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小竹:看不见的天使



  因为《钢琴课》,知道了新西兰女导演简•坎平。很喜欢她的这部电影,没什么戏剧性的情节,记住的是一些有旋律感的镜头,或诗一般的情绪。所以,当得知《天使与我同桌》是她导演的,我没犹豫,第一时间看了起来。
  电影很长(158分钟)。情节也很松散,就像纪录片一样,以一个个日常生活的镜头组接而成。但观影的过程丝毫不乏味。主人公珍妮一生的命运,在这缓慢的叙述中,给人以极大的震撼。只有简•坎平能拍出如此细腻、真实的电影。
  珍妮从小就长着一头鸟窝一样的红发。她天生羞涩,却在一位邻家女孩的影响下,喜欢上诗歌。父亲买了一个写字簿送给她,鼓励她遣词造句。她的第一首习作就跟天空有关(“星星触摸着夜空”)。她立志长大了要当一个作家。这本来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像有一次我告诉何多苓,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个画家,而他轻描淡写地说,所有小孩都这样想过。珍妮如果像别的小孩那样正常成长,也会在过了青春期之后,脱离出诗歌的幻境,像那位邻家女孩一样,很现实地去做一名教师或护士了。然而,也许上天就是选中了她,要她遭受额外的痛苦和磨难,以成全她做一名作家的理想。先是在她幼小的时候,一个姐姐被车撞死。成年之后,另一个姐姐溺水而亡。尤其在她上大学期间,暗恋上一位貌似有诗人气质的男教师,而这位男教师一方面肯定她有写作的才华,另一方面又以欺骗的方式,将她送进精神病院,致使她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八年非人的生活。幸好,还有做作家的梦想。就在她也相信自己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八年中,她坚持写作。她以自己在精神病院的生活为蓝本创作的小说被公开出版,还获得了一个文学大奖。这一“证明”最终将她从精神病院的噩梦中解救出来。她获得欧洲一家文学基金的赞助,远赴欧洲,成了一名职业作家,并在西班牙的一个海边小镇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爱情。最后,因父亲去世,她回到了家乡,在妹妹家后院的一间车屋里,静静地写作。
  片名《天使与我同桌》。但看完电影,没看见一个天使。这不奇怪,它本来就是一部“现实主义”的文艺片,而不是文德斯《柏林苍穹下》那样的奇幻电影。“天使”不过是影片的一个隐喻,喻指诗歌与写作,或者是那个叫“命运”的神秘之物。当我们说上天选中珍妮成为作家,从而让她经受痛苦和磨难的时候,我们可否反过来想,一个人如果遭受了像珍妮这样的悲惨人生,而又没有成为作家,没有将自己的苦难写出来,那这样悲惨的人生岂不失去了意义?
  撇除一切现实的以及身后的虚荣,写作的本质,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不断地追问,活着的意义何在?
  (何小竹,诗人,小说家。代表作有诗集《6个动词,或苹果》,小说集《女巫制造者》。现居成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