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定向前程


□ 刘太白

门卫师傅赵守根的心里忐忑不安。
赵守根蹲在花坛边侍弄那些花草。花坛中间是一排繁茂的月季。孩儿面般的花儿开得红艳艳的。地面上铺垫的则是一大片平展的牛毛草。赵守根很容易在细密的牛毛草中发现那些叶片大、根茎粗的杂草。他把它们仔细地一一拔除,然后扔在脚边的撮箕里。赵守根的胸前也像有一丛牛毛草在撩拨一样,毛茸茸痒酥酥的,不舒服。
赵守根一边拔草一边瞄着局办公楼那边。透过绿色玻璃墙,他可以看清办公楼里的一切。和平常一样,会议室里有人开会,走廊上人来人往。赵守根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局长、科长和外面来办事的人,熟人和陌生人。开开合合的办公室内不时闪出计算机屏幕发出的冷光。赵守根想,我去找谁呢?
儿子去看高考成绩那天,赵守根的心里也这样七上八下的。平心而论,自从妻子遭遇车祸去世,儿子像是在一夜之间就成熟了一样,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特别是赵守根到局里做了门卫,因为要值夜班,每天和儿子在一起的不过是中餐和晚餐两顿饭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儿子不是上学就是一个人在家。儿子每天早晨六点就要起床,自己做早点,然后上学,晚上上完晚自习就将近十点了,回家后还要做一个多小时的作业才能睡觉。赵守根心疼儿子,但没办法,他只能抽功夫把儿子需要的东西送回来,把儿子换下的衣物拿到门房去洗一洗。对于儿子参加高考的事,赵守根更是插不上言。他只能在心底为儿子暗暗地鼓劲。
儿子回来了,进门后也不说话,端起碗就吃饭。赵守根也端起碗,一边疑疑惑惑地吃,一边瞄着儿子。儿子吃得很多,一碗接着一碗的。吃完了饭,儿子又拿碗舀汤喂。进入高考复习以来,赵守根隔三岔五就给儿子做汤。没有什么好东西,一两节藕或者半斤海带,切上几片五花肉放在里面,高压锅一压就是一锅汤。赵守根听人说多喂汤能补身体。儿子喂汤不用汤勺,端起碗就喝,咕嘟咕嘟地响。赵守根看见儿子的喉结一上一下地动,心里一紧,浑身的肉就一阵一阵地抽。喝完了汤,儿子把碗放在桌子上,用手一抹嘴唇说,爸,我考上了。
考上了?多少分?赵守根一下子站了起来,把身后的椅子差点绊倒。
刚踏线,本科线。
上线就好,上线就好。赵守根放下碗,在饭桌边走来走去,一会儿搓搓手,一会儿摸摸头,一会儿又扶一扶被他碰得挪了位的桌椅。
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我赵守根,我赵守根。
好半日,儿子才又说,爸,我得去找找我舅。
对对对,去找你舅。赵守根锅碗也不收,拉着儿子的手就往外走。
爸,你不用请假?
到你舅舅店里再打电话。
赵守根的舅弟曾在服装厂当过车间主任,是赵家最有文化的亲戚。舅弟下岗后,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开了一家小小的缝纫店,凭着过硬的技术打开了局面。到舅弟缝纫店来的顾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舅弟就越发长了见识,遇事越发有了主见。赵守根的妻子被局里的车子轧死的时候,赵守根刚好下岗在家。来吊孝的亲戚朋友看这一对父子着实可怜,很多人就主张赵守根到局里去大吵大闹,去要一大笔赔偿金。赵守根当时悲痛欲绝,情绪极不稳定,把局长一口吞下去的心都有,让人一扇就跳起来要去。关键时刻舅弟出来拦住了赵守根。舅弟说,哥,去不得呀!这轧死的是你老婆,也是我的姐姐,你痛我也痛呐!人死不能复生,你闹得再狠,她也不会活过来。你闹,无非是找人家多要几个钱。我听说,人家局里早就定了赔偿数,三万块,这该是多吧。我们市以往从没有过这么高的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解不解决得了你的基本问题?你本人下岗,没有工作,儿子又还小。这三万块钱不够养你的老;不够把儿子抚养成人。我姐姐走了,她最担心的还不是你们父子俩。依我说,要死的安心,要活的无忧,你倒不如平心静气地提要求。最关键的是解决你的工作问题,有了工作,一切就有了保证。况且,你到了一个局机关去上班,即使做个扫地的,也会不同的,将来总会有些好处的。赵守根一听有理,就不去闹了。局里派人来看望悼唁的时候,赵守根就提出只让局里出个丧葬费,再就是安排自己的工作岗位。局里见赵守根讲道理,不吵不闹,家里也确实困苦不堪,事情也就办得有商有量。局里不仅承担了全部一万多元的丧葬费,还真的把赵守根安排到机关去做了门卫师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