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市场不是政府管制的工具——专访何梦笔


□ 岳振

何梦笔认为, 在中国,“市场竞争”只是政府管制的工具,而非作为一项真正的市场原则加以推行,因此导致诸多领域的扭曲发展。

记者 岳振

在研究中国问题的国外制度经济学家中,现年52岁的何梦笔(Carsten Herrmann-Pillath)教授有其独特视角,他喜欢把文化因素注入经济现象,阐释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如何影响经济制度。

何梦笔有古汉语硕士学位,对中国问题非常感兴趣。现执教于德国法兰克福财经管理大学,任该校东西方文商研究中心主任。31岁时,何梦笔就成为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东亚经济研究所的国民经济学教授。他是中国知名制度经济学者冯兴元教授在德国的导师。

6月14日,远在法兰克福的何梦笔接受了财新《中国改革》记者的网络视频采访。我们的话题从“仇富心理”开始,谈到了中国现行经济体制的弊病、腐败、收入分配制度以及中德经济制度的一些深层差异等。

中国政府高层已多次表态,称要在今年内出台一个较为完善的收入分配政策。按照何梦笔教授的说法,中国需要建立一种“公平的制度框架”,以使财富分配、社会福利以及市场资源配置等达到更大程度的平衡。

谈到中国市场经济特征时,何梦笔认为,在中国,“市场竞争”只是政府管制的工具,而非作为一项真正的市场原则加以推行,因此导致诸多领域的扭曲发展。

与其以往对中国问题的观点相比,何梦笔教授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的言辞,明显更具批判性,但其观点总体上保持了中肯和审慎乐观。

构建公正的制度框架

仇富心理和制度框架本身的正当性有关,它反映了制度和规则的弊端

财新《中国改革》:“仇富”是一个很具争议的话题,它显然与中国的贫富悬殊有直接关系。仇富情绪不利于社会长期进步,如果这种情绪被一些人利用,可能会侵犯很多人的合法财产,因此会打击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你怎样看中国社会的仇富心理?

何梦笔:仇富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仇视富人也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仇富心理和制度框架本身的正当性有关,它反映了制度和规则后面的一些弊端,如果规则不公正,很多人就开始担心其会带来现实中实质的不平等,所以就反感他人获得财富,对一些富人产生仇视心理。尽管人们创造财富的行为富有价值,但是不公正的制度框架,也会让财富在仇富情绪中被摧毁。

规则需要公正,如果大家观察到或者感受到规则的不公正,就会产生仇视情绪。如果社会成员之间被观察到存在不公平、不公正的互动,就像公权和私权相互勾结,就会产生大量的寻租行为和钱权交易,如果这个问题比较严重,就说明现行规则和制度框架是不健全的。这种情况在美国和德国的历史上也能看到。有时,私权过于强大,在某些方面就会形成不健康的强势权力,使掌权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任何事情,此时,就需要一种良好和明确的监督机制,比如美国反托拉斯局、德国卡特尔局。因此,规则既要限制公权,也要限制私权,这一点非常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