话。大概是想怎么这么软呢?张加毅急了,到底行不行?你表个态嘛。田歌说,张导,太美了,我豁出去了。也就用了40分钟,田歌就谱好了曲。他试唱了一遍,张加毅也傻了,心说我的词软,你曲写硬一点,恐怕还勉强能过,你的曲更软,这审查恐怕过不去。田歌又唱了五六遍,张加毅还是不表态,确实好听,不过他心里真没底。这时,天已经黑了,窗外一群兵团战士鼓起掌来,还连连说亚克西,这是维语好的意思。行,老百姓承认了,张加毅同意签字,插进影片。回北京后,请著名抒情男高音歌唱家孟贵彬演唱并录了音,很快传唱开,红遍大江南北。张加毅和田歌也由此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建国十周年的国庆观礼。国庆节后在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庆功的大型宴会上,周总理举杯向张加毅祝贺,说1957年你带着《移山填海》在捷克斯洛伐克国际电影节上露了脸,这次你的《绿色的原野》又为祖国争了光,尤其是《草原之夜》这支歌,非常好听,希望你的影片部部成功。
谁知,紧接着反右倾,张加毅也被“反”进去了,留党察看,撤销导演职务和少校军衔,发配到唐古拉山的连队当了一年列兵。1961年张加毅获得平反,重新当上导演,拍了《海上南泥湾》、《向毛主席汇报》等优秀纪录片。但几年后他又被文革送进了监狱,一关十年。《草原之夜》自然也成了大毒草,被打入冷宫,厄运频频。1967年冬天,已经沦为“犯人”的张加毅被押到长辛店拉砖。天特别冷,他穿着件破大衣,坐在马车上,冻得直哆嗦。这时听见远处传来“美丽的夜色多沉静”的歌声,七八个年轻人骑车过来,边骑边唱,心情沮丧到极点的张加毅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多少年后他回忆,那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